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泰國回看香港,更顯部份人的不堪

2020/10/19 — 10:13

圖片來源:JACK TAYLOR/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JACK TAYLOR/AFP via Getty Images

《官不官人不人》

是非在人心,不分官或民。
權勢豈能移,名位豈能淫。
正道竟如妄,歪理竟如真。
信知公議在,堪鄙謬論陳。
去取機算導,行藏利慾熏。
濫權資政暴,為惡任德沉。
看矣此時行,知矣他朝箴。
功過千秋記,榮辱百年心。
惜哉方寸地,哀矣渺微群。
官雖持作官,人已不成人。

過去一段時間香港發生很多事,令人最慨嘆的是竟然一個社會竟然可以去到如此是非不分。特別是當是非黑白是如此清清楚楚,當對錯是如此無可爭議的時候。思歪羊焗腸之流竟然可以繼續出來大放厥詞而面不改容,難免令人慨嘆香港社會竟然最短時間之內道淪喪到如此不堪!

廣告

對於某一些人,大家大致都知道他們的德性,也不會對這些人有期望,例如什麼思歪,痰餵豬、風向佳、葛假博,等等這些人;又或者好像假民主騙港聯盟那班奴才;又或如痰要沖那種永遠緊跟江湖大佬的土共。他們如何反應,會講什麼歪理,大家都預咗。到了今天,無論事物的道理是如何清楚,是非是如何明確,他們都已經沒有回頭之路了。

但往往令人感到最失望的,是理應有條件、也有理由可以講上一兩句真話,可以較為合理一點的那些人。例如部份長期得到香港人滋養,變成肚滿腸肥,肥頭耷耳的那些藝人,為何要做到這麼下作不堪?只是因為要搵食?只是因為要顧住大陸市場?

廣告

老實說,如果沒有香港人過去的支持,他們憑什麼有條件繼續搵食,他們又憑什麼去開拓大陸市場?就算要保持低調都算了,何需明顯只順着官僚及權勢的意志去講假話,甚至助紂為虐打壓香港人?香港尚幸有發哥、有葉德嫻,但為什麼這一類有社會影響力而又能夠秉持公道的藝人少得如此交關?

今天看到那一位泰國小姐及模特兒的表現,雖然只是很年輕,出道也不多久,但就連贊助合約都可以犧牲,拒絕屈服於唯利是圖的贊助商,這就更彰顯香港那些藝人的渺小及卑微了。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往往都只是藉口而已!

又例如香港那批警察,曾經一度以最高水平的專業標準作為發展目標,但只消幾年就可以完全淪為權勢的打手。過去一年多,三萬多警員多中曾經有過一個能夠表現出一點點的正氣嗎?好像一個都未見過!月前在白俄羅斯,在今天的泰國,就算在氣氛極度緊張,對立情況十分嚴重的情況下,仍然有紀律部隊表現出堅持真理的態度。香港那批警察,就可以說是「更無一個是男兒」了?

這兩天看到的另一些畫面,包括一個泰國的僧侶扣打防暴警察的車門要求他們停止,又有另一張據說是幾年前在斯里蘭卡有一位僧侶難掩內心的憤怒向警察展示粗口的手勢。香港的那些宗教界人士,特別那幾位在上位的所謂主教,有出現過這種行為嗎?似乎為政府鳴鑼開道的更多。而願意堅持講真話的,數來數去似乎只得陳日君樞機給少數神職人員。至於在香港所謂最能代表傳統宗教的佛教及道教組織,就更是不消提了,他們的腐敗就更是眾目睽睽了。除了依附權勢,他們還為香港社會的公義真理做過些什麼嗎?真的記不起!

至於香港那些高官,部份更可以說是不理賣相,明目張膽公然講假話,公然弄權,赤裸裸扮演權勢的代理人角色,迫害傳媒、迫佢香港電台、迫害公務員、迫害教育工作者而面不改容。這些人有部份曾經有往績可尋,部份人也曾經有個不錯的名聲。他們的淪落是在短時間之內,在公眾的目光中演化出來的。這一種以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或者今天只以佢阿爺的角度來表現自己,不正是活生生的墮落嗎?

在短時間之內要把靈魂賣給魔鬼,他們真的不知道自己內心的險惡?始終相信人在面對自己一人的時候,不會完全不警覺到自己的邪念。古語所謂「人必慎其獨也」就是這個意思。而且,不斷出於他們口中的歪理與謬論,也根本欺騙不了香港人,他們也自知沒有多少人會上當,看來他們也不會不自知自己只是在公然講假話。可能也只是不斷在說服自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矣。

官員公然講的那一套,都是劃一的版本,都是緊跟政府公開的說法。而在私底下,當他們無可避免也要與一些相熟的朋友碰面,或者有部份仍然裝模作樣要返教會的時候,他們又有另一套較為溫和的說法。但不同的官員,這一套說法其實也相當一致。可能說就算自己不如此做,也總會有其他人做;又叫朋友圈相信,讓他們來做,已經盡量把損害降低,諸如此類,諸如此類。可見這一套也是在他們官員圈子中統一了的演說邏輯。至於他們面對自己的至親時會如何解說,就不得而知了!

但以這種方式來統一口徑,或統一認知,不是正好說明了他們期望別人認知的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什麼意思嗎?

結論只有一個,他們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能做到如那位泰國小姐的香港藝人少得如此可憐,香港的演藝文化事業不但沒有進步,還要淪落至今天的地步,顯然也是事出有因了。香港的宗教組織及部份宗教領袖的人格淪落,終於演變至今日令宗教信仰越來越失去對人心的號召力,也是有跡可尋。至於警察被市民指為黑警,做官的變成過街老鼠,縱然令人感到有點慨嘆,但其實都不令人感到意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