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箭在弦的南海戰爭ㅤ特朗普的福克蘭戰場

2020/8/11 — 18:33

資料圖片,來源:U.S. Navy Twitter

資料圖片,來源:U.S. Navy Twitter

【文:李伯第、Louis Wong】

港區國安法訂立後,中美的矛盾急劇升溫,美國突然關閉中國駐候斯頓總領事館,引來中國以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回應,配合蓬貝奧的反共宣言,使不少人聯想到珍珠港事件前美日由昔日的合作關係迅速變成戰爭狀態的情況。隨着中美兩國相繼舉行的南海軍演以及美國聲援東南亞各國的南海領土聲索,資源豐富南海可見會是中美萬一爆發戰爭時最有可能的主戰場。

戰爭轉移中美國內矛盾

廣告

在國際關係學說上,視線轉移外交政策 (Diversionary Foreign Policy)是一個重要的理論。這一政策是指透過對外戰事轉移民眾對國內矛盾的視線,鼓起對國內民眾對外敵的恨意,令愛國主義將得以宣揚,讓國內的矛盾也就因「團結一致槍口對外」的號召而被民眾忽視,甚至將國內的反對聲音視作「外國勢力」作祟的「國奸」,滅聲計劃得以成功。另外,戰爭期間將產生聚旗效應 (Rally Round the Flag Effect),即是戰時國家元首會因民眾希望穩定的政局能有助國家戰勝戰爭,而得到大量民望支持,這也是為何臨近大選前這種戰爭更易爆發。除非國家在戰爭表現不堪或出現嚴重經濟危機影響民生 ,例如 1918 年的俄國,否則國家元首一般都能勝出選舉。在民族國家及專制國家,這種政策更易成功,但就算是民主國家如英美,就算國內會爆發反戰聲音,元首也一樣能透過一系列政治操控來確保得到足夠票數。

以往中美兩國因彼此有着龐大利益,而只會鬥而不破,頂多只進行貿易戰,但競合關係仍不會打破。但除着兩國因肺炎疫情的經濟困境而交往日漸減少,過往維持兩國關係的經貿利益再不復在,避戰的理由也因此失去。因為疫情,兩國都出現不少反對聲音。中國對政府刻意暪報疫情感到不滿,雖然後來中央政府成功把問題推卸到湖北及武漢地方政府身上,並營造有效抗疫的形象,但反對聲音已開始湧現。五四青年節後浪宣傳片引發的爭議,可看到不少年青人正對上流機會低心生不滿。疫情導致的經濟下行,更令中共感到危機感,判斷經濟下滑有機會使民眾開始對政府不滿。黨內習近平與李克強之間的權鬥,更使習近平需要靠外在的衝突來鞏固黨內權力。

廣告

美國方面的危機,則更加明顯。美國在是次疫情中成為感染率及死亡人數最高的國家,國內經濟因疫情陷入低谷,美國股市更數次跌至熔斷,使過往特朗普引以為傲的經濟成績不再,民眾對他的支持開始下滑。因黑人青年佛洛伊德的死而爆發的黑人命貴 BLM 運動,至今仍未平息,聯邦政府多番派出部隊鎮壓地方的示威,以及特朗普多番聲言要鐵腕鎮壓示威,更引致民眾對特朗普的反感,連帶地方政府與聯邦政府的關係也十分緊張。以上的危機,正值總統大選前夕,成為特朗普頭上的危機。兩個國家的元首,同樣面臨影響自身施政的危機,一場轉移視線的戰爭,正好能為他們解決當下的危機。

1982 年英國與阿根廷之間的福克蘭戰爭最切合現時的情形,不只因為這與可能出現的南海戰爭一樣是海戰,更因為當時的作戰雙方的情勢與現今中美的情勢十分相像。在 1982 年,由鐵腕將軍加爾鐵里領導的阿根廷軍政府為了挽回民望,突然佔領福克蘭群島,以激起「愛國情結」來重奪阿根廷民眾支持。這與鐵腕的習近平加強南海九段線領土主張,發起中美貿易戰及突然制定港區國安法,來轉移因疫情而蘊釀的國內不滿情緒相象,兩者亦同樣惹來歐美國家的危機意識。從中國傳來的疫情,以及孟晚舟事件等,更加使美國人意識到中國對他們的威脅,使特朗普得到以外敵來轉移國內不滿情緒的機會。

南海會較東海更大機會發生戰爭

如果我們回顧中國邊境衝突歷史,便可以了解為何中關衝突較大機會出現在南海。東海長久以來是衝突熱點,特別是台灣本島和金馬彭湖列島。中國會武力攻台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特別是大陸會趁着疫情攻擊台灣。對此,許多中共鷹派將領都表示一旦中央決心收復台灣,戰爭只需 72 小時至一星期便可結束,早在美國加入之前完成統一大業 [1]。不過,要達成這個目標實際上困難重重。參考現代戰爭著名例子第二次波斯灣戰爭,即使是世上最強大的美軍,從戰役開始到完全瓦解裝備水平差距巨大的伊拉克軍隊迫令其投降,亦耗用了三個星期。雖說解放軍的武裝和訓練水平已經開始接近二十一世紀初的美軍,不過要短時間內打敗擁有世界上防空導彈密度最高,三軍現代化程度不俗,員額近 20 萬的台軍,實在強人所難。如果按照蘭徹斯特法則計算(Lanchester’s Laws),解放軍如果希望消滅台軍三大軍團,至少需要將二至三個集團軍完整投送至台灣海峽。可是,以當前中國海軍常備運力,即便拋開供給部隊持續高強度作戰的後勤物資不談,要短時間投送如此龐大的陸軍力量,難度登天。

正因如此,武力解決台灣在可以遇見的未來幾年甚至十年內都不會是中南海的選擇。對此的一大證據,就是今年五月初一向被視為軍內激進鷹派的中國空軍少將喬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一反常態表示「台灣問題非中國核心利益」,暗示中國不會輕易攻台 [2]。至於金馬彭湖列島,雖然解放軍盡佔優勢,亦可以輕易取得勝利,但是這些島群早已被視為是台灣本土的一部份,島上有大量居民居。一旦解放軍進攻金馬彭湖列島主島部分並帶來人員傷亡,踐踏台灣方面的主權,西方國家必然會趁機對中國進行報復。正因如此,對中國而言不進攻台灣本島而只取金馬彭湖列島不但會打亂統一大計,而背後付出的政治經濟代價之高,亦斷言不會是中共決策層所樂見的。可見,除非孤注一擲決心主動武力侵台,演變成台灣保衛戰,否則美軍不太會在東海開戰。

至於另一個東海衝突熱點釣魚台,雖然主權上有糾紛,但是演變成戰爭的機會不大。對中國方面而言,日本是中美衝突之後最希望緩和關係的對象。近代中日關係一直維持鬥而不破的傳統,即使是在雙方衝突最激烈的 2015 年,中國決策層仍然嘗試安撫日本,減少民間遊行對中日關係帶來的影響。同樣地,雖然日本近日計畫加入五眼聯盟,不過在特朗普的孤立主義政策下,日本有意和中國加強合作應對,安倍晉三當下態度亦較為親華。即便美國在日本駐紥了第七艦隊,而日本海上自衛隊亦實力不俗,但是在日本當下局勢下,日方主動挑起釣魚台爭議的可能性不大。另外,對釣魚台仍然聲稱擁有主權的台灣面對中日衝突很難支持日方,至於駐有美軍的韓國也大機會會因與日本的獨島爭議而選擇置身事外。

南海:下一個福克蘭戰爭的發源地?

南海方面,中國最有可能和東盟國家發生衝突,讓美國可以因而介入。當下,中國不止與越南、菲律賓出現領土爭議,馬來西亞、汶萊、印尼也對中國聲稱的九段線領海範圍有所不滿,認為中國侵占了部分他們的領海及島嶼。透過聲援東南亞諸國的南海領土聲索,便可得到開戰的正當性,並能借用越南及菲律賓海軍,來與中國海軍在南海一戰。其中,越南素來對中國有所不滿,民眾對中國的不滿情緒相當高,反而對昔日的死對頭美國更友好,最近越南對美國更頻頻示好,更有機會與美國合作對抗中國,奪回越南聲索的島嶼。雖然美國與菲律賓的合作則面對一定困難,因為現今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頻頻向中國示好而輕視傳統盟友美國,使兩國合作面臨挑戰,但萬一美國成功發動南海議題,相對強硬的軍方將支持保護主權,國內輿論也會要求守護西菲律賓海(菲律賓對南海的名稱),民選的杜特爾特將不得不回應軍方及民間的訴求,派海軍進駐西菲律賓海諸島。當菲越兩國決定對華開戰,馬來西亞印尼及汶萊也相當可能站在菲越這邊,以保護其自身的領海,在東盟十國有五國選擇與中國對抗下,東盟也只能站在中國對面,分可能援引美國要求協助,正好與特朗普可能希望利用戰爭帶來選票的目標一拍即合。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南海爭議點,是台灣的東沙群島和太平島。長期以來,台灣當局佔據了東沙和太平兩島並派兵駐紮。作為離岸島嶼,兩島距離台灣本土甚遠 ,其中太平島更與高雄港相距 1,600 公里,台讓軍難以駕招任何威脅。不過,兩島的戰略位置卻相當重要,東沙群島距離廣東珠江三角州不過 300 公里左右,一旦台軍部署雄風-2E 一類的遠距打擊武器,便會威脅中國最富裕的港澳大灣區,仿如達摩克里斯之劍一樣懸掛在中國南海之上,製造危機。另一個製造南海戰爭的契機,則是台灣將兩島租借予美軍使用,增加矛盾。正因如此,今年 5 月日本媒體《共同社》才指出中國解放軍有訂於 8 月在南海軍演模擬奪取台灣控制的東沙島的計畫 [3]。如果軍演最終果真演變成到侵島行動,那麼戰爭則勢必一觸即發。

戰爭會以什麼形式進行?

許多人擔心中美兩大軍事強國一旦開戰,即會隨時升級成第三次世界大戰,甚至核大戰。從某種角度而言,這確實是一個可能出現的情況。根據軍力管控組織(Arms Control Association)在 2009 年的估算,中國當下的武器庫中僅有 290 件核武器,而美國則高達 6,190 件。如果美國主動對中國進行核打擊,中國確實有機會在無法反擊的情況下就被解除核武裝 [4]。至於漏網之魚亦會被美國自上世紀 80 年代聖戰計劃以來積極建構的國家導彈防禦系統(NMD)攔截。正因如此,以劉錫進為首的一眾中國鷹派分子才在 2020 年上旬力主將中國核武庫大幅擴展三倍至 1,000 件,增加核阻嚇力(nuclear deterrence)[5]。不過,即使現實技術可行,美國或者中國對敵國進行全面核戰爭這個選擇,出現可能性卻是相當低。因為在核戰之中,哪怕核彈數量差距差天共地,摧毁一個國家一次和摧毁一個國家一百次,實際上沒有本質上的差距。即使中國核武力量、投射方式和防禦系統不如美國,但是一小點的合作客仍然具有很大的作用,依然可以形成核武恐怖平衡(balance of terror)。故此,區域戰爭比起世界大戰較有可能發生。

如果中美兩國開戰,最有可能出現的就是海空現代化戰爭。中國作為一個陸權國家,其陸軍極為強大。對上一次中美大規模兵戎相見,是在朝鮮半島。當時,用着落後武器「小米加步槍」的中國志願軍成功與美軍在朝鮮半島打成平手,讓美國印象深刻。英國二戰著名元帥蒙哥馬利在 1962 年訪問中國後甚至曾經如此警告西方國家和評論中國軍隊:「不要嘗試跟中國進行陸戰,因為中國是一個遼闊的國家,沒有清晰目標的話,會被中國的民兵,也就是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吞沒」。[6] 正因如此,美國自從冷戰結束後就致力於繼續增強海空軍力量,研究「海空一體戰」(AirSea Battle)對抗中國。對於海軍,軍事俗語有句說話「五年陸軍,十年空軍,百年海軍」,意思是海軍建設周期長,從人員培訓到裝備更新都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中國雖然在踏入千禧年後急速追趕美國,但是在面對擁有獨霸全球,世上最強大的海空軍的美國仍然難以架招。

中美一旦在南海開戰,反艦彈道導彈將會是決定海上作戰的關鍵。儘管美國海軍艦艇無論是質量還是數量上都凌駕中國,但是中國亦繼承蘇聯開發出獨門秘訣進行反介入作戰。如何對付航空母艦戰鬥群這個問題一直困擾住中國,而中國的答案就是反艦彈道導彈(ASBM)。航空母艦雖然擁有高達上千公里的作戰半徑,不過反艦彈道導彈只要捕捉到敵方位置,便能夠達到九百公里或以上的射程,一擊擊沉或者擊傷航母。[7] 然而,要有效地使用反艦彈道導彈卻是困難重重。雖然現代戰爭的趨勢是「發現即擊毀」,攻擊力遠高於防護力,但是如何在茫茫大海上發現航空母艦卻是一大難題。雖然中國近日完成了北斗衛星的規劃,實現了從太空監控的能力,但是衛星能否持續跟蹤航母並提供準確方位卻成疑問。同時,如果美國決心擊落北斗衛星,失去太空監視系統的中國又能否在海軍弱勢的情況下支撐起對航母探測網,頗成疑問。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航母編隊在南海作戰中,實際上作用不大。中美一旦開戰,中國海軍便會面對福克蘭群島戰爭中,阿根廷海軍需要迎戰敵方佔據制海權的問題。作為前蘇聯八十年代庫茲涅佐夫元帥級航母的現代修改版本,中國的 001/001A 型航母繼承了中型航母戰鬥機搭載數量和種類少的問題。在缺乏艦載預警機(AEW&C)的支援下,第四代的中國艦載機殲十五如何撐起防空網,以及戰勝正在更新換代的 F/A-18 系列跟 F-35B 美軍艦載戰機以及 LRASM/魚叉式導彈等各類威脅,恐怕將會成為一個巨大問題。另一個中國海軍航母面對的威脅,是美軍的潛艇部隊。作為世上唯一一支具備清一色核潛艇艦隊,美軍的潛艇是中國航母的巨大威脅。由於多年以來的積弱,中國在反潛領域上即使不停地填補空白,例如大量生產「高新-6」系列反潛機,以及 054A/056A 等一系列反潛艦艇,但是面對數量多質量高美軍核潛艇的狼群攻擊,將難以架招。因此,中國航母很可能像當年阿根廷 5 月 25 日號航母一樣,選擇充當「存在艦隊」溫存實力避而不戰。

另一個決定戰爭走向的武器,是中短程彈道導彈。當下的中國空軍雖然在多年來的努力下,已經列裝了大量的現代化戰機,甚至裝備了第五代殲-20 隱形戰機,已經升躍成為世界第二強的空中武裝力量。不過,就在中國空軍嘗試拉近和美國空軍的距離時,中美雙方的空軍實力卻在 2016 年隨着美軍第五代戰鬥機 F-35 入役產生變化,差距又一次被拉大。目前,中國已經有第一個共 32 架完全使用殲-20 戰鬥機的旅級航空兵部隊進入東部戰區服役,形成初始戰鬥力(IOC)。[8] 不過,與此同時美軍已經接收接近 500 架 F-35 戰鬥機,加上同屬 F-22 戰鬥機的話,美軍總計擁有接近 700 架第五代戰機,中美雙方差距高達二十倍。至於第四代戰機、空中預警機、加油機、轟炸機等等老生常談的中美差距,相信筆者亦不需贅言。中國空軍要在如此凶險的狀況下進行南海戰爭,唯一相對較大的希望是利用中短程彈道導彈、巡航導彈等遠距離火力投送至周邊的美軍基地,以此阻止美國空軍介入南海戰爭。不過,一旦中國對這些美國空軍基地開火,不但會讓美國意識到事態嚴重性,考慮升級局勢,更會導致外交危機,可能會讓其所屬國,例如日本、韓國、新加坡加入戰爭,對中國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

總結

總結而言,特朗普如果希望發動南海之戰,不一定要奪得整個南海主權,只要能一挫中國銳氣,不敢再在南海大興土木並強調九段線主張,美國便能聲稱守護了航行自由。特朗普也能從此得到想要的選票,更有機會在南海海底豐富的油氣資源上分一杯羹。當然,就算南海衝突沒有演變成戰爭和平落幕,中美之間的矛盾,並不會如此收場,兩國的摩擦勢必加劇,香港毗連南海,在中美角力中更是處於風暴中心。如何避免能在南海巨大的風浪中避免反艇,安全航向理想的未來,將是一眾香港人必須思考的議題。

 

[1] 武統台灣論引熱議ㅤ中共前軍官:爭取 72 小時拿下
[2] 喬良:台灣問題攸關國運不可輕率急進
[3] 中國軍方首度證實!8 月在南海模擬登陸奪取東沙島演習
[4] Nuclear Weapons: Who Has What at a Glance
[5] China urged to expand nuclear arsenal to deter US warmongers
[6] 蒙哥馬利原文語錄:“...Do not go fighting with your land armies in China”. It is a vast country, with no clearly defined objectives, and an army fighting there would be engulfed by what is known as the Ming Bing, the people’s insurgents.
[7] Ballistic and Cruise Missle Threat
[8] 空軍首支殲 20 戰機旅亮相ㅤ第二支或部署北部戰區

作者自我簡介:自由鐘,又稱獨立鐘,是美國獨立戰爭最主要的標誌,也象徵着自由和公正。但願,香港也能在重光之日,敲響屬於香港的自由鐘。Proclaim Liberty throughout all the Land to all the Inhabitants thereof.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