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從無國籍難民到多大學生會長 Chemi Lhamo:望有一天回西藏,信所有苦難有限期

2019/2/15 — 22:38

圖片素材來源:Chemi Lhamo instagram

圖片素材來源:Chemi Lhamo instagram

加拿大著名學府多倫多大學的世嘉堡校區(Scarborough Campus),早前舉行新一屆學生會選舉,就讀神經科學及心理學系的 22 歲西藏裔女學生 Chemi Lhamo 當選新一屆會長。

不過在選舉結果出爐後短短幾日間,有過萬名中國留學生在網上聯署抗議,指控 Chemi Lhamo 與組織「自由西藏(Free Tibet)」關係密切及主張藏獨,要求取消她的當選資格。同一時間,Chemi Lhamo 的個人社交賬戶,亦被上千個相信來自中國內地的留學生留言謾罵,繼而有不少來自港、台的學生留言反擊,令這本來的一場學生會選舉,頓時成為一個主權及民族爭議的輿論戰場,甚至引起國際媒體關注 .... 這一切,Chemi Lhamo 始料未及。

Chemi Lhamo 接受《立場新聞》電話專訪時承認,雖然她沒有實質證據,但從種種跡象看來,她相信針對自己的抗議浪潮,是有中國組織在背後策動的。

廣告

「在今次選舉之前,我已當了整整 8 個月的學生會副會長,什麼都沒發生過,現在突然發生的一切,真的令人感覺是有組織在背後指使,」Chemi Lhamo 表示,「很搞笑,我做了副會長這麼久,從來沒有隱藏我的主張,過去也辦過不少活動,但從來沒有人問過我的政治立場。」

令人懷疑事件涉及中國政府或大使館在背後施壓的,還包括在競選期尾聲,有一名 Chemi Lhamo 本身已認識的內地同學,突然以很不自然的口吻問她:能否草擬一份支持西藏獨立的聲明?「真的很奇怪,簡直就像他是被人脅迫去傳送那訊息給我。」

廣告

除了聯署和留言攻擊,上周亦有學生親赴學生會辦公室,要求覆核選舉結果。學生會為了安全起見,暫時關閉了會室幾天。Chemi Lhamo 透露,雖然她未有遭到任何直接的攻擊或威脅,近日倒是收過幾次操普通話人士的電話滋擾,也有人致電後一味大聲播放紅歌,不過 Chemi Lhamo 聽不懂普通話,一笑置之。

除了活躍於多倫多的藏人社群,Chemi Lhamo 過往曾聯同法輪功學員到中國在海外校園設立的孔子學院抗議,近年亦多次參與和港、台社運人士合辦的圓桌會議,討論關於言論自由、自決、民主等議題。Chemi Lhamo 亦從不諱言自己的藏人身份,甚至多年來,她每個星期三都會穿上藏人的傳統服裝 Chuba 生活,都從未遇到有中國同學表現敵意。因此 Chemi Lhamo 更相信,今次的打壓,很可能是中國政府衝著她過去政治參與而來。

Chemi Lhamo Instagram 圖片

Chemi Lhamo Instagram 圖片

*     *     *

在 11 歲移民加拿大之前,Chemi Lhamo 是一個住在印度的無國籍難民。她祖父母在 1959 年隨同達賴喇嘛流亡。在硬繃繃的國界下,她一家無論流落哪處,都是個他者。

「每當有人問我:『何處是你的故鄉?』,我都還有掙扎 — 有時我會說是印度,但印度不賦予我公民身份;有時我說是西藏,但當他們問我西藏是什麼樣子時,我答不上來,中國大使館也不會發簽證讓我回西藏 .... 反而是這種被視為外人的經歷,令我更想了解自己族人的文化 — 西藏的文化。」

Chemi Lhamo 憶述,當她剛移民加拿大時,班上好不容易有一個來自西藏的男生,正當她為找到一個同鄉朋友而滿心歡喜,明明懂得說藏語的同伴,卻皺著眉問她:「你可以不要說藏語嗎?我是說英語的。」

「我不知道那是一種怎樣的狀態 — 是羞愧?還是內疚感?我不知道。但我就是發現,原來真的有些西藏年輕人,不願意說自己的語言,就彷彿有種一定要說其他語言的壓力。」

當時才 12 歲的 Chemi Lhamo 因為這種身份的不安感,遊說父母搬回去一個藏人聚集的加拿大社區就讀高中。她亦是從那時開始,在當區的藏人群體接觸到藏文、西藏文化和佛教,並投身於藏人社會運動。

Chemi Lhamo 記得有一次,她參與社區一個帶老人家去郊遊的活動,當時有個老人指著遠方,興奮地說,啊,那邊看起來好像西藏呢。

「我現在回想也會心裡一沉 — 這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到底西藏是什麼模樣?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西藏?西藏是不是像電影和相片中看到那樣?」

Chemi Lhamo 自言,她從藏人老人身上學到的,不只是西藏的文化和歷史,更多是西藏人的價值觀和智慧,就像是先考慮別人再考慮自己、尊敬長輩、知道負面的情緒和事物都是源於無知 ....

「我從這些價值觀獲得很多力量。我越了解自己的文化,我就變得越有自信。」

「我經歷過當一個無國籍難民的生活,我看見父母的掙扎,別人覺得我懂得說這麼多種語言很棒,但我常說這既是祝福,也是詛咒,」Chemi Lhamo 道, 「當一個移民並不容易,但這種掙扎造就了我。我自豪且響亮地談論西藏民族,正是因為這身份賦予我力量。」

「就算我在學生會選舉中,亦經常強調代表性(representation),因為對像我們的人而言 — 被邊緣化的、權貴聽不見的人,我們都需要自己的代表,需要被賦權。」

Chemi Lhamo Instagram 圖片

Chemi Lhamo Instagram 圖片

*     *     *

不論今次事件是否有中國政府在背後策劃、針對,今次 Chemi Lhamo 因在西藏問題上的立場而引起如此大量中國留學生抗議,以至有人反擊中國學生,支持西藏獨立,都反映著與民族主義緊緊扣連的身份政治。

Chemi Lhamo 自言,一向都不會往自己身上貼任何標籤,有時甚至會很理想地希望生活在一個無國界的地球,但她也不願批評別人的民族主義。

「每個人都有權相信自己的真相,每個人都有很複雜的過去,我也有自己的觀點。但我下一步想做的,就是去和這些人溝通,嘗試聆聽他們,『你為什麼會這樣想?你對故鄉有什麼想像?』」

記者問 Chemi Lhamo,其實你支持西藏獨立嗎?Chemi Lhamo 沒有直接回答,但她認為,其實西藏有很多問題,像是表達自由、宗教自由、基本人權,都很需要大家認真去處理 — 獨立不獨立,主權不主權,不是她最關注的問題。

「我對西藏的願景,和我對整個世界的願景是一樣的,就是西藏人可以和加拿大人擁有相同的權利,有表達自己的自由、宗教自由,免於政治壓力的自由。」

「我不只是希望西藏人擁有這些權利,也希望香港人、台灣人、東突厥人,全球 6 千萬難民和所有人都享有這些權利。」

不少人認為中國近年越趨集權,異見人士和少數民族面對控制、打壓有增無減,就連香港的言論、結社自由也越收越緊。

Chemi Lhamo 說,她也聽聞香港在 2014 年雨傘運動後面對社運低潮,年輕和年長一輩之間的矛盾似乎無法疏解,但她想寄語港人:千萬、千萬不要放棄 — 正如她也不會放棄一樣。

「我從西藏文化中學到一個概念,就是無常 (impermanence),所有事物都有一個限期,我相信所有的苦難最終都有一個限期。」Chemi Lhamo 笑道,「我希望終有一天,我可以穿著我的 Chuba,回到西藏去。」

Chemi Lhamo Instagram 圖片

Chemi Lhamo Instagram 圖片

 

文/梁凱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