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0/26 - 15:32

【專訪】被指圖謀傷害王后或囚終身 — 泰國學生領袖的天真、決心與恐懼

圖片素材來源:圈圖相片由受訪者提供、Thai PBS、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片素材來源:圈圖相片由受訪者提供、Thai PBS、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供僧衣節是泰國一年一度的大型節慶,王室成員會走訪各地岀席儀式。10 月 14 日,接載素堤達王后的車隊前往寺廟途中,駛經示威者聚集的路口。眾人舉起抗爭的三指手勢,聲嘶力竭叫喊著口號,沒有衝擊。車上的王后面露微笑,神態自若地與在場人士揮手。

沒人想到,泰國政府以此為由,宣布首都曼谷進入緊急狀態。在場的學運領袖 Francis J. Bunkueanun Paothong,成為被通緝一員,面臨示威浪潮以來最嚴重的控罪 —「圖謀傷害泰國王后」 — 罪成或會終身監禁。

更教人意外的是,Francis 選擇主動到警局投案,堅信公平審訊會證明他清白。他重申,自己並沒有打算傷害王后或王室任何人。

廣告

「在這個案件,我甚或會失去我人生所有、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但我必須相信,保持希望才能繼續前行。所以,只要我還能呼吸,我會一直保持著希望……」他在警署門外如是說,期間多次停頓拭淚。

也許,這是個天真的賭注。

學運領袖 Francis J. Bunkueanun Paothong (Photo by 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學運領袖 Francis J. Bunkueanun Paothong (Photo by 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堅持而來的希望

身型魁悟的 Francis,説話不徐不疾,架上金絲幼框眼鏡,予人一種溫和敦厚的感覺。怎麼看來,都不像年僅 21 歲學生。

他精通多國語言,是當地名校馬希竇大學(Mahidol University)的高材生,主修國際關係。生於中上階層家庭,排行第二,家人是他的政治啟蒙。Francis 自小喜歡分析事物,不時與家人討論政治議題,長大後開始探索自己的政治思想,擁抱自由主義。

他一直希望在大學推動政經討論,讓更多同學關心社會。不過,這個想法大抵過於理想。泰國社會一向較為保守,市民盡量少談政治,他身邊的同學普遍都是政治冷感。Francis 為實現這項目標,多次試圖在校內成立學生政治組織,可惜孤掌難鳴。

後來,他加入成立不久的「未來前進黨」。泰國多年來在軍事政變及大型示威的更迭中度過,人民經歷不自由的選舉遠遠多於自由。面對周而復此的舊政治格局,「未來前進黨」立場鮮明,高舉反對軍政府就追求公平選舉的旗幟,成功吸納一班年輕支持者。

2019 年 3 月大選,該黨一舉躋身為國會第三大黨,惟未夠一年就被勒令解散,黨魁及部份黨員更被剝奪政治權利十年。

Thai PBS 提供相片

Thai PBS 提供相片

一場 DQ,令年輕人的變革夢落空。

人民覺醒關心政治需要契機。這些契機,往往是因絕望和失望而來。不滿的年輕人渴望聲音被聽見,他們走上街頭示威,以行動表達不滿。Francis 順勢在校內成立學生聯盟 Coalition of Salaya Students,團結關心政治的學生,並與其他院校組織活動及快閃集會。堅持多時,他總算聚集到一群戰友。

示威浪潮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一度回歸沉寂。直至流亡柬埔寨的異見人士懷疑「被失蹤」,人民怒火重燃,展開新一輪遍地開花的抗爭。示威者提出「三大訴求」:解散國會、修改憲法,並停止打壓異見人士。及後,學運領袖 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 宣讀 10 項宣言,呼籲改革君主制,矛頭直指國內碰不得的禁忌 — 王室。

Francis 強調,他們並非要廢除王室,而是要改革和監督有關制度,透過建立一個對民選機構負責的君主政體、限制君主干預政治,以及削減王室預算等措施,確立真正的君主立憲制。

究竟是泰王哇集拉隆功(Vajiralongkorn)失德,還是巴育政府的種種濫權,導致這班從小就被教導愛戴王室的民眾群起反抗?

「我當然憎惡某些政治人物及官員的行為,但我不會將國家面臨的種種弊病全盤怪罪於某人。事實是,這個國家在腐敗的體系上運行,體制內的人開始失去人性。日前警察對待示威者的殘酷行徑,就可見一斑。」

2020年10月16日,被指圖謀傷害王后的 Francis 主動到警局投案,並在進入警局前與好友相擁。(Photo by 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6日,被指圖謀傷害王后的 Francis 主動到警局投案,並在進入警局前與好友相擁。(Photo by 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功成不必有我

十月開始,學生領袖逐一被捕,隨即失去自由。仍然在外面的領袖愈來愈少,遭警方通緝的 Francis,不但無「留有用之軀」,更選擇自投羅網。回想當時情況,他直言感到困惑、害怕,「但如果我甚麼都不做,才是最壞決定。」他一再引述偶像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的名言,「我們唯一值得恐懼的,是恐懼本身。」他說,最欣賞羅斯福家族的決心與智慧。

難道他沒有想過,自己今後可能再也無法呼吸自由空氣,無法再參與這場運動?難道他不擔心,學生失去領袖會群龍無首?

他明言,是次學運受香港「無大台」抗爭形式的啟發,社運領袖不再是領導者,每位示威者都可以參與通訊軟件 Telegram 及 Facebook 投票,決定下一步行動。他形容,領袖只是協助示威者對外的「傳聲筒」,任何人也可以補上,故主動或被動「離場」都不會阻礙抗爭進程。

Francis 直接面對恐懼,孤注一擲投案,換來是保釋,姑且鬆一口氣。然而,政府依舊未有正面回應訴求,示威持續升溫。他形容現時泰國抗爭就像「香港2.0」,暫時仍傾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方式,但不代表他們不會將行動升級。

「如果你在幾個月前問我,我會說泰國需要堅持非暴力。但我們應因時制宜,面對當局濫權,我們在抱有理想主義的同時,亦必須務實尋求可行的方法。」面對軍方的絕對武力,無人知道勇武抗爭能否撼動政權,但至少為抗爭者提供多一個選擇。

「正如香港的勇武(violence)抗爭亦有其根據,他們需要釋放憤怒和不滿的情緒,同時亦要盡一切努力才能實現目標。無論他們是否選擇非暴力的道路,我認為都有必要兩條腿走路。」

「一旦站在槍口前,你就不會考慮寬恕,你將盡一切努力生存,這就是人性。人民有權使用一切必要的手段使自己擺脫目前面臨的壓迫,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原來他也有激昂之時。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兩地光影重疊

示威者每日快閃示威、在街頭舉起抗爭手勢,甚至撐起雨傘抵擋水炮車……這些影像對於經歷反修例運動的港人而言,既熟悉又陌生,紛紛透過網絡隔空聲援,標注#standwiththailand。有人形容,這是「奶茶聯盟」盟友間的「幫拖」。

今年四月一場中泰網路輿論戰,令香港、台灣及泰國網民結成盟友。Francis 認為聯盟可以由虛擬走到現實,十月一日中國國慶,他就與一群示威者到中國大使館,聲援香港、台灣及維吾爾族人,並唱起《願榮光歸香港》,「我相信國際民間自救,這就是奶茶聯盟,也是世界各地的其他基層組織應該做的事。」

他不諱言,香港面對擁有強大經濟及軍事力量的中國,情況比泰國更惡劣。奶茶聯盟之間的羈絆,不單是一個組織,而是一個理念—對民主自由的堅持與信念。「香港、台灣及泰國各自書寫自己的故事,在危難中互相扶持,大家才可以繼續戰鬥,永不消亡。」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文/休班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