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感謝加拿大政府

今早收到友人陳女士從加拿大打來的電話,問我有沒有看孟晚舟返國新聞。我說:「隨便看了一眼,孟晚舟凱旋回國,中國獲得重大勝利吖嘛。但中國不管有何天災人禍,也必定得到『重大勝利』㗎啦,有什麼特別呢?」

陳女士說:「乜唔特別?你有無睇佢講嘢,留意佢嘅台詞、表情同埋 body language 呀?」隨後她滔滔不絕,像探討劇本角色那樣,先概述華為長公主的人物設定,再點出她種種不尋常的反應和對白,逐一分析,結論是:「佢應該寧願留喺加拿大坐監,都唔想返中國『重獲自由』囉。」

對於友人的見解,我最初是不敢苟同的。回歸祖國的懷抱,誰不想?古有燕太子丹在秦國當人質,今有華為公主晚舟在加國被拘押,兩件事同樣蕩氣迴腸,同樣可歌可泣。若說燕太子丹其實情願留在秦國,那就太「歷史虛無主義」了,怎可能呢?

據說,太子丹求秦王釋放他回到燕國,秦王故意為難他,說:「如果烏鴉變白頭,馬生出角,我就讓你回去。」太子丹仰天長嘆,「烏即白頭,馬生角」(語見《燕丹子》),秦王只好無奈釋放他。孟晚舟現在獲釋,雖然無需「烏頭馬角」作為條件,但同時發生的另一件事,即兩個 Michael 忽然重獲自由,也近乎是「烏頭馬角」級的奇跡了。

孟晚舟 2018 年 12 月在加拿大過境時被捕,事緣美國指她透過華為詐騙國際金融機構,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於是向加拿大法院申請把她引渡至美國受審。此時兩個同樣叫 Michael 的加拿大人 — 即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 馬上在中國被抓。中共稱二人是間諜,否認逮捕與孟晚舟事件有關,更否認外間所指的「人質外交」。

今年 8 月,中國法院已宣判斯帕弗「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罪成,判處有期徒刑 11 年。康明凱案則尚未宣判。按照中共說法,兩人被捕由始至終與孟晚舟無關,其中一人還「依法」被定了罪,判了刑,有白紙黑字的鐵證,怎可能馬馬虎虎就獲釋呢?然而兩個 Michael 真的和孟晚舟一樣回國了。除非中共果然是亂抓人質,否則這一定是神蹟了。

言歸正傳。聽了陳女士電話後,我也好奇孟晚舟到底唸了什麼台詞,表情是否也很林鄭,所以找了兩段影片看看:一段是她獲釋後在加拿大法院外的英文短講,一段是她乘搭中共安排的飛機抵達深圳機場後,要深呼吸一大口,幾度哽咽才能用普通話朗讀完畢的「感謝祖國」演講。對比兩段台詞,再次證明黃子華所謂「真心話用外語講,會真心好多」,實屬至理名言。

深圳機場那發言,說什麼「滯留異國他鄉三年,我無時無刻不感受到黨、祖國,還有人民的關愛與溫暖」、「祖國是我們最堅強的後盾,只有祖國的繁榮昌盛,企業才能穩健發展,人民才能幸福安康」、「我們堅決擁護以習主席為核心的黨中央,忠於自己的國家,熱愛自己的事業」、「國慶即將來臨,提前祝祖國母親生日快樂」,諸如此類黨八股有多少真心,大家心中有數,我就不評論了。

比較有趣的是孟晚舟在加拿大法院外的英語演講,有理由相信那講稿不是黨的安排。孟晚舟在那幾分鐘短講中,先感謝可敬的大法官 Holmes 在整個司法過程中展示的公正,然後她說:「我也欣賞控方的專業,和加拿大政府對法治的維護(I also appreciate the Crown for their professionalism, and the Canadian government for upholding the rule of law)。」這句話如果不是真心的,我實在想不到她為什麼要講出口,變相跟「救」了她的「黨和祖國」唱對台戲。

孟晚舟獲釋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事實早已充分證明,這是一起針對中國公民的政治迫害事件,目的是打壓中國的高技術企業。」華春瑩又說,對孟晚舟所謂「詐欺」的指控純屬捏造,「美國、加拿大所作所為是典型的任意拘押。」說白了,中共就是罵美、加政府為流氓綁匪。

然而孟晚舟卻當着全世界面前,第一時間感謝加拿大法院,讚揚加拿大政府「維護法治」,豈非打了外交部的臉?孟晚舟到底在想什麼呢?我看不透,也許需要鄧炳強這類「讀心術」專家才能找到線索。

康明凱回到加拿大,甫下機,第一時間與妻子擁抱,無需發表演講,卻喜形於色。反觀孟晚舟女士回到祖國,下機後只能遙望丈夫站在老遠向她揮手,然後便要馬不停蹄朗誦「家鄉的溫度讓我心潮澎湃、難以言表」、「祖國,我回來了」等對白,數度哽咽。午夜夢迴,她會不會掛念異國他鄉的兒子,以及三年來貼身追蹤她的腳環呢?

 

原刊於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