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孟加拉:伊斯蘭主義的晨曦

2020/4/14 — 15:40

現時孟加拉人自小要讀《古蘭經》,有人認為是洗腦教育。

現時孟加拉人自小要讀《古蘭經》,有人認為是洗腦教育。

【文:葉子;圖:Deutsche Welle (DW)】

說起孟加拉大家會想起什麼?九十年代流行的「孟加拉枚」?還是Made in Bangladesh的平價成衣?這個南亞國家全球人口排行第八,1947年脫離英國殖民管治,因印巴分治而分裂成東、西孟加拉地區,由巴基斯坦統治的東孟加拉,其後改稱東巴基斯坦,並於1971年3月爆發獨立戰爭。

2015年2月,無神論者阿維哲與太太參加書展後,回家途中被激進伊斯蘭主義者襲擊身亡。

2015年2月,無神論者阿維哲與太太參加書展後,回家途中被激進伊斯蘭主義者襲擊身亡。

廣告

巴基斯坦軍隊於東面大肆屠殺平民,不想獨立的東巴基斯人,亦都有參與屠殺同胞,最終在印度介入下,東巴基斯坦成功獨立,孟加拉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據孟加拉政府表示,戰爭期間共有300萬人被殺,數百萬人需要遷徙。不過,孟加拉人的悲慘生活,並未因獨立而結束,除了一直深受水災、貧窮等問題困擾;以穆斯林人口佔大多數的孟加拉,近年更深受與伊斯蘭有關的恐怖主義浪潮影響,加上大量羅興亞難民由緬甸湧入,為孟加拉帶來重大挑戰。

廣告

近年孟加拉受伊斯蘭恐怖主義浪潮影響,不少崇尚自由及世俗主義的人成為受害者。

近年孟加拉受伊斯蘭恐怖主義浪潮影響,不少崇尚自由及世俗主義的人成為受害者。

獨立之初,政府希望孟加拉成為政教分離的社會主義國家,更將主張宗教及言論自由的世俗主義原則,寫入憲法總綱。1988年,國家領袖宣告伊斯蘭教為國教,孟加拉漸漸走向宗教主導,人民失去表達意見的自由。最高法院大樓前的正義女神像,因被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投訴為偶像崇拜,最終被移離公眾視線範圍;無神論者、自由主義者成為激進穆斯林的襲擊目標,單在2015年,就有5個倡導世俗主義的博客被殺。

艾爾沙認為每個人都有自由,但不敢公開表達看法,怕遭殺身之禍。

艾爾沙認為每個人都有自由,但不敢公開表達看法,怕遭殺身之禍。

暴力浪潮於2013年初席捲孟加拉,一群於1971年獨立戰爭中,犯下暴行的伊斯蘭主義領袖被判死刑,觸怒激進伊斯蘭主義者,憤怒情緒轉眼演變為暴力示威衝突,宗教少數派及自由主義倡導者首當其衝。在南部的平凡村落阿拉丁納加爾村,僅佔全村人口一成的印度教徒,成為憤怒的穆斯林洩憤對象,他們衝入印度教徒的居所施襲,更燒毁村內的印度寺廟。現時武警巡邏成為村內日常,印度教徒一直活於恐懼之中,又不想逃到印度以難民身分生活。

原本放在孟加拉最高法院大樓前的正義女神像,因伊斯蘭強硬派投訴,被移離公眾視線範圍。

原本放在孟加拉最高法院大樓前的正義女神像,因伊斯蘭強硬派投訴,被移離公眾視線範圍。

除了暴力浪潮,來自緬甸的羅興亞難民,亦為孟加拉帶來沉重壓力。在羅興亞穆斯林難民營中,住了70萬名難民,難以想像孟加拉這個窮國有力接收難民?因為難民營的資金來以沙特阿拉伯。伊斯蘭主義者不斷呼籲向緬甸發動聖戰,而孟加拉人面對難民搶走救濟資源,漸漸對他們由同情變成不滿,國與國、人與人之間的動亂,隨時一觸即發。

阿拉丁納加爾經常有武警巡邏,避免穆斯林與印度教徒再起衝突。

阿拉丁納加爾經常有武警巡邏,避免穆斯林與印度教徒再起衝突。

老百姓既得不到安穩,生活又因宗教主導處處受制肘,但無阻年輕人追求自由的決心。在首都達卡的夏百格廣場,經常有大學生聚集,透過不同方式爭取自由,他們坦言對國家的外憂內患感到害怕,但相信團結一顆顆擁抱希望的赤子之心,或許能為孟加拉帶來轉機。

孟加拉東南沿岸的羅興亞穆斯林難民營,住了70萬名由緬甸逃亡而來的羅興亞人。

孟加拉東南沿岸的羅興亞穆斯林難民營,住了70萬名由緬甸逃亡而來的羅興亞人。

羅興亞難民蒙妮拉指寧願留在孟加拉,也不想返回緬甸生活。

羅興亞難民蒙妮拉指寧願留在孟加拉,也不想返回緬甸生活。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4月15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