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8/6 - 20:36

【專訪】軍政府下爭自由 泰國學生領袖 Ford:年輕人看不到未來 極權必須在這一代終止

炎熱的夏日,眾人穿著黑衫,戴上黑口罩,部分人甚至戴着紅豬嘴和黃頭盔,汗流浹背地聽著台上的大學生演講。年輕的學生領袖在台上提起風雨飄搖的 2014 年,也提到充滿動盪的 2019 年,聲嘶力竭地呼籲眾人對抗獨裁政權,台下的聽眾回應,一同舉起代表民主訴求的手勢。

畫面儘管似曾相識,但這裡不是金鐘,也不是維園,而是曼谷老區民主紀念碑廣場。

23 歲的 Tattep Ruangprapaikitseree ,別名 Ford,是上月泰國示威站台的學生領袖之一。Ford 擁有粗眉大眼,青靚白淨,留著斯文的短髮,就讀泰國最著名的朱拉隆功大學,主修政治科學。當你 Google 他的名字,出現的第一個結果,很可能就是他與另一名男子在眾目睽睽下擁吻的相片。

廣告

Ford 與 James 在泰國的國會裡,眾目睽睽之下擁吻,引起網民熱話。
圖片來源:Facebook

Ford 與 James 在泰國的國會裡,眾目睽睽之下擁吻,引起網民熱話。
圖片來源:Facebook

去年 12 月, LGBT 運動人士到泰國國會要求《民事伴侶法案》容許同性婚姻,Ford 於是與男友 James 在國會擁吻,其後被泰國保守人士在 Twitter 多番攻擊他們不尊重傳統價值,事件更引發網上熱論。訪問時,Ford 聽到記者提起此事,便掩嘴偷笑起來,似是有點自豪,「那只是一個象徵式示範,我們也想不到會成為熱話」 。

當時,Ford 發文指自己不是在反對獨裁,而是代表 LGBT 人士去反對保守的社會指標;到現在,他又成為了社運組織「自由青年」(Free Youth)的秘書長,從 2019 年末開始,帶領了自 2014 年軍事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反獨裁示威。

「奶茶聯盟」、#nnevvy、小熊維尼

過去一年,泰國熱烈討論國內的 LGBT 法案,正經歷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對此自然了解不多。當時,港人對泰國的了解大概只停留在 JJ Market、水上樂園和《出貓敢死隊》。直至發生 #nnevvy 事件後,香港才突然與泰國多了一層名叫「奶茶聯盟」的友情。

今年 4 月,泰國男演員 Bright 留言稱讚女友「真好看像個中國女孩」,女友留言「What?」,其後回應另一名網友問今天什麼風格時,她回答「台灣女孩」,隨即被內地網民斷定是支持台獨,引發「小粉紅」出征攻擊兩人的 Twitter 帳號。泰國人、台灣人與香港人則合作以笑圖(meme)一同反擊,尤以泰國人的幽默回應最令人深刻,令不少香港示威者對泰國人好感大增,視之為國際陣線友好,又戲稱三地同樣以地道奶茶出名,結為「奶茶聯盟」。

「台灣是個國家」,Ford 當時也在 Twitter 以英文寫道,「我希望有一天香港也能成為民主政體,We stand with Hong Kong」,然後轉推了一張有關小熊維尼的 meme。

Ford 表示,他一直視台灣為夢想中的政體,稱讚台灣總統蔡英文貼地、聽民意,但他直言,以前根本不會關心香港政治,「我只知道香港好像是 part of China」。直至 2016 年,黃之鋒獲邀到朱拉隆功大學參與曼谷學運 40 周年座談會時,被泰國拒絕入境,才令 Ford 開始留意香港。他其後與男友在 Netflix 觀看紀錄片《黃之鋒:熱血青年 vs 超級強權》,看到香港 2014 年的雨傘革命,還有去年開始的反送中運動新聞,才驚覺香港人原來同樣在追求一個民主社會。

「我們開始很同情香港人」,Ford 說,「還發現了泰國與香港學運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泰國示威者裝扮成電影《哈利波特》的角色,在曼谷老區民主紀念碑廣場。
圖片來源:LILLIAN SUWANRUMPHA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

泰國示威者裝扮成電影《哈利波特》的角色,在曼谷老區民主紀念碑廣場。
圖片來源:LILLIAN SUWANRUMPHA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

哈利波特與消失的...未來

泰國立憲不足 100 年以來,發生了足足 12 次政變,人生經歷至少一次政變似乎成為了泰國人的「共同回憶」。

出生於 1997 年的 Ford 與其他泰國年輕人一樣,經歷過 2006 年及 2014 年的軍事政變,看著泰國政治就像連續劇般,多次提前大選、宣佈大選無效、繼續大選、奪權推翻,重複的戲碼每隔數年又再上演。

泰國前陸軍上將巴育(Prayuth)在 2014 年發動政變,從前首相他信(Thaksin)的妹妹、首相英拉(Yingluck)手中奪權,他信派系再次輸給軍政府,twice。軍政府罷免了原有的國會,再修憲規定上議院議員必須由軍政府委任,巴育於是毫無懸念地「被選為」泰國的首相。政變發生後,泰銖迅速貶值,軍政府於各地實施夜間宵禁,所有電視台和廣播電台停止播放正常節目,僅能播放軍方的內容。本地企業看見政治不穩,紛紛將資金轉移到國外,引發全國經濟大衰退。

「泰國多次政變令經濟根本不能夠正常運作,尤其是工人階級的子女和剛畢業的大學生,我們大多找不到工作,當然感受很深。」Ford 說。

今年泰國示威爆發後,軍政府的里恩東少將(Rientong)生氣地在 Facebook 發起「消滅未來計劃」,呼籲「泰國藍絲」拍攝示威者的大頭照,以追蹤身分後集結成黑名單,再促請公司、醫院、政府部門及教育機構不要錄用示威者、或讓其入學或提供獎學金。

發起「消滅未來計劃」的里恩東少將官方圖片。

發起「消滅未來計劃」的里恩東少將官方圖片。

「別誤以為新世代有任何價值。他們只是愚蠢的塵污」,里恩東少將在帖文這樣寫道,然後加上一句叫示威者不要再瘋狂舉報他的帳號,「有種就把你全名發給我」。

年輕是原罪,被權貴追擊,爸爸不怕搞社運影響名校兒子原本一片光明的未來?出身泰國基層家庭的 Ford 平淡回應:「我們本來就看不見未來。」他形容,在獨裁政權之下,很多年輕人根本想像不到 5 年後、10 年後,他們會在哪裡,「沒有未來的人,你能怎麼樣消滅我們的未來?黑名單?小事一椿。」

在發起「消滅未來計劃」之前,獨裁政權早已「消滅」了年輕人的未來。

本年初,軍政府正式宣佈解散「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未來前進黨」是 2018 年成立的改革型政黨,由「高富帥」年輕商人塔納通(Thanathorn)帶領,吸引了不少年輕首投族投票,初次參選便一舉拿下國會 500 席中近 90 席,成為第三大黨。去年,軍政府指控塔納通貸款 1.91 億泰銖給自己的政黨,涉違反《政黨法》,儘管塔納通辯稱政黨法只禁止超過 1 千萬泰銖的「捐款」,而沒有明文禁止「貸款」,但受軍政府影響的法院最終下令解散「未來前進黨」,塔納通等人亦被判禁止參政 10 年。

軍政府再次打壓年輕人的「未來」,觸發大批年輕人以快閃示威抗議。本年 3 月,示威浪潮因肺炎病毒疫情而一度平息,但 6 月時,流亡柬埔寨的泰國異見人士旺差倫(Wanchalearm Satsksit)懷疑遭綁架而失蹤,令民怨再起。

圖片來源:LILLIAN SUWANRUMPHA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LILLIAN SUWANRUMPHA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

Ford 所屬的「自由青年」組織在 7 月 18 日發起了「自由青年行動」(#FreeYouthMovement),約 3000 人參與曼谷的行動,屬 2014 年以來最大型的反政府示威。其後幾乎每隔數天泰國示威便「各區開花」,在曼谷、清邁府、烏汶府、萬佛歲府、馬哈沙拉堪府、呵叻府,甚至在紐約和倫敦都有聲援泰國的行動。

另一邊廂,世上打壓手法也萬變不離其宗,儘管泰國當時已連續 9 周沒有本地確診個案,軍政府仍然再延長限聚令,Ford 因為組織示威,與其他約 12 名學運領袖被控違反防疫緊急狀態令,即將面對耗時多月的審理程序,而泰國政府暫未有拘捕其他參與示威的人。

政府呼籲年輕人留家,美言年輕人要「幫忙父母做家務」,於是年輕人便直接拿著碗碟在示威廣場,表演一邊示威一邊洗碗。

示威者又在廣場唱起《哈姆太郎》主題曲,把歌詞改成「最美味的食物就是納稅人的錢」,學哈姆太郎般奔跑。數日後,又舉辦《哈利波特》主題的示威,指控獨裁者才是最可怕的「佛地魔」,示威者穿上霍格華茲長袍用「魔法」趕走獨裁政權,一同舉起《飢餓遊戲》的反極權手勢。

不少人更明言因受到香港社運的啟發,拿出白紙、黃頭盔和紅豬嘴當示威道具,甚至參考了港人的五大訴求手勢,舉起三隻手指,代表了三個民主訴求:解散國會、停止打壓異見人士、修憲中止軍方權力。

在 8 月的《哈利波特》泰國示威中,有示威者拿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示,也有人舉起「跨性別與其他人一樣也是女巫/巫師」。
圖片來源:Lauren DeCicca / Stringer / Getty Images

在 8 月的《哈利波特》泰國示威中,有示威者拿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示,也有人舉起「跨性別與其他人一樣也是女巫/巫師」。
圖片來源:Lauren DeCicca / Stringer / Getty Images

先反獨裁,後有經濟?

「重奪未來」成為今次示威浪潮的主旋律,泰國從以往的黃衫軍與紅衫軍的「顏色之分」,變為由年輕人主導學運的「世代之別」,學生的參與比其他年齡層更為明顯。Ford 認為,要重奪未來必須解決國內的兩種不平等,分別是權力不平等和財富不平等。

「泰國有一人獨攬大權,他不用工作,卻掌握所有社會重要結構的控制權,腳下 99% 的人每天都為生存而掙扎,但卻只有微薄的薪水。在泰國,主權從來不在於民,所以我們首先要有民主,之後才可以改善經濟。」Ford 說。

然而,當經濟成民主的起點與目標,「反獨裁」還是否運動的核心價值?

根據聯合國數字,中國在 2019 年是泰國的最大進口國,以及第二大出口國,兩國的商貿合作非常緊密。去年 12 月,「未來前進黨」的改革派領袖塔納通也因貼出與黃之鋒合照後,被駐泰中國大使館發文狠批他意圖破壞中泰關係,嚇得塔納通趕急澄清自己「擁護一國兩制」、「支持港人根據基本法選行政長官」、「支持和平的民主訴求」,並且與黃之鋒劃清界線。

即使是在泰國勇敢反極權的改革派,也未必敢得罪中國,Ford 可有想過與香港結盟的代價?

「你所說中國給泰國的利益,只是給『泰國精英階層』的利益,平民是享受不到的。」Ford 說。「我們反而見到的只是中國的獨裁,還有他們在香港和台灣做過的事。縱使有些在國會的投機者不願譴責中國,但我相信在極權之下的小國家應該互相支持,團結一致。如果有一天,我成為了一個重要地位的人,我也仍然會譴責中國的獨裁行為。」

示威者在晚上集會中齊開手機燈,形成一幅漂亮畫面;超過 2000 人今天在曼谷舉行反政府集會。
圖片來源:Anusak Laowila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示威者在晚上集會中齊開手機燈,形成一幅漂亮畫面;超過 2000 人今天在曼谷舉行反政府集會。
圖片來源:Anusak Laowila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國際關注少    Ford:現在認輸還太早

Ford 表示,示威的創意主題不是「自由青年」以大台身份發起,而是由眾人各自在 Twitter 、Facebook 提出,但創意示威成功引起更多關注和支持。事實上,今次行動推手之一的學運領袖 Parit Chiwarak 也曾在 2016 年表示,泰國學運的問題是不及香港示威多元及具創意。時至今日,泰國人利用流行文化的示威主題,成功令泰國示威在外媒版面佔一席。

然而,泰國政治動盪多年,不論是 1976 年法政大學大屠殺時,還是其後數十年多次的反獨裁運動,泰國得到的國際關注都遠不及中國六四屠城,及香港民主運動只花一年便得到的聲援及平反,泰人更加不像港人般得到英美加澳的移民自助餐。面對軍政府這個強大的國家機器,要用《哈利波特》、《哈姆太郎》、《飢餓遊戲》來達成三大訴求,似乎遙遙無期。

「國際關注少的確會有點沮喪,我明白香港人面對的是更大、更嚴重的政體問題,但希望國際也可以關注多一點泰國的極權情況。泰國人出國尋求政府庇護是難得多,國內不會讓活躍份子出境,必須先自行過境到柬埔寨、老撾。歐洲國家可能也因高風險而不收容我們。」 Ford 說。

面對襲斷國家武力的軍政府、國際的冷漠態度、外媒貪新厭舊的慣性,泰國人年輕人又是否有升級行動的強硬準備,以血和傷口來吸引外國人關注?

「我們只會以和平遊行的方式升級」Ford 堅決地強調「和平」二字,對他來說,保留創意的和平示威模式可以避免民眾遭檢控。「第一階級是施壓令政府遂步答應三大訴求,第二階級是徵集更多捐款和資源延續運動。」 他樂觀地說,群眾的壓力能令保守派願意妥協,他稱有原本不願修憲的國會議員,也因群眾壓力變得態度軟化,「我相信三大訴求是可能的」。

但對於移民歐美,Ford 則覺得離開的想法奇怪。「現在認輸還太早,我已經準備好全力對抗獨裁政權,突然離開不是很荒謬嗎?」Ford 形容每天花了三分之一時間在籌備行動, 另外三分之二時間在擔心運動。「我早知道泰國的民主運動不會一步登天,已經準備好這場運動會持續 5 至 10 年,去對抗泰國的結構性問題。」

對香港,Ford 似乎很直接地聯想到黃之鋒和他的 Netflix 紀錄片,「黃之鋒說過一句話,Time is on our side,我認為要再加上一句在後面,就是我們要行動令時間加速,成功的日子才會加快來到。我的心與香港人同在,現在看起來或許很難,但自由與民主是值得花每一刻抗爭的事,極權必須在這一代終止。」

同樣炎熱的夏日、同樣穿戴黑衫和黑口罩、同樣拿著沉默抗議的白紙。

Ford 最後再補上一句:「奶茶聯盟一起加油吧。」

圖片來源:
LILLIAN SUWANRUMPHA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
LILLIAN SUWANRUMPHA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