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安倍時代的序幕:日本政壇史回顧

2020/9/19 — 13:16

菅義偉

菅義偉

【文:羅清風】

引言:十五年政壇風雲 (2006 年至 2020 )

九月十六日,安倍晉三正式卸任日本首相,並由原任內閣官房長官、新當選自由民主黨總裁的菅義偉接任,同時結束了安倍第二次政權的八年執政。在戰後七十年間的日本,能主政超過五年的首相實在不多,在安倍之前便是小泉純一郎 (2001 年至 2006 年出任首相),小泉退任後安倍第一次任相僅一年多,之後福田康夫及麻生太郎也先後任相僅一年左右。

廣告

2009 年自民黨於當年眾議院選舉慘敗,終結了戰後五十多年的最大黨地位,被迫交出執政權。民主黨的鳩山由紀夫入相只有八個月,因處理美軍駐日普天間基地搬遷問題失當請辭;接任的菅直人上任九個月後,遇上「三一一大地震」及福島核事故,引發民主黨地方選舉連敗,不得已要辭職,由野田佳彥接任,直至 2012 年自民黨重奪眾議院多數,再度上台執政。由 2006 年至 2012 年的六年間,首相好像走馬看花,換來換去,政策難以有連貫性,另外民主黨三位首相自身的危機處理能力不足,執政四年間令到內外分崩離析,無法保住政權。

安倍在 2012 年的回任,掀起一陣旋風,自民黨在翌年的參議院選舉重奪多數,結束了六年多兩院分別由不同政黨主導的格局,以及結束上述的政壇亂象,順利實施「安倍經濟學」,拓展日本的價值外交,尋求修訂憲法以及順利舉辦東京奧運。原本安倍計劃延任至 2021 年任滿才離任(見註 1),但舊疾復發迫使他提早卸任,亦觸發一場提前的總裁(首相)繼任人選舉。

廣告

沒有安倍的安倍內閣:舊員為主的菅義偉政府

繼承總裁、首相大位的菅義偉對大部分而言可謂寂寂無名,一來他原任的內閣官房長官職責類同美國白宮發言人,較少機會涉足內政外交事務,雖然他在安倍 2006 年第一次任相時曾任總務大臣,主管地方政制、資源及郵政,變相他的政策立場不明顯。另外他的派閥色彩淡薄,有異於自民黨長年的派系政治主流,令其任相機會較小(見註 2),能擊敗兩大派系的首領(岸田文雄及三度競選總裁的石破茂)不可不謂奇跡。但因為自民黨現在需要一位過渡首相,領導日本全國抗疫及順利舉辦被延期的東京奧運,以求為明年眾議院選舉奠基。無派系的菅義偉可以延續安倍政策,又暫時穩定各派系的力量,實為上佳選擇。

菅義偉組建的內閣,用人上以沿用安倍時代舊人為主,麻生太郎(副首相兼財務大臣)、茂木敏充(外務大臣)、梶山弘志(經濟產業大臣)、小泉進次郎(環境大臣、小泉純一郎之子)、橋本聖子(退役運動員、奧運事務大臣)、萩生田光一(文部科學大臣)等人均留任原職,上川陽子、田村憲久及小此木八郎三人再度入閣出任舊職;河野太郎則由防衛大臣轉任規制改革事務大臣,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接任內閣官房長官。而新入閣的成員有四人,野上浩太郎出任農林水產大臣,平澤勝榮出任主持福島災後重建的復興大臣,井上信治出任新設的 2025 年世界博覽會事務大臣。

世家派閥的政治:岸信夫的家世

最引人關注的新內閣成員是現年六十一歲的防衛大臣岸信夫,令眾人驚訝的是他家世淵源深厚,安倍晉三正是其親兄長。那不禁奇怪為何二人使用不同姓氏?他們的外祖父為人稱「昭和之妖怪」的前首相岸信介,曾經在二次大戰時的偽滿政府任職,戰後曾定為甲級戰犯的疑犯。後來獲釋出獄,復出加入自民黨,先後任自民黨幹事長及外相,1957 年至 1960 年任相。他的生父佐藤秀助,原姓岸秀助,被招贅成為佐藤家的婿養子而更姓。信介出生之後過繼至本家,而其本生三弟即是 1964 年至 1972 年的首相佐藤榮作。

因為偶然機遇,小記者安倍晉太郎結識並迎娶了岸信介長女岸洋子,二人生育三子,次子為安倍晉三,幼子為岸信夫。由於洋子長兄岸信和無子,安倍夫婦就以幼子出繼,故二人同父不同姓。安倍晉太郎娶妻後,轉投政壇,歷任內閣官房長官、外相,與日後出任首相的竹下登與宮澤喜一並列八十年代的日本政壇三領袖,形成一個跨越三代、三姓(岸家、佐藤家及安倍家)的政治世家。因岸信介、佐藤榮作和安倍晉三先後任相,故有「一家三宰相」之說。

當然日本自民黨的派閥政治有世襲、通婚文化不甚出奇,除了上述提及的小泉進次郎,例如福田康夫是 1976 年至 1978 年任相的福田赳夫之子,其妻貴代子為外相櫻內義雄之女;麻生太郎本人的遠祖乃「維新三傑」之一的大久保利通,外曾祖父為昭和初期的元老重臣牧野伸顯,外祖父為戰後五任首相(1948 年至 1954 年)的吉田茂;夫人千賀子乃 1980 年至 1982 年的首相鈴木善幸之三女。這等種種究竟是如昔日的政治通婚,或是機遇巧合,或未可知,但彼此之間,形成一個龐大的政治網絡。

小結:日本國防外交政策的未來走向初析

如果嚴格說,岸信夫有世家無派閥,他沒有從屬於自民黨某一派系,如其兄安倍出身的平成政策研究會、麻生的志公會、前外相岸田文雄的宏池會(見註 3),但他有沒有一個外交、國防政策傾向?筆者認為是有的,這是大家都注意的中國關係(也是假才子先生一文所關心)。安倍的中國方針,將會在留任外相的茂木與出任防相的信夫得到延續,特別是首相菅義偉缺乏相關經驗,二人的主導權從而更大。當年安倍再度拜相後的外交政策調整,即是重新提升美日同盟,連結東南亞,淡化和北京的關係。單說一例便可知,去年新天皇德仁即位,美國總統特朗普成為第一位到訪與天皇會晤的國賓。河野太郎任外相三年(2017 年至 2019 年)頻繁外訪,雖受批評過多浪費,卻是對結好中東多國與南韓有成果。

而岸信夫的外祖父岸信介當年得到美國的開恩獲釋,復出任相後馬上訪問已經播遷台北的蔣介石中華民國政權,致力堅固反美親台的方針,並一直延續至佐藤榮作任期末段。當 1971 年 7 月美國總統尼克遜突然公開美國與共產中國的接洽,他本人翌年出訪北京,及後又不反對共產中國加入聯合國,這一場「乒乓外交」此舉引起東京暗中反彈,視作為華盛頓繞過東京直取北京偽「越頂外交」。自民黨內部有更多聲音施壓要求和北京建交,促使佐藤請辭,引發延續十五年(七、八十年代)的黨內鬥爭「角福戰爭」(見註 4)。原任自民黨幹事長田中角榮因支持和北京友好,成功坐上首相大位,決定先發制人,並在九月與北京建交(即《中日聯合聲明》)。此後歷任首相均延續與北京的關係,即使親台的福田赳夫任相也是如此,簽訂了《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當時東京的心理和華盛頓類同,見北京和莫斯科分歧(中蘇決裂),借北京制衡莫斯科,迫使蘇聯妥協。

但即使斷交,自民黨親台勢力不衰,因此台北和東京仍然在不得罪北京的情況下保持友好,1975 年蔣介石去世時岸信介、佐藤榮作赴台弔唁,岸信夫本人在年初蔡英文成功連任後親自赴台致賀,乃至 7 月李登輝逝世,前首相森喜朗率團弔唁致祭。當然這不代表北京接受、同意或高興,只可無奈默視。

展望將來,在未來一年東京和北京的外交關係只會和而不好,先是北京的外交戰狼在實踐上頻繁失利,開罪多國,東京自然不舒服;二來習近平訪日計劃因疫情延緩,若明年五月或之前不能訪日,可以推測有取消的可能,因為之後便是東京奧運和眾議院選舉;三來中美角力,東京想夾在中間,不免要左右逢源,以維繫美日軍事同盟所帶來的安全保護網,同時能有助順利由中國轉移部分產業回流日本。

 

註 1:自民黨總裁一般三年一任,可以連任一次,2017 年改為兩次,故間接限制首相任期。當然如果現任中途離任,接替者任期則需完成餘下任期。今回菅義偉接任,任期只有一年。

註 2:菅義偉在 1998 年加入前身為田中派的平成政策研究會,旋因不支持領袖小淵惠三出任自民黨總裁而退出,之後近 20 年均無加入任何派系。

註 3:自民黨的派系除有正式名稱外,亦有以現任派系會長之名稱呼的慣例,如平成政策研究會現由竹下亘(曾任復興大臣,1987 年至 1989 年首相竹下登之弟)領導,故稱「竹下派」;同樣宏池會亦稱「岸田派」;麻生太郎領導的志公會為「麻生派」,如此類推。

註 4:「角福戰爭」分別指田中角榮及福田赳夫二人主導的派系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競爭角力,他們同時在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崛起。佐藤榮作原先希望由兄長的政治承繼人福田接任,但田中派系勢力增長遠超佐藤所能控制,不得以要舉行總裁公選。在第一輪投票,有五位眾議員競選,他們之後在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先後成功出任首相,即田中、福田、三木武夫(1974 年至 1976 年首相)、大平正芳(1978 年至 1980 年首相)及中曾根康弘(1982 年至 1987 年首相)。田中和福田順利進入第二輪投票,田中在三木派和大平派支持下入主相位,同時展開兩大主要派系角力。之後的八十年代,不論誰人任相,缺乏田中或福田其中一派均難以維繫政權,其中一例即是 1979 年大選福田企圖復出任相,引發「四十日抗爭」,大平在田中支持下才保住相位。但此不和令眾議院翌年被迫解散,大平亦因在備戰期間急病去世,引發選舉另類效應。自民黨大勝,由大平派的繼承人鈴木善幸接任首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