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3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如水再聚】6.12 兩週年,我去咗法蘭克福

    我想記錄兩個時刻。

    第一個時刻……

    噚日嘉賓致辭之後,坐低唱《榮光》嗰下,聽住首歌,望住自己兩年前有份翻譯嘅德文歌詞,陌生又熟悉,又見到有幾個德國人真係企喺度睇住歌詞聽,就已經勾起咗當初嘅回憶……

    我歌喉唔好,但係我仍然唱得好大聲好大聲,唔係因為要逼人聽我唱,而係自己真係好想發泄出嚟。

    男人老狗,唱到最後,叫到我真係有少少眼濕濕。

    兩年啦,其實你話啲感情會唔會消化得哂?話得就肯定係呃你嘅……面對極權輾壓,我哋其實出盡全力,都無可能可以短時間內扭轉局勢。全世界都知,香港人依家仲係輸緊,仲要係輸得好慘嗰種。咁叫得「輸」,就一定係無可能「開心輸」,所以任由時間如何洗刷,都一定會有壓抑。

    而之後大家去食飯,我地都有傾呢個問題。我都有話我自己始終覺得,我地做嘅嘢,其實就係喺歷史度留下少少嘅痕跡,幾細小都好,都係留低一個印記。

    上一次《眾新聞》專欄入面,我咁講:「歷史的長河奔流,沒有一個人可以不隨波漂流,能否到達彼岸,只能交給上天決定。但在波浪之中,我們仍要堅持,哪怕逆流而上的一刻是白費的功夫。」

    到第二個時刻……

    跟朋友車落車,我一去到 Römerberg 度,望住法蘭克福一班幫緊手嘅香港人同埋協會嘅理事,會員喺個廣場度走嚟走去打點一切,我個心就抽咗一抽。

    因為種種原因,舊年決定離開自己有份成立嘅協會。當時感覺,就好似拋咗個自己有份生出嚟嘅仔出去,要佢自生自滅。

    但係新主席 Aniessa 佢肯幫我湊。

    搞集會,未必係啲咩艱鉅嘅任務,但係「執行力」少半分都做唔到,同幾個德國城市嘅人協調,邀請唔同嘅機構,政治人物嚟參加,啲海報,音響等等等等,全部都係硬功夫,要成棚人一齊齊心做,先會做得到。

    例如話,其中一個有份俾中國制裁嘅歐洲議員 Michael Gahler 都可以出席到,其實都係幫到香港人同德國人講香港議題。

    再加上,好多香港人因為見到呢個集會,之前未必認識協會,但有到場支持,好多人都留低咗聯絡方法,之後亦有好多人一齊去食飯。能夠喺德國見到好多香港人,傾返香港人嘅過去,同聲同氣講廣東話,其實都係好開心。

    兩年前成立協會嘅倉促決定,無可能完美,但係就好似我上面咁講,我地當初話要搞協會,其實根本就唔係要「贏」,而係盡做我地覺得做到嘅嘢,留下嗰條少少嘅痕跡。

    兩年之後,協會可以畀到個 facility 出嚟,喺德國 co-initiate 到呢個如水再聚嘅集會,我諗好多人認為未必係咩大成就,但係起碼畀到一個契機出嚟,畀香港人喺德國延續到少少香港精神,兩年後畀到我兩個感動嘅時刻,幫自己回顧返自己香港人嘅身份。

    再一次感謝「攬炒巴」劉祖廸、Hongkonger in Deutschland e.V. 香港人在德國協會入面每一個幫手嘅理事,同埋有份幫手嘅每一個人。

    真係好多謝你哋!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