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美國取消總統大選 …

2020/3/27 — 11:07

唔識呢兩位人兄?如果美國取消總統大選,呢兩位就有可能成為下一任總統了⋯⋯

唔識呢兩位人兄?如果美國取消總統大選,呢兩位就有可能成為下一任總統了⋯⋯

美國疫情越來越嚴重,引發出不少對美國政局的猜想。有備無患,這兒和大家分享幾個常見問題的解答。

1. 如果特朗普和彭斯都染病身故,誰人會當上總統?

這條很簡單:眾議院議長,民主黨的佩洛西。

首先,按照《美國憲法第25修正案》,如果先是總統出缺,則由副總統繼任;如果是副總統先出缺,總统可提名副總統人選,再由參議院和眾議院確認。由於現時參眾兩院分別由共和黨和民主黨把持,這位人選必要是一位兩黨都可以接受的人選。

如果總統和副總統同時出缺呢?這兒便要啟動《總統繼承法1947》了。按規定,繼承順序為眾議院議長、參議院臨時議長、國務卿、財政部長,國防部長等內閣成員,一直數到國土安全部部長。

現時眾議院議長是民主黨的佩洛西,對抗專制中國是她三十年來的使命,她曾在一九九一年代表國會出訪中國時,擅自離隊跑到天安門廣場拉橫額和獻花。最新近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她也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推動者。如果她成為總統的話,中國政府將會面對無法想像的挑戰。

話分兩頭,現實上佩洛西成為總統的機會接近零。因為共和黨人對佩洛西恨之入骨,如果特朗普和彭斯真的同時染病,相信會即時找人接任副總統以作政治保險。佩洛西因為本身有利益衝突,如果出手阻撓的話政治上會有不少阻力。

2. 如果到了十一月總統大選時疫情尚未結束,選舉可以如何進行?

只有國會有權延期選舉。1845年的《總統選舉日法案》規定總統選舉應在十一月的「第一個星期一之後的星期二」舉行。理論上,國會可以通過新的法案延期選舉。現時很多州份也因為疫情而延後尚未進行的初選,所以延後選舉並非完全沒有可能。

現實上,美國過去就算經歷內戰和兩次世界大戰,聯邦選舉依然如期舉行,因為這次疫情延後選舉在政治上將會十分困難。比較可能發生的事情,是全國改用郵寄方式投票,這樣大家都不用去票站投票。

現時美國有三個州份實行全面的郵寄投票。一般來說,在美國的情景下會認為郵寄投票對民主黨有利。因為低下階層和少數族裔往往手停口停,沒有時間去投票,郵寄投票可以增加投票意欲。現時已有輿論推動十一月的大選應該全國使用郵寄投票。由於準備時間有限,又要通過法例又要培訓點票義工,如果要走這條路的話就要快點準備。

順帶一提,香港的立法會選舉將於九月進行,如果到時香港也因為疫情而無法進行選舉,可以怎麼辦?延後選舉的可能性,之前區議會選舉時已討論過,不重覆。郵寄投票的話在香港進行將會十分困難,因為現時香港人對選舉制度本身的信心已經十分有限。在投票站投票,可確保選舉是秘密進行,選民不在任何外在壓力下獨自作出選擇。轉用郵寄投票,這點就沒有保證,而這點在香港的處境下特別難搞。

3. 如果到了明年一月總統就職時尚未進行選舉,下任總統將由誰出任?

首先,特朗普不能自動當選連任。《美國憲法第20修正案》列明總統任期於1月20日中午12時結束,不會因為任何原因改變。

下一個問題是就算選民無法在總統選舉日投票,是否代表總統就無法選出?理論上,美國總統是由每個州委派的選舉人選出;又理論上,州政府可以不安排公開選舉,直接委派他們屬意的人選出席選舉人投票。現實上,這種嚴重反民主的操作無論在法理上或政治上都不可能發生。另外,制度上選舉人票的結果要由新任國會確認,如果某些州份取消選舉而直接委派選舉人,其他的州份卻堅持(以郵寄方式)繼續選舉,要麼到時國會不足法定人數確認選舉結果,要麼這批議員恐怕會立即DQ那些名不正言不順的選舉人票。

那麼萬一到了2021年1月20日中午的時候沒有新任總統就職,到時怎麼辦?回到《總統繼承法1947》,下一個人選是眾議院議長;然而眾議員每兩年全面改選,如果總統選不了的話很可能眾議員也選不了,整個眾議院同時出缺,也就沒有眾議院議長。再下一個人選,就是參議院臨時議長。此職位現時由共和黨參選員葛雷斯利Grassley擔任,那到時是否就會出現「總統葛雷斯利」?又不一定,因為參議院臨時議長可隨時由參議院改選。參議院每兩年改選三分之一,就算今年不搞國會選舉的話仍會有三分之二的參議員有法定地位。由於國會任期是1月3日換屆,比總統換屆早,他們大可以選過一個新的臨時議長,再由他繼任總統。而最有趣的地方是這三分二不用改選的參議員當中,民主黨佔多數,所以下任總統在這個情況下將會是一名民主黨的參議員。論資排輩,這人選將會是參議員雷希Leahy。不過說到這兒,我們恐怕已完全進入了政治幻想小說的範圍了。

*   *   *

後記:說了一大堆,好像很無聊,其實是一句話:美國再政治再爛,國家本身底子厚,爛船還有三分釘,萬事有制度可依,最多打上最高法院。到了這場疫情完結時,說不定美國的死亡人數比中國更多,到時中國大陸的小粉紅又會大書特書中國的制度優越性。但是,最後最後,一個制度的優越性到底該如何量度?制度本身如何面對災難是一條,但災難中的制度韌度也是一條,而災難過後制度如何自我修正,應該是更重要的一條。

作者網誌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