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1/3 - 10:15

如何應對美總統選舉結果最有利香港抗爭? 專訪《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推動者朱牧民

美國總統大選將在當地時間周二(3 日)舉行。共和黨特朗普與民主黨拜登,究竟誰人更能能夠幫助香港抵抗中共強權,為香港抗爭者發聲?萬一一直在民調上領先的拜登當選,美國對港政策會否急劇轉向?這是香港人連月來反覆爭論的問題。

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行政總監朱牧民(Samuel)已移居美國 30 年,他是積極遊說美國國會兩黨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幕後推動者之一,今年 7 月據報被香港警方以《國安法》的罪名通緝。他多年來在美國推動基層弱勢權益,穿梭國會參眾兩院遊說角力,自然熟悉美國的政治生態。

多年的政治遊說經驗告訴他,國際政局複雜多變,美國總統高調「反中」的背後,往往有更深層次的政治考慮。於香港議題已成兩黨共識之際,誰輸誰贏未必是最重要。在選舉過後說服當選者作出有利香港的政策,或許才是「國際線」的關鍵。

廣告

被香港發國安通緝令 生活不受影響

今年 7 月,消息指警方正式以國安法的罪名通緝 6 名身處海外的港人,指他們涉嫌煽動分裂國家、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安,當中就包括早在 12 歲時已經移民美國的朱牧民。

事隔三個多月,Samuel 透過視像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談起被通緝一事時相當平靜。他直言生活未有重大改變,「對我們的工作完全沒有影響」,指 HKDC 成立之初已預計今時今日的情況,「他們不能夠阻止我們在美國,由美國人帶領的美國遊說工作」。

被通緝反而令他自己成為中國打壓異見的實證,助他更有說服力地推動遊說工作。他收到無數國會兩黨議員的來電,紛紛向他表達支持,並對國安法表示憤怒。

他認為《港區國安法》的實施,進一步向美國政壇揭示了香港情況之差,「由 6 月開始,可以見到美國兩黨更快速直接的回應香港,因為(國安法)已寫在紙上,他們足見打壓是怎樣一回事」。

在通緝令之下 Samuel  不能回港,最教他掛心的是身處香港的家人。但他亦笑言自己與父親朱耀明「兩代都被捕、被通緝」,對跟蹤、監控早有心理準備,亦不擔心個人人身安全:「如果我遇到任何不正常的情況,可以撥直線電話聯絡行政機構及國務院。」

去年 9 月 18 日,Samuel 與出席聽證會的眾志黃之鋒、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昆陽、歌手何韻詩等人,跟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見面,並召開記者會

去年 9 月 18 日,Samuel 與出席聽證會的眾志黃之鋒、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昆陽、歌手何韻詩等人,跟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見面,並召開記者會

特朗普強硬制裁港府 贏示威者掌聲

朱牧民的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強調無黨派(nonpartisan),一直來穿梭國會參眾兩院,向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議員作遊說工作,累積了不少華盛頓政界人脈。

在過去一年,由貿易談判到肺炎疫情,中國對美國本土利益的影響愈來愈大,他見證中美關係出現重大變化,HKDC 於是把握這個機會在美國推動香港議題。

在他眼中,由 1984 年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簽署以來,美國兩黨都沒有關注香港情況及採取實際行動,在香港問題上「兩黨都失敗」。然而自去年 6 月開始,兩黨都站起來為香港發聲。

的確在過去一年,美國政府對中國及香港政府的強硬立場,似乎為香港抗爭者帶來一點曙光。去年 11 月特朗普不理會中方反對,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法案要求總統制定制裁名單,對侵蝕香港自治和法治的人士實施拒絕入境、凍結在美資產等形式的制裁。國務卿亦要向國會提交年度報告,評估香港是否繼續享受不同於中國大陸的特殊待遇,法案亦要求國務院不應根據被捕記錄,對香港民主和平抗爭人士拒發簽證。

到今年 8 月,即《港區國安法》生效後約一個月,美國財政部公布制裁名單,被制裁的 11 名中港官員,包括夏寶龍、張曉明、鄭雁雄、駱惠寧、林鄭月娥、鄭若驊、李家超、曾國衞、鄧炳強、盧偉聰、陳國基。

「反中」表徵背後的權力考慮

華府一連串的舉動,無疑為香港示威者帶來鼓舞,部分人甚至將香港抗爭運動與特朗普政府聯繫起來。網上流傳的一些抗爭文宣,寫著「光復香港,撐特朗普」、「Free Hong Kon, Trump Pence 2020」的標語。

不少外媒都關注到有香港抗爭者希望特朗普連任。英國 BBC 日前發表的報道,指出有部分東南亞地區人民視中國為共同敵人,因而樂於表態支持特朗普。報道訪問了袁彌明,她自稱以往一直是美國民主黨支持者,但如今改為支持特朗普,又形容很多抗爭者,尤其是年輕的一代,都與她想法一致。她在訪問中批評,前總統奧巴馬一直未有意識到中共對世界的傷害,還天真地以為中國會走向民主道路。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是認清中共害處的第一人。

英國民調機構 YouGov 在上月中公布了一項民調,對比亞太地區人民如何看待今次美國大選。結果發現,香港有 36% 受訪者支持特朗普,支持拜登的則在 42%。雖然支持拜登的比例稍為領先,但綜觀各亞太地區,香港人支持特朗普的比例排名第二,遠超菲律賓(24%)、泰國(14%)、新加坡(12%)等地,僅次於台灣(42%)。

對於今次的美國總統大選,哪位候選人當選對香港較有利?Samuel 認為並非簡單一句「誰人較反中」(anti-China)就能說得清楚。

「有些人認為特朗普傾向『反中』,但這只是見到冰山一角,背後往往涉及更多的權力問題。」

他知道沒有人會單純出於無私及善意幫助香港,每個決定背後往往牽涉眾多因素,例如近期美國疫情嚴峻,政府在防疫工作上表現欠佳。共和黨近期積極批評中國,背後就明顯有轉移疫情責任的考量。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特朗普立場飄忽 拜登過往忽視中共威脅

Samuel 認為美國兩黨都非常支持香港人,香港議題在兩黨已成共識,而且兩黨都希望借用香港議題來幫助選情。在對港政策大方向一致之下,他認為兩名候選人各有優劣。

他仍記得當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時,特朗普仍然不太願意簽署,但自此之後特朗普對香港議題愈趨進取,持續公開批評中國。

然而特朗普過往立場飄忽、難以預測。例如他曾經將六四事件形容為中國政府「展示了力量的威力」、「平息了暴動」;2018 年中國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特朗普讚賞習近平是「great gentleman」,並提議美國「也可一試」終身元首制

「我們擔心的是當選舉結束後,是否仍然有誘因,令他繼續強硬地對待中國?他可能認為貿易協議、經濟、商業更為重要。」Samuel 說。

他更擔心美國引以為榮的民主制度及自由人權保障一旦受到削弱,就再無位置去為其他地方爭取民主:「特朗普有時損害著美國民主制度,如果我們不捍衛自己的政治制度,就不能為其他地方爭取民主。新聞自由、公平選舉、權力和平交接……如果我們在這些方面失去信譽,對香港或其他地方而言都是問題。」

加上特朗普執政的四年間,美國退出多個國際組織及協議,包括是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議、聯合國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相比於特朗普這種孤立主義,Samuel 認為民主黨拜登較能與全球建立良好關係,令到抗中國的行動更有效。他指民主黨支持民主人權有長遠歷史,其外交政策一直以推動海外民主人權為基石,同時與其他國家合作推動全球民主進程。

「香港議題不是某單一國家或政府可以解決,而是需要全球施壓及關注。美國可以在全球盟友中擔任領袖角色,共同對抗中國。」

然而拜登曾與奧巴馬入主白宮八年之久,期間一直忽視中共的威脅,就成為拜登對港政策的一大弱點。Samuel 亦坦言一旦拜登當選,有必要接受「再教育」,改變他們對中國以至全球政局的看法。

香港運動不應由單一政黨支持

Samuel 認為美國政治不是由總統一人說了就算:「沒有一個總統候選人可以獨力拯救香港 …」他認為香港人無須過份糾纏於哪位候選較佳,香港社會運動本來就不應由單一政黨支持,一旦敗選就滿盤皆輸。

「誰輸誰贏不重要,你還是要按他們的利益,說服他們做想要的事。這才是美國政治的基礎,而很多人未必清楚知道。」

誰勝誰負仍是未知之數,Samuel 就希望香港人可以趁今次大選,進一步了解美國政治,方能為香港成為更好的社運人士。

「空談很容易(talk is cheap),選舉之前,他們會說任何話來爭取選票、打擊對手 … 但對香港人而言,真正的工作在選舉後才開始:讓勝出的人,做我們要求的事,這才是對香港最有利。」

2020月11月2日,朱牧民透過視像接受《立場新聞》訪問。

2020月11月2日,朱牧民透過視像接受《立場新聞》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