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加泰隆尼亞人的日常抗爭 再思香港前程

2020/8/27 — 13:4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Lunch To】

安德森 (Benedict Anderson) 於《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中,指出陌生人能夠築成共同體 (communities)1,是因為他們藉着閱讀及使用相同的語言文字,以之為大家的共通點,逐連結彼此,最後形成一個民族。巴塞隆拿球會 (Futbol Club Barçelona) 能夠成為加泰人的共同體,正正是球會以共同語言和日常生活經驗為載體,連繫加泰人的族群身份。這種透過日常生活展現及維持民族想像的手法,如畢利希(Michael Billing)提出的「平庸的民族主義」(Banal Nationalism)2,是「俗庸、平淡和日常的」民族主義,在不知不覺間融入了大眾生活,成為日常意識和行為中自然存在的一個重要的部分。

2015年紀錄片〈齊築巴塞夢〉(Barça Dreams)緝錄了巴塞隆拿球會的成立與發展歷史。片中除了描述巴塞球會的史實外,更帶出巴塞主場——魯營球場(Camp Nou)如何成為加泰人獨立抗爭的媒介、球會使用甚麼語言建構出加泰人的民族想像。巴塞球會、魯營球場,乃至球會的會徽、比賽和球衣等,都持續不斷地「舉旗(flagging)」,並提醒加泰人「我們是誰」的信息。本文盼從加泰人日常的抗爭,再思香港前程。

廣告

魯營球場 — 加泰人獨立抗爭的媒介

魯營球場 (Camp Nou) 從一個私人球場,變成一個抗爭的媒介,讓巴塞球會、巴塞球員和球迷盡情地揮動加泰星旗,自由地表達獨立訴求。每逢賽事進行至17分14秒,巴塞球迷便會引吭高歌加泰獨立的歌曲,同時呼喊加泰獨立的口號,以紀念1714年,巴塞隆拿城主權落入西班牙手中的歷史。在2014年9月13日的西甲比賽中,巴塞球員披上以加泰隆尼亞星旗設計的作客球衣,表示支持加泰獨立。2017年5月,巴塞球隊公開支持加泰隆尼亞舉行獨立公投。儘管西班牙憲法法庭判決公投違憲,也不能阻擋加泰人逃離西班牙人統治的決心。同年9月12日歐洲聯賽冠軍盃 (UEFA Champions League) 中,巴塞主場對戰意大利班霸祖雲達斯 (Juventus F.C.),主場球迷高舉並大叫「歡迎來到加泰隆尼亞共和國 (Welcome to the Catalan Republic)」;而10月1日巴塞主場迎戰拉斯彭馬斯 (UD Las Palmas) 的西甲比賽,正值加泰獨立公投的日子。由於警察暴力干擾投票,巴塞球隊申請延期比賽,卻被西班牙職業足球聯盟拒絕。聯盟指,巴塞若不出賽,將以0:3直接判負,外加聯賽積分倒扣3分及罰款。球隊高層與全隊商議後,開賽前25分鐘終於決定:比賽如常,但將空場進行,以抗議西班牙警察的暴力。巴塞球隊主席巴杜姆 (Josep Maria Bartomeu) 對媒體說:「我們決定參加比賽,但不開放球迷入場,這並非出於安全的考量,而是為了讓世界知道加泰隆尼亞發生了甚麼。3

廣告

球迷在魯營球場不斷地舉旗提醒加泰人關於「巴塞就是加泰」和「不論是甚麼國藉的球員,只要你是巴塞球會,就是加泰人民的一份子」的論述。這種日常的習慣被加泰人不斷加強及再現。通過不停地顯示和標記,「巴塞就是加泰」的意識形態已融入加泰人的生活,成為他們意識中自然存在的部分。因此,巴塞每場比賽都是加泰人「表演」的機會,而魯營球場就是他們「公共的表演場地」。民族主義不再只是血淋淋的、嚴肅的議題,而是能夠從每週的體育賽事中得到體現。一場運動競賽也不再僅是技術上的比拼和積分榜的計算,背後更是加泰人身份的榮辱鬥爭。昔日戰場上的短兵相接,沒有嗚金收兵,而是遷移到今天的綠茵場上,繼續兵戎相見。

說加泰隆尼亞語的球會 — 巴塞隆拿

巴塞球會成為加泰人的身份象徵,甚至是共同體,因其與加泰人分享著共同的歷史,體驗著共同的經歷,也使用著共同的語言。語言承載了民族的智慧和文化。倘若加泰人不堅持以加泰語作日常書寫和溝通的媒介,便很容易在不經不覺間被西班牙語取代。1939年,西班牙內戰結束後,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的法西斯獨裁政權打壓並瓦解了加泰人的身份認同,包括禁止人民說加泰文,並強行用西班牙國旗的兩支柱,取替巴塞會徽上加泰隆尼亞旗幟的四支紅柱。球會的名稱也被勒令改成西班牙文‘‘「Club de Fútbol Barcelona」’’。被消滅了語言的加泰人與失去了名字的巴塞一樣,同樣失去了身份。為了紀念這段歷史的創傷,巴塞將內戰時期被西班牙軍隊炸得粉碎的辨公室殘骸和獎盃碎片重新煉製成一座雕像。若說加泰人的身份被獨裁政權摧毀得支離破碎,那麼巴塞將殘骸和碎片重新修補,就是將記憶重組,尋回並確立自己的身份,以共同歷史 (shared history) 建構加泰隆尼亞人的民族想像。

畢利希指俗庸的民族主義是涵蓋思想習慣,使民族觀念得以再現,而這些習慣皆不可從日常生活中消除4。換言之,「民族」是從日常的公民生活中構建、顯示或搖旗出來的。與人溝通是我們最日常不過的習慣,而語文就是我們的工具,也是組成文化身分認同不可或缺的元素。曾效力巴塞的英藉球員連尼加 (Gary Linker) 於《齊》指:「當你了解到球會的歷史,你會知道當時巴塞是唯一在佛朗哥統治期間,仍能說自己『母語』的地方。巴塞幾乎可以說是代表加泰隆尼亞。」1921年,巴塞將加泰語定為球會的官方語言,並以「‘‘Mes que un club’’」(翻譯:巴塞不只是球會)為球會的口號。1999年,巴塞更以加泰語編寫該會會歌 〈El Cant del Barça〉。球迷也會以加泰語‘‘「Barça」’’和‘‘「Blaugrana’’(紅藍軍團)」稱呼巴塞。《齊》亦提及球會初期已受大量球迷愛戴,座無虛席的情境比比皆是。由於當時座位的數量不夠,很多球迷甚至會坐在球場的圍牆上觀賞比賽,出現一排人站立觀賽的背景。而由於「背影」一字的加泰語是為‘‘「Culés」’’,故當地人便為球員冠上‘‘「Culés」’’的稱號,這種叫法沿用至今。1992年,巴塞奪得歐洲聯賽冠軍盃(UEFA Champions League)冠軍,被譽為繼世界盃和洲際盃後最有價值的獎項。當球隊回到巴塞隆拿與球迷慶祝時,教練和球員向加泰人大喊:「Long live Catalonia! Long live Barça!」、「Citizens of Catalonia, the Cup is here!」等口號。情境有如軍隊凱旋歸來,以共同語言與國民一起慶祝。加泰語不僅是巴塞球會的口號,甚至連非加泰人或西班牙藉的教練和球員都會以加泰語與國民溝通

時至今日,儘管足球在全球化下不再是一國之事,但每當我們查閱巴塞球會的資訊,總有大量加泰語的出現。巴塞依然以加泰語作為第一語言,透過語言時刻喚起民族「我們是加泰人」的意識,堅拒令加泰語消失。由此可見,加泰人和巴塞球會將民族主義融入至日常生活中,不斷提醒加泰民眾自身的獨特性、與西班牙人的分別。日常語言也變為不可或缺的媒介,提醒著他們的身份意識。

加泰人的日常抗爭 給予我們的啟示

Mes que un club,巴塞不只是一所球會。巴塞承載了加泰人悲傷的歷史,兩者面對共同的命運、有著同一種語言,巴塞從中而建構出加泰人的民族想像,成為他們想像的共同體。巴塞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亦都透過球會和球迷反覆再現和加強,變成了加泰人的日常意識中,自然存在、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近年,香港社會動盪,飽歷風霜。佛朗哥打壓加泰語的行徑,好比廣東話被政權打壓;西班牙警察暴力地干預公投,也好比香港民主派初選被騷擾和刁難的情況。外來文化影響語言本是平凡不過的事,譬如粵語中的「便當」源自日語「弁当」、「的士」源自英語「taxi」、「咖啡」源自法語「café」等,但我們不會認為這些外來語取代了粵語中的某些字彙,反而我們較常認為它們豐富了我們的語言,能夠更準確、神似地摹述事物。然而,「中國特色的語言」卻侵蝕了我們粵語中的字彙,抹去了香港用字言簡意賅的特色。例如:「釋出善意」取代了「示好」、「故意殺人」取代了「謀殺」等;另一方面,粵語中的字彙變得千篇一律,失去韻味。例如:「優化」取代了「改良」、「改善」; 「打造」取代了「塑造」、「興建」等。耳濡目染下,香港人不知不覺間忘記了我們原本的語言。正如前文所述,語言承載了民族的智慧和文化,是建立身份認同不可或缺的因素。若果香港失去了自身語言的獨特性,則難以維持香港人的身份。香港人要學習加泰人堅持使用加泰語,將廣東話融入生活,包括在工作上書寫的文字,還是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訊息,都需要時刻保持警覺,堅拒令廣東話消失,提醒我們是香港人。

此外,加泰人除了走上街頭抗議外,也將足球比賽場地化為表達訴求的地方。觀視香港,縱使我們現時無法走上街頭,但我們仍然有很多事可以做。「限聚令」能限制我們出入的自由,但總不能限制我們個人意識,譬如光顧與我們理念相同的店鋪、觀看同路人的電影、支持我們的球隊⋯⋯慢慢將我們的日常生活化為載體,鞏固香港人的身份,讓民族主義同樣不是血淋淋的學說,而是在無形中融入大眾的生活,變成日常的意識。香港人應學習加泰人堅守信念,借鑑加泰人日常的抗爭,擇其善者從之。

1. Benedict Anderson,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London; New York: Verso, 2006).

2. Michael Billing. 1995. Chapter 5 in Banal Nationalism: Flagging the Homeland Daily. SAGE Publications Ltd. 

3. 韋遒彌(2017)。〈「巴塞萬歲!加泰隆尼亞萬歲!」:一支球隊與百年抗爭〉。《端傳媒》。

4. Michael Billing. 1995. Banal Nationalism. SAGE Publications Lt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