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我沒回來

2021/3/7 — 9:35

2021 年 3 月 4 日,在軍方武力鎮壓的翌日,仰光某馬路旁可見到血跡。(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 年 3 月 4 日,在軍方武力鎮壓的翌日,仰光某馬路旁可見到血跡。(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文:翁婉瑩】

每逢週末,更多民眾聚集緬甸城市街頭,總讓人憂慮,是否會有劇烈的維安鎮壓發生。https://reurl.cc/WENg97

3月3日的血腥鎮壓,在全緬甸至少造成38人死亡,但更多民眾持續走上街頭。

廣告

在照片與影片裡尋找熟悉的街道,仰光三橋區有我最愛的Hostel,緬式早餐安撫了旅途奔波;被職員認識,「你又來仰光了!」還讓我免費列印稿件(我是囉唆的住客)。

吃完早餐,待在陽台發呆,隔壁小學傳來下課的喧嘩,炎熱陽光讓社區小巷的時間停滯,如沙流動的靜好。

廣告

如今三橋區已被催淚瓦斯瀰漫,是仰光抗爭最劇烈的地點之一。

當地媒體《The Irrawaddy》分析,1988年「8888」民主運動的口號之一是:「他們死了,或是我們死了」。意思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果獨裁政府死了,帶領抗爭的學生就會贏;如果獨裁政府贏了,學生就會死。

這句口號被運用在2021年的不合作運動,「他們死了,還是他們死了!」黑色的幽默,卻帶著強大信念,表達軍事獨裁必定消亡的堅決,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儘管死亡與牢獄的威脅就在眼前,更多民眾加入,其中包括600多名警察。

本篇文長慎入,因為犧牲的人更多,被捕的人更多,加入的人更多。

⬛️如果我沒回來,請為我感到驕傲

◾️ 仰光

在3月3日的暴力鎮壓中,造成超過38人死亡,最慘烈的莫過於仰光東部的北奧卡拉帕鎮(North Okkalapa),死亡人數高達22人,但只有7具遺體被送去當地醫院。

22歲的Ko Po Chit,離家時告訴妻子,「翁山蘇姬有一天一定會被釋放,如果我沒回來,請為我感到驕傲。」

他的血液凝結在馬路上,留下妻子與年幼的兒子。民眾以磚塊圍起血跡,覆上戰鬥孔雀旗幟,保護著他。

Ko Zwe Htet Soe是一名臨時工,他的女兒4歲。因為不想讓家人與患有心臟病的祖母擔心,他悄悄地參與不合作運動。而3月3日,他再也沒有回到家人身邊。

他的妻子說:「他離家時,什麼東西都沒吃就走了。」

18歲的Si Thu Shein, 又名Myat Thu Shein,3月4日死於仰光北奧卡拉帕鎮,6日有上萬人來為他送葬。

◾️ 曼德勒

19歲的華裔少女鄧家希,在3月3日頭部中彈身亡。5日緬甸網路社群流傳一支影片,指軍警為證明沒有使用實彈攻擊群眾,掘開她的墳墓,想證實她頭上的子彈不是實彈。軍警封鎖墓地,並帶走殯葬人員。這條新聞被廣泛流傳,緬甸網友群起憤慨,但家屬目前尚未回應。

37歲Myo Naing Lin在3月3日胸腔中彈身亡。曼德勒醫務人員表示,槍擊事件中至少有11人受傷。

3月5日有三位曼德勒民眾在不合作運動中身亡。

26歲的Ko Zaw Myo,與其他民眾試圖封鎖道路,協助學生與抗議者逃離維安部隊的追捕時,頭部遭到槍擊身亡,他留下懷孕的妻子與年幼兒子。

20歲的Maung Zaw Myo,觀看抗議活動時,胸腔中彈死亡。

20歲的Ko Naing Min Ko遭到槍擊身亡,目擊者表示,軍警帶走打死他的子彈,而家屬表示尚未領到他的遺體。

◾️ 蒙育瓦

維安部隊在3月3日以實彈、橡膠子彈與催淚瓦斯襲擊抗議民眾,喪生人數至今難以統計,70多人受傷。

26歲的Kyawt Nandar Aung、23歲的Moe Aung、37歲的Myint Myint Sein、17歲的Min Khant Kyaw;頭部被槍擊身亡的Kyawt Nandar Aung、Moe Aung與詩人Ke Zaw Win,以及一名45歲姓名不詳的男子。

◾️ 敏建

22歲的Ko Zin Ko Ko Zaw頭部中槍致死。數萬民眾在3月3日進行抗議,軍警鎮壓至少造成15人受傷。目擊者向《Myanmar Now》表示,維安部隊沒有任何警告,就發動鎮壓,像是一場軍事行動。

◾️ 毛淡棉

19歲Htet Wai Htoo在3月3日進入抗議活動附近,遭到實彈槍擊頭部身亡。

◾️ 卡萊

18歲的Ko Zin Myo Maung在3月2日的卡萊抗議活動,遭維安部隊槍擊,隔天身亡。當地數萬人參加葬禮,為他送行。

⬛️等我從監獄出來

不合作運動在全國擴散,被逮捕的人數已經超過1500人。

翁山蘇姬(昂山素姬)、總統溫敏、100多名全民盟黨部與地方黨部成員,其中包括翁山蘇姬的經濟顧問,澳洲公民Sean Turnell。另外,具全民盟黨籍的13位省長與州長,皆被拘留、監禁或軟禁。

軍政府以去年11月8日的國會大選有嚴重舞弊情事,發動政變,目前148位選舉委員會成員皆被拘留;86名全民盟的內閣成員、州與省政府官員,14名地方議會議長亦被拘留。

軍政府更追捕意見領袖與僧侶。

1988民主運動的領導人Mya Aye、U Min Ko Naing、Kyaw Min Yu、Ma Nilar Thein;2019年帶領抗議「國家教育法」的學生運動領袖Ko Min Thway Thit;

獨立電影製片人Min Htin Ko Ko Gyi在2月21日獲釋,他表示在獄中寫了兩份劇本。這並不是他第一次以政治犯身份而坐牢。

作家Daw Than Myint Aung、Maung Thar Cho與U Htin Linn Oo被拘留,這也不是他們第一次坐牢。曼德勒的四名僧侶也被關押,他們是U Thawbita、Shwe Nya War Sayadaw、Sayadaw U Arriyawuntha和U Pyin Nar Wuntha。

緬甸政治犯援助協會統計,3月3日至4日間,有約400名民眾被拘留,其中有254名學生,包括高中生、學生會領導人與成員。

參與不合作運動的公務員,也是軍政府追捕的目標,至少有44名公務員被捕,包括醫生、工程師、教師、鐵路工作人員和行政人員。150多名公務員因參與抗議活動而被解職或停職。

⬛️當警察舉起三指

除了若開邦外,全國有600多名警察參與了不合作運動。

3月3日,有61名警官加入了不合作運動,43人無故未出勤。一位警察局長在網路社群寫下,「我不想在軍政府掌權期間繼續工作。」

一位仰光的警察告訴《The Irrawaddy》:「我無法忍受這麼多人受苦,所以我放棄(警察的)一切。」

另一位警察說,他只接受人民選舉產生的政府,因為警察也是人民的一份子。

警察局長Win Than Htun,服務於仰光西部的赫林薩亞鎮(Hlaingthaya),他在3月6日加入了不合作運動。他告訴

《RFA Burmese》,「警察應該保護人民生活,但卻以武器和權力殺死人民,我無法繼續在這種獨裁組織中服務。」

30名欽邦的警察與他們的家人,因加入不合作運動而逃往接壤的印度米佐拉姆邦,尋求庇護,而軍政府已要求印度予以遣返。

更多警察以各種形式脫離軍政府,而每天加入不合作運動的人數,正在增加中。

作者 Facebook

作者簡介: 無法被定義的斜槓,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反映了黑暗與小我。旅行與書寫,都無法停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