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1/3 - 15:56

【專訪】不為所動愧對自己、已有受傷準備 — 80 後泰國示威者的進化

半小時前,H 從無想像過,警方會使用武力驅散他們這些和平示威者。

半小時後,她與友人在曼谷街頭狂奔,躲避肆意向民眾射擊的水炮車。

10 月 16 日,四面佛附近的巴吞旺十字路口氣氛變得不一樣。那是政府頒布緊急令的第二晚,昔日大型商場林立、備受遊客歡迎的市中心大街,如今聚滿示威者,人潮看不見盡頭。他們佔據路口,與防暴警員對峙。

廣告

藍色水噴灑那刻,前線民眾以雨傘抵擋,場面一如去年香港。恐懼的叫喊聲不絕於耳,身在戰線中段的她們驚慌失措,只懂拔足逃走。相反,一個又一個年輕抗爭者與她們擦身而過,逆流而上朝前線勇敢邁進……

2020 年 10 月 16 日,泰國示威,警方以水炮車鎮壓示威者。
圖片來源: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 年 10 月 16 日,泰國示威,警方以水炮車鎮壓示威者。
圖片來源: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房間裡的大象

「年輕人的勇敢讓我感到羞愧。」H 是一名 80 後打工仔。自今年 7 月新一輪街頭抗爭,她參與大大小小多個集會,高舉三指手勢、呼叫「巴育下台」等不同口號,要求解散國會、修改憲法、停止打壓政治異見,並改革君主制。

她特別喜歡「封建倒台,人民萬歲」( Down with Feudalism, Long Live the People)這句口號,「每當聽到,我都會不自覺地起雞皮。」H 分享,大家還有一個更粗俗更直接的口號:「 I Hear Too」:「i-hia」是泰文的粗口,「Tu」是巴育的暱稱,意即「幹你巴育」。

「巴育只是泰王認可的一種威權展現……如果沒有君主制,我們可能會過得更好。」H 認為,巴育只是腐敗制度裡其中一個齒輪,君主立憲制才是一連串問題之始。她主張廢除君主制,思想走得很前,但同時深知人們未準備好面臨如此巨大的變革。「因此,我認為現時最好的方法是改革君主制,將其重新納入憲法。君主應該遠離政治,王室的財富應受公眾監督。」

H 自學生時期已有上述想法,但一直藏於心中未敢與他人討論。王室議題在當地一直都是「房間裡的大象」,問題顯而易見,人民卻避而不談。除了因為那條架在頭上的「冒犯君主罪」,當地人從小就被教導要尊敬和愛戴王室,就算王室做錯,也不能公開討論或反抗。

與許多同齡的人一樣,H 受過高等教育,一直深知國家存在許多嚴重問題,卻因工作及生活而安於現狀。反抗政權並不容易,還是隨波逐流扮作看不見那隻大象為妙。畢竟,政治問題無法宣之於口,總好過日常生活無法糊口。

學生們對此卻不以為然,不但私底下討論王室,更開始在日常生活表態反對,例如拒絕向王室歌曲致敬。當地戲院每當播放電影前,都會奏出讚頌王室的歌曲,在場人士都需肅立致意。可是,近年愈來愈多年輕人選擇坐在原位作無聲抗議,一股反抗思潮,正悄悄地萌芽。

舉動雖小,卻意義非常。除了要面對社會壓力及旁人目光,若被「篤灰」更可能會面臨法律風險。「幾年前,這種行為是極其不可想像。直到最近我才鼓起勇氣反抗。」H 雖然思想「激進」,卻一直無膽量參與。說到這裡,她不禁再感到無地自容。

2020 年 10 月 26 日,泰國反政府示威者戴著防護裝備,正遊行往德國駐曼谷大使館。(Photo by MLADEN ANTONOV/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 年 10 月 26 日,泰國反政府示威者戴著防護裝備,正遊行往德國駐曼谷大使館。(Photo by MLADEN ANTONOV/AFP via Getty Images)

被奪走的未來

如此巨變,一切源於 2019 年 2 月那場選舉。

那次是她的第三次投票。過去面對紅黃之爭的舊政治格局,H 一直覺得無候選人可以代表她的聲音,所以只是盡公民責任投下「白票」。直到「 未來前進黨」劃空出世,讓她看到希望,並將自己神聖一票投予他們。

「未來前進黨」立場鮮明,關注勞工、種族及 LGBT 等不同社會問題,成功吸納新一代支持。H 讚揚:「(時任黨魁)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看到困擾國家的種種弊病,並尋求改革。他們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給我希望的政黨。我強烈地感到,他們的觀點引起年輕一代的共鳴,我相信他們當選就會兌現諾言。」

同年大選,該黨一舉躋身為國會第三大黨,惟未來得及兌現諾言,翌年 2 月就被勒令解散。這次政治打壓,成為壓跨泰國政府的最後一根稻草,積壓多時的民怨終於爆發。不滿的學生相繼走上街頭。

一個人反抗當然危險,但當十個、百個、甚至成千上萬人集結時,大家就變得更安全。數月的抗爭,讓社會史無前例地關注及討論王室議題,同時亦成功感染愈來愈多人支持改革。

如出一轍的打壓

「年輕人富有創造力,能跳出框框思考,不怕打破禁忌。相反,許多老政客及保王黨仍停留在舊思想框架中,開始無法了解發生什麼事。」由年輕人主導的時代革命席捲全國,情況就如去年香港一樣。H 過去一直留意香港事態發展,覺得泰國與香港的軌跡,有著許多相似之處:年輕人率先對體制感到失望,政府卻漠視他們訴求,並加以打壓。

暴政打壓如出一轍,政權的爪牙亦不惶多讓。她坦言對香港警方的「殘暴行為感到厭惡」,無獨有偶,泰國抗爭者都會稱當地警員為「狗」。H 解釋:「他們只是按政府指示行事,我深信有些軍官並不同意這些命令,但他們沒有勇氣站在人民一邊。」

人民公僕令人失望,親政府媒體更不斷發放假新聞抹黑示威者,無中生有稱他們「收美國錢」,更說有港人到當地指揮抗爭;保王黨更屢次穿起黃衫,成群結隊試圖傷害參與示威的學生……種種歪理與暴力,儼如「香港2.0」。

H 激動地說:「這班 Minions(泰國人對黃衫人稱呼)無邏輯可言,他們罔顧事實,無腦得令人難以置信……明明是軍政府與中共過從甚密,並向中共學習如何打壓異見,他們卻說示威者勾結外國勢力。」

2020 年 11 月 1 日, 泰王和王后問候大王宮外的王室支持者。
圖片來源:Jack TAYLOR / 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 年 11 月 1 日, 泰王和王后問候大王宮外的王室支持者。
圖片來源:Jack TAYLOR / AFP via Getty Images

面對未來的覺悟

隨著示威者直指王權這個禁忌,親政府人士多次威脅要對學生們使用暴力,她擔心 1976 年法政大學大屠殺恐怕會重演。「基於泰王過去不穩定的行為,我們擔心他可能會作出愚蠢的決定,例如下令屠殺示威者。」

那夜,泰警多次出動水炮車驅散示威者,又拿盾牌、警棍追趕學生。H 與友人逃離其間,遇到一名全身染上藍色的前線抗爭者。「那時我才意識到警察在水炮中加入化學物質。我之前曾聽說過在香港發生這種情況,但我從無想過會發生在泰國,一切都是超現實。」

半年前,大概無人想過曼谷會遍地開花戰火不熄;半年後,大家都在想如何能在這場抗爭做得更多。

當晚她輾轉反側無法入眠,至今仍猶有餘悸。經歷過種種從無想像過的事,她說,只要有能力一定會繼續在各方面參與抗爭,並且已有受傷的準備。

「掌權者正以各種方式破壞我們國家,事到如今,如果無人阻止就沒有回頭路。現在時機已經成熟,如果我仍不為所動,我會愧對自己。」

1976 年 10 月 6 日,泰國法政大學發生大屠殺,圖為安全部隊要求學生手放頭上趴在地上。因抗議前獨裁者他儂(Thanom Kittikachorn)偷回泰國,當時約 1 萬名學生聚集在法政大學,而泰國政府則允許安全部隊入校鎮壓,有學生被強姦、鞭屍、私刑至死。根據官方數字,鎮壓造成 46 人死亡、167 人受傷、3000 多名學生被捕,然而幸存者表示,死亡人數應是百人。
圖片來源:美聯社 via Getty Images

1976 年 10 月 6 日,泰國法政大學發生大屠殺,圖為安全部隊要求學生手放頭上趴在地上。因抗議前獨裁者他儂(Thanom Kittikachorn)偷回泰國,當時約 1 萬名學生聚集在法政大學,而泰國政府則允許安全部隊入校鎮壓,有學生被強姦、鞭屍、私刑至死。根據官方數字,鎮壓造成 46 人死亡、167 人受傷、3000 多名學生被捕,然而幸存者表示,死亡人數應是百人。
圖片來源:美聯社 via Getty Images

文/休班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