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2020/2/29 - 19:51

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獎介紹 —《Nefta Football Club》

運動公社製圖

運動公社製圖

【文:吳能鳴】

第 92 屆奧斯卡以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大勝以落幕,以賽車為題材的電影《極速傳奇:福特決戰法拉利》(Ford V. Ferrari)贏得最佳剪輯獎(Best Film Editing)與最佳音效剪輯獎(Best Sound Editing)兩個獎項,但較少人留意的是在今年的提名名單上仍有一套與運動有關的電影、獲得最佳實景短片獎(Best Live Action Short Film)提名的《內夫塔足球隊》(Nefta Football Club)也值得讀者、觀眾留意。(筆按:Nefta Football Club 在第 13 屆鮮樂潮的譯名為《一生何「球」》)

《內夫塔足球隊》的故事在突尼西亞邊境城市內夫塔(Nefta)展開,故事開始出現的是兩個中年人在荒野以望遠鏡四處探看,卻找不到遺失的東西;如此同時,兩兄弟在電單車上討論誰是歷史上最佳前鋒,弟弟說是阿爾及尼亞的馬列斯(Riyad Mahrez),哥哥則說是阿根廷的美斯(Lionel Messi),並且告訴弟弟馬列斯與美斯都是因為吸食毒品才能夠在球場上跑得那麼快;隨著電單車的駛去,鏡頭轉向一個沒有邊界的荒地足球場開始,在這個足球玩耍的小朋友因為不清晰的邊界而引起爭執;《內夫塔足球隊》的故事便以這三個場景開始。

廣告

回到兄弟的視角,哥哥把電單車停在路旁,讓弟弟在路旁小解,但弟弟卻堅持走上山坡,在偶像馬列斯的祖國:阿爾及尼亞的邊界上小解。在山坡上,弟弟發現一隻戴著耳筒聽音樂的驢仔,在驢仔的身上滿載著神秘的白色粉末,而這些白色粉末原來就是片頭出現的兩個中年人所找尋的毒品,他們透過訓練驢仔聽音樂協助運毒,原本驢仔訓練到聽 Adele 的音樂就能夠把毒品送到目的地,但其中一人卻播放了 Cheik Hadel 的音樂而迷路。

哥哥知道這些白色粉末是毒品並且有利可圖,他欺騙弟弟這些白色粉末是洗衣粉,並且運回城鎮出售。隔天的早上,哥哥把一包毒品賣給車房的維修工人,並且遊說他們自已家中仍有大量存貨,但回到家中卻發現空無一物。視點再次回到荒地的足球場,這次小朋友不用再為邊界而爭執,因為它已經擁有清晰的邊界;哥哥一臉無奈地問弟弟粉末的一落,弟弟解釋這此粉末已經被用作繪畫球場的邊界,故事的最後以一班小朋友在這個球場上繼續玩耍作結。

《內夫塔足球隊》並不是推崇或介紹足球的影片,而是以足球作為一個是「載體」說有關邊界(Boundary)的故事。在影片中,我們可以意識到在不同層次的邊界,由國土之間的邊界(突尼西亞與阿爾及尼亞疆土)、世代之間的邊界(兄弟之間的年齡差距)以至道德對錯之間的邊界(兄弟處理毒品的手法);在成年人的世界,這些邊界會隨著人的成長與經歷而逐漸建立,邊界的建立從表面而言劃分了不同範疇的界限,讓人了解到自已或別人的範圍、限制與禁區,然而邊界的劃分本身是矛盾的,因為劃分邊界的過程中可以帶來衝突(各國的邊境糾紛),如果不劃分邊界卻又會帶來爭議(影片開始小朋友們對於球場邊界的爭執)。對於這個矛盾,《內夫塔足球隊》給予觀眾的答案是邊界的定立應該而純粹的快樂並目的,而不是權力的彰顯或者道德的制約。

 

運動公社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