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誤射殺非裔青年的美國警察 BLM 運動的重燃與尚待改革的警政與社會政策

2021/4/14 — 12:01

明尼蘇達州發生女警誤殺非裔男子事件後,再次爆發大規模示威,並演變成騷亂。(網上影片截圖)

明尼蘇達州發生女警誤殺非裔男子事件後,再次爆發大規模示威,並演變成騷亂。(網上影片截圖)

【文:泛美觀點 Panamericana Tribune】

在剛過去的 4 月 11 日星期日,因佛洛伊德命案引爆「黑人的命也是命」BLM 運動的明尼蘇達州 (Minnesota),再次出現白人警員誤殺黑人青年的事件。佛洛伊德案仍在審理時發生的這起案件,使得明尼蘇達州陷入混亂。

案發經過

廣告

這次案件的發生地是離佛洛伊德被警員壓頸致死的明尼阿波利斯市 (Minneapolis) 不遠的布魯克林中心市 (Brooklyn Center)。20 歲的非裔男子萊特 (Daunte Wright) 因倒後鏡掛上空氣清新劑違反明尼蘇達州規定以及車輛登記過期而被當地警方截停檢查,進行搜查時萊特突然回到車上,於是涉案白人女警波特 (Kimberly A. Potter) 警告以電擊槍 (taser) 制伏萊特,但女警卻錯拿手槍,在按照電擊槍使用原則大叫「Taser! Taser!」示警的同時用手槍射向萊特的胸口。女警發現誤射實彈時嚇得立刻拋下手槍,萊特乘亂駕車離開時,卻因傷勢過重失去知覺,所駕車輛在數個街口外撞到其他車輛停下,警員趕至以心肺復甦法 CPR 試圖急救,但萊特已被證實當場死亡。

無止境的示威

廣告

是次案件,再次觸動全美非裔人口情緒,案發的布魯克林中心市,以及鄰近的明尼蘇達州首府聖保羅市 (Saint Paul) 與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市,更出現大規模的示威,抗議警暴及要為萊特討回公道。自佛洛伊德案及連串鎮壓積累起來的反抗情緒,使得示威很快便升溫,再次演變成騷亂,部分人趁亂搶掠,不少商店被破壞,防暴警察也以催淚彈來鎮壓示威者。聖保羅市與明尼阿波利斯市所屬的雙城區 (Twin Cities) 及布魯克林中心市所屬的亨平郡 (Hennepin County) 也正實施緊急狀態與宵禁令。其他大城市如紐約,也出現 BLM 示威,不少名人也紛紛表態要求正視警暴問題。

為何出現誤殺

根據與女警波特一同工作的警員的隨身攝錄儀的影像,波特暫時可確認是誤將手槍當成電擊槍使用,才導致命案發生,一眾警員也是在槍響後才發現用錯槍,對誤開實彈十分驚訝。由於波特是程序失誤導致萊特的死亡,包括民權律師在內的不少美國評論按照明尼蘇達州的法例推斷,認為波特應該不會被起訴,不過布魯克林中心市市議會已建議市警局開除波特,而市警局局長也對波特誤殺萊特深感愧疚並主動請辭。布魯克林中心市市長以及明尼蘇達州政府一眾高級官員也一同對發生這起事件深表歉意,嚴令徹查事件。只是,一眾官員的道歉及整起案發經過影像的公開,仍未能平息民怨。

波特已經從事警務工作長達 26 年,按理來說應該有充足經驗與訓練,應該可分辨何時應用何種武力,不應犯下混淆手槍與電擊槍這種低級錯誤,黃色的電擊槍與黑色的手槍有明顯分別,正常情況下不應混淆。這點,亦是不少民眾抗議的重點。不過,根據不少調查所得,當執法人員陷入緊張狀態,認為自己面臨危險時,確實會減弱分辨能力,有機會出現使用錯誤武器及誤擊不相關人士等情形。在槍枝泛濫的地方,警員巡邏時會擔心生命受威脅,故此會更傾向先發制人,在對方行動前先以壓制性的武器來制止對方行動,保障自己的生命。萊特回到車上的舉動,很容易被前線警員視為回到車上拿取武器的威脅性舉動或開車魯莽駕駛威脅其他道路使用者,於是才會明知萊特只是犯下普通交通違規時,也決定以電槍按程序射向胸部制伏萊特。不過,很可能由於手槍與電擊槍擺放位置過於接近,使得拔槍時誤拔手槍,兩把槍的手感相似使波特未有為意自己拿了錯誤的槍械。另外,美國不少警用手槍未有設置保險制,加上有些警員為加快拔槍應擊的時間而事先上膛,使得波特一扣板擊便射出實彈,射中萊特的胸部。本來保障警員生命的措施,此刻卻因判斷失誤而成為殺死只犯下交通規例人士的兇器。

示威背後未解的種族矛盾

案件已經發生,可是卻發生在佛洛伊德案仍未結案的時機,使得火藥再次引爆。不少非裔民眾一直對美國警察長久以來針對有色人種的歧視與選擇性執法以及部分警員濫用武力,還有對非裔聚居區域缺乏社會福利的傾斜性政策所不滿,可是政府一直未有正視這些問題,只會以治標不治本的小恩小惠及在部分範疇為非裔人口提供優待來贏取選票。這些結構性問題,才是真正使得非裔憤怒的原因。同時間,其他種族如白人、亞裔、拉丁裔也為所謂的「優待」非裔而不滿,不同種族間的矛盾繼續存在。

刻不容緩的改革

警察之所以會對非裔選擇性執法,其中一個原因也與非裔犯罪率相對較高有關。加上了應對涉及槍枝罪案而使用較高武力的傾向,使得警暴問題更容易出現。早前針對佛洛伊德案而削減警方開支、增聘有色人種警員及減低警方所擁有的武力,只能使警暴程度減輕,但一日執法人員仍視非裔為威脅,便仍有機會出現上述的警暴。檢討警察訓練,使警員能在面對高壓甚至生命威脅的情況下仍能使用準確的武力,是必然要作的改革,改良包括警棍、胡椒噴霧、電擊槍、手槍等警械的配置方式與形狀區別,使執法人員能在任何情況下仍可準確無誤快速取出適當警械,同時增加保險制來減低誤擊的機會,也是必須的改革。不過,長遠來說,只有減低犯罪率,使社區更為安定,才可減少前線執法人員濫權的機會。要減低犯罪率,不是單靠警方加強巡邏,而是靠提升教育福利,讓貧民及有色人種聚集區域的居民也能得到平等的發展機會,減低民眾因貧困而犯罪或加入幫派的誘因。嚴格控制槍械流動,減低不法犯子取得槍械的機會,不只是確保前線執法者的安全,也是確保社區民眾的安全。

以上的措施,不少人也能說得出口,最大的困難,仍在於實行方面。如何平衡不同種族的利益與待遇,如何確保福利能幫助有需要人士,如何確保所有人能得到足夠的教育與工作機會,正是市政及州政府官員必須思考之處。改革,為時未晚,但只有全心為民眾而非為選票服務,才能帶來真正的改革,避免更多同類案件發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