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尼泊爾女孩困於「月經小屋」危機四伏 為何立法亦未能禁止?

2020/10/5 — 16:00

即使有些尼泊爾女生不用被困在「月經小屋」,但研究發現全部受訪的西部地區女孩都有被不同程度的月經習俗束縛。(國際培幼會提供圖片)

即使有些尼泊爾女生不用被困在「月經小屋」,但研究發現全部受訪的西部地區女孩都有被不同程度的月經習俗束縛。(國際培幼會提供圖片)

女孩被逼面對被毒蛇侵襲、强暴、燒炭取暖致死等危機

「月經。」

若你在香港提起這個詞語,或許會引來大家尷尬的目光;但在世界上一些地方,說到「月經」,換來的可不止尷尬,而是恥辱、嫌惡與恐懼!月經對你來說,又是甚麼呢?

廣告

月經是每位女性與生俱來的特徵、象徵生命的延續。據統計,每個女性一生中平均會有三千日在月經伴隨中渡過,但每個女性的月經故事都稍有不同,她會生暗瘡,我會有經痛,她又可以安然無恙。

先考考大家,你覺得月經會為女生帶來甚麼?

廣告
  1. 新生命
  2. 經痛
  3. 輟學
  4. 死亡
  5. 以上皆是

讓我們來看看尼泊爾女孩的經歷,一探究竟。

在尼泊爾女孩的故事中,月經帶來各種負面影響,更會招致死亡。雖然尼泊爾於 2005 年已立法禁止將女孩困在「月經小屋」,但在西部偏遠地區,情況仍然猖獗。每一天都有女性被逼在荒涼小屋隔離,每年都有數宗女性因被蛇咬、燒炭取暖致死等悲劇發生,此外,由於害怕被歧視,許多女性亦會遭遇虐待或強暴而未有舉報事件。

問題根源不在於法例 在於思想

調查顯示尼泊爾中西部 14 至 19 歲女孩中,有近 77% 仍會在月經期間被隔離,當中六成人知道這個習俗是違法。一項 2018 年的研究更揭露「月經小屋」問題是「刻意造成」,即使小屋被拆除,當地居民依然會想盡辦法把女孩困住,更會用衛生安全情況更惡劣的牧屋作替代。

為何尼泊爾人對「月經小屋」如此執着?尼泊爾人大多信奉印度教,相信月經是「不潔」、有辱神明之物,來經女孩接觸到神明、食材、水源和家中男性成員都會為家庭帶來厄運。因此,來經的女孩會被逼獨自在離家甚遠的小屋隔離。法律難以箝制思想,在偏遠山區,即使立法強制亦難以確保村民不會偷偷犯規。

世界各地都存在「月經羞辱」

尼泊爾女孩來經時的遭遇正正反映「月經羞辱」(Period Shaming)這個現象。「月經羞辱」指女性因月經而受到他人的批評,甚至羞辱。由於女性地位低微,大眾對這個生理現象亦缺乏相關知識,來經女性自然成為攻擊對象。不少女性因來經而自信心受創,更有可能為了逃避批評和嘲諷而不敢上學、不敢為自己的權利發聲,從而增加她們輟學、早婚、早孕、前途受阻、面對不公平對待的風險。

事實上,除了尼泊爾,世界各地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月經羞辱」。以 18 歲的東非烏干達女孩葆琳(Pauline)為例,她曾經因經期不適在學校暈倒,被送進醫院。回到學校後,她不但得不到關心,反而被男同學排斥,社區的流言更指她被詛咒。葆琳承受了極大心理壓力,父母只好幫她轉校。這都歸咎於烏干達的社會文化,女性在社會不被尊重,小男孩在大人身上有樣學樣,學校又沒有灌輸正確觀念,以致男生缺乏對女同學生理不適的理解。

小孩很容易受到成人影響,尤其是師長,但在長年知識貧乏、缺乏生殖健康教育的地區,師長自身又有沒有能力應對孩子在青春期的煩惱呢?2019 年末,在非洲肯尼亞的一條村落,一名 14 歲的女孩在來經時不小心弄髒了校服裙,老師不但沒有關心女孩的需要並幫助她擺脫窘境,而是在一眾同學面前指女孩很「骯髒」,並要求她立即離開課室。事件讓女孩大受打擊,不知如何是好,陷入了情緒低谷。回家後,即使母親盡力安撫女孩,女孩仍在母親外出打水時輕生了。

聯合國人口基金東非及南非區域辦公室研究發現,非洲不少民族傳統仍認為月經不潔,甚至禁止女孩在月經期間觸碰自己的陰部,認為會污染神聖的水源。

聯合國人口基金東非及南非區域辦公室研究發現,非洲不少民族傳統仍認為月經不潔,甚至禁止女孩在月經期間觸碰自己的陰部,認為會污染神聖的水源。

「月經貧窮」只是個貧窮問題嗎?

「月經貧窮」我們可能都聽過,即女性無法負擔購買衛生用品的費用,使她們要以其他用品代替或是減少更換衛生用品的頻率。全球共有 23 億人缺乏基本衛生服務,27% 人口家中沒有洗手設施,相比起來,女性缺乏衛生用品好像顯得不太重要?然而,這個問題帶來多種禍害,需要我們致力改善。在發達國家如南韓,就曾經出現「鞋墊女孩」現象,因女性衛生用品生產商決定大幅加價,低收入家庭未能支付起衛生巾的費用,女孩以形狀相似的鞋墊取而代之,令全國一片嘩然。在發達地區的月經貧窮尚且如此嚴重,更遑論在資源有限的發展中國家。在印度,只有 12% 女性在來經時有衛生用品可用,更多女性只能以舊布、灰、報紙等充當衛生巾。

印度女性在家庭和社會中都不被尊重,很多家庭亦不會花費讓女孩購得衛生用品,女孩亦不敢向家人求助。

印度女性在家庭和社會中都不被尊重,很多家庭亦不會花費讓女孩購得衛生用品,女孩亦不敢向家人求助。

很多發展中國家的社區中連廁所都沒有,女孩要在田中如廁,即使有簡陋的衛生設施,亦沒有供水系統以應付月經需要。

很多發展中國家的社區中連廁所都沒有,女孩要在田中如廁,即使有簡陋的衛生設施,亦沒有供水系統以應付月經需要。

「月經貧窮」的影響包括損害尊嚴、經期不便導致輟學、早婚、早孕、跨代貧窮,甚至受細菌感染而死亡等;普遍我們聽過的原因有貧窮、衛生用品價格高昂、物價高昂、物資短缺等,不過,問題更大原因是源於「月經羞辱」。

因社會大眾對生殖健康教育總是避而不談,將最正常不過的月經視為邪魔鬼怪,加上缺乏知識與對女性的關注,以致在生活以至政府決策中對女孩來經的需要視而不見,認為衛生用品非必需品,寧可把有限金錢用於別處,這些思想必須糾正。

你不可改變月經 卻可改變看待月經的態度

15 歲的尼泊爾女孩 Smriti 就嘗試改變自己的命運!Smriti 於 13 歲首次來經時被逼到鄰居家隔離 11 日,期間無法上學,亦不得與家中男性接觸,或者接觸水源等,令她苦不堪言。她清楚知道,為了女孩的福祉,這個禁忌必須被打破。她就從身邊人入手,透過分享自身經歷,從朋輩和家人着手,努力改變社會大眾對月經禁忌的想法。

月經的本質不會變,經痛依舊,暗瘡依舊,貧窮導致的問題許都不會一朝一夕可根除;但我們的思想絕對可變,我們要除去月經的污名,在社會中公開地、不羞怯地討論月經問題的處理方針,在學校開明地教導新一代正確的生殖健康觀念,在家中與孩子共同面對青春期首個挑戰。

國際培幼會在不同國家的社區推行多項措施,幫助女孩應對月經的需要,包括:於學校為女孩設立月經友善的房間,內設床鋪、洗手設備、垃圾桶、張貼宣揚正確處理月經資訊的海報等,為女孩及男孩提供生殖健康資訊及相關培訓,包括製作可循環再用的布衛生巾,讓女孩以正面及正確態度面對月經,也鼓勵男性參與和支持,共同改善未來社會風氣。我們亦在社區派發月經教育小冊子,增設更多月經友善洗手間及水井,派發衛生用品,並讓女孩成為社區政策倡議者,推動變革,使女性可以擁有一個安心自在的經期。

改變法例或需要好幾個有毅力及行動力的倡議者,要改變紮根多年的傳統思想卻需要一整代人的共同努力,您會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嗎?

培幼會在尼泊爾 25 間學校設立月經衛生間,讓來經女孩有地方休息之餘,也作月經教室之用。

培幼會在尼泊爾 25 間學校設立月經衛生間,讓來經女孩有地方休息之餘,也作月經教室之用。

男孩在參與在推動月經去污名化運動中舉足輕重,讓他們接受教育、參與製作衛生用品可以使他們親身理解身邊女性的需要,並可一起改變大眾對月經的看法。

男孩在參與在推動月經去污名化運動中舉足輕重,讓他們接受教育、參與製作衛生用品可以使他們親身理解身邊女性的需要,並可一起改變大眾對月經的看法。

 

了解更多 www.plan.org.hk

(標題為編輯改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