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家書 neben Kantstraße

德國家書 neben Kantstraße

在德國讀書寫作的香港人。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nebenkantstrasseㅤMedium: https://medium.com/@nebenkantstrasse

2020/6/7 - 15:43

德媒對中共的輿論風向改變了嗎?

作者製圖(photo original source: tagesschau.de)

作者製圖(photo original source: tagesschau.de)

六月五日在 Tagesschau 讀到下面這則訪問,說實的,我有點驚訝。

"Das Gesetz zerstört Hongkong"

德國第一電視台訪問黎智英,象徵意義比內容要深遠得多。這代表著德國媒體對香港前途的關注,自年初因疫情冷卻以來,再度回升。而黎作為香港「勾結外國勢力」名人,Tagesschau 這類穩重的媒體不會不知,訪問對北京而言是個挑釁。

廣告

然而,我們可以說,德媒對中共的輿論風向已經改變了嗎?

印象裡,去年反修例時期,德國媒體對香港的注意和討論,相對於英語傳媒,表現出兩大特點:後知後覺,謹慎。

去年寫過幾篇關於德媒反應的觀察,也讓我得類似的印象。德國的「王道」媒體,一般都不會一面倒批評中共,總體可算「持平」。這種「持平」有時甚至是通過去掉一些「煽情」的部分。上年十一月時我是這樣寫的:

讀了幾個主流德媒,都不見有轉載「丘品創作」那條拍得清清楚楚的現場報道片段,就連Tagesschau 也只是文字加聲音報道。

或許,那是太暴力、太血腥了,難讓公眾直面面對吧?又或許,全球近日也是烽火連天(南美尤甚),香港的只是小事一樁吧?因此一一一一這一槍,也擠不進最重要的每晚八時報道裡,更遑論警員強闖各大學校園的新聞。

然而經歷半年,世界絕對轉了不止半回。

向來被不少留德港、台人駡的「德國之聲」(DW, Deutsche Welle)中文版 —特別是臉書上的「小編」 — 最近也好像變得「窩心」了不少。例如我們會見到這樣的「標題」:

然而,這只是中文用戶與編輯的事,不能證明德媒風向上有「基礎上」的改變。反之,傳媒訪問什麼人、討論的量與深度,才是更好指標。

黎智英的訪問,從內容而言,我認為是流於表面的。例如問到黎會否擔心中國官媒煽動對他的暴力情緒、對香港人移民的看法,而黎回應關於過去幾年新聞工作的變化(tagesschau.de: Wie hat sich Ihre publizistische Arbeit in den vergangenen Jahren verändert?)時,他的答案也只是集中在「賠錢」、「很難生存」等方面,一點也沒觸及更重要的層面:中共如何有系統地控制香港媒體生態,或是媒體自我審查問題等等。

誠然,香港因國安法問題,在德媒的能見到明顯回昇,但大家或者同樣感受到,德國政府明顯在冷處理香港問題。正如劉細良所說,與其說默克爾政府謹慎,不如說德國是要做appeasement policy的頭目。早前收幾個流亡人士(廖奕武、劉霞、黃台仰等 — 還未算數臭德國的艾未未)也不過是買贖罪劵,真正的所作所為不過在吃人血饅頭(見以下節目最初幾分鐘)。最近媒體雖偶有聲音,批評政府立場軟弱,也有政黨(FDP)在六四當天去柏林中國大使館外抗議(好像加起來也沒有二十人),但整體而言實是不成氣候。

早前資深媒體人傑斯引用 Bild《圖片報》總編希爾特(Julian Reichelt)大力批評習近平的公開信,來論證「德國的媒體已經醒覺」 (見 3 分 15 秒左右),似乎有點一廂情願。圖片報在發行量而言確是「德國第一大報」,但其報格只屬小報,從公信力、知識份子參與度、政策影響力等層面論,在德國可說是(或近乎)個零。港媒若要客觀審視德媒立場和風向,必需觀察其他媒「王道」媒體,才算不上是自 high。

(*Bild 一般也不譯作 painting,而是 picture、image。Painting 通常是 Gemälde、Malerei 的翻譯。)

簡單總結,說德國媒體已經轉向,甚至德國社會輿論已開始逼迫政府要強硬應付中共,於現階段言,是言之尚早。但是否已出現一些火苖?似乎是,但火花零落,吹灶者鮮,整體仍算無米難炊之局。

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