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

彭定康:自由世界要建立中俄俱接受的世界秩序

末代港督彭定康撰文指,自由民主世界正面對一項挑戰﹕在保留自身價值的同時,重建一套俄羅斯與中國都樂於接受的世界秩序。他認為,美國應為其他國家提供一個願景,搞好內政如抗疫、經濟的同時,聯同自由民主國家合力協助被中國和俄羅斯欺壓的國家。

彭定康在 Project Syndicate 撰文題為〈再次捍衛自由世界 (Defending the Free World Again)〉,指奉行自由民主的國家面臨的巨大挑戰,在於如何重建一套中國和俄羅斯接受的世界秩序,同時又能捍衛其信奉的價值。彭定康直指,美國總統是自由民主國聯盟曾公認的領導人;如今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取替不相信盟友的前任總統特朗普,拜登現應與發達國家結盟,聯手向世界展現普世自由價值。

彭定康認為,1989 年柏林圍牆倒台、其後蘇聯瓦解,對於自由世界是一場勝利。彭定康指,國際政治間現已鮮有聽聞「自由世界」一詞。該詞甚至被過度使用,淪為國家宣傳工具;但他定義的自由世界,是由主張自由民主體系,及運行社會市場經濟的國家合作而成,並體現在公平選舉、憲制上達權力制衡、法治、言論和宗教自由等。這些自由民主國家以聯盟方式合作,而非屈服於「巨大而會欺凌的鄰國 (big and bullying neighbors)」。

他指,如今自由世界面對的,是建立一套世界秩序──一套俄羅斯和中國樂意接受的秩序;問題是如何異同並存。

彭定康引用美蘇冷戰時期,美國曾被認為須帶頭向其他國家提出一幅「正面和有建設性的世界」的願景,這正是現任美國總統拜登的施政挑戰。

彭定康為拜登勾勒如何先「治國」繼而「平天下」(the international agenda starts at home),即拜登應先戰勝疫情、拯救國內經濟、平復國內種族分歧,以重整美國的尊嚴,繼而與其他發達國家結盟,又應向貧窮國家提供免費疫苗和援助可持續發展經濟等;而非像中國般讓他們因為投資可疑 (questionable) 的項目導致負債累累。彭定康提出,自由民主國理應出手,協助被中國和俄羅斯欺壓的國家。

彭定康又寄語,捍衛自由民主的最好方法,是在國內國外,憑「勇氣和自信心」實踐自由民主。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