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港一段緣

2020/9/25 — 13:51

鄺頌晴、Gyde Jensen,圖片來源:Wir für Hongkong 影片截圖、維基百科

鄺頌晴、Gyde Jensen,圖片來源:Wir für Hongkong 影片截圖、維基百科

一直熱心關注香港議題的德國議員蓋延琛 (Gyde Jensen),早前與有「滑鼠娘娘」之稱、現於漢堡修讀博士的香港年輕社運人士鄺頌晴會面。

蓋鄺兩人年紀相差 7 載。前者在北德出生,後者在香港出生。她們倆卻巧合地在一歲之時,分別經歷了兩德統一和香港主權移交兩件世紀大事。在這牙牙學語的年紀,適逢出生地在歷史巨輪中的一次猛烈震盪,人們充滿希望,卻又為前途而憂慮。1990 年的德國,人們都對統一後的德國富有期許,卻又憂心經濟和政治上的劇變;而在 1997 年的香港,港人多盼望換了一面旗後明天會更好,又不禁憂心共產黨治下的香港,能否延續英治的光輝。

轉眼 20 多年過去,統一後的德國成為了歐盟最大的經濟體,吸引無數移民。然而東德還是比西德貧窮,也孕育了右翼種族主義;而中國治下的這顆東方明珠,從昔日的國際都會,變成今天外商紛紛卻步,港人爭相移民的悲情城市。德國和香港,似乎走了一條相反的路。

廣告

蓋延琛和鄺頌晴兩位年輕人,或許在柏林國會外的一抹斜陽下喝咖啡時,會互相問對方:假如我們換轉出生地,你會變成我,我會變成你嗎?要是鄺頌晴在德國出生,她會否投身政治,還是選擇在安穩的政治環境下追尋別的夢想?而蓋延琛假若是香港人,她有沒有這樣的勇氣,去對抗強權?答案永遠沒人知道。但肯定的是,她們倆各自的成長背景,啟發了她們對公義的追求,明白到物質不是一切,有尊嚴的人生才是最要緊。1989 年的西德和 1996 年的香港,都是安穩富裕的資本主義社會。然後歷史巨浪翻滾,把這兩艘船開到一個全新的方向。

也就是歷史的偶然,把蓋鄺兩位不相識,卻又對公共事務充滿熱情的人連在一起。原來在地球的另一端,有一位這麼像自己的女性,正在為公義而奮鬥。我預言 10 至 15 年後,她們將會在一個更大的舞台表現自己,今天的只是前奏罷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