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感恩節,真相極殘酷

2019/11/29 — 15:12

Jean Leon Gerome Ferris《The first Thanksgiving 1621》(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Jean Leon Gerome Ferris《The first Thanksgiving 1621》(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感恩節於我們總是距離太遠,那是關於火雞與南瓜派,大吃大喝,疏離的家人勉強團聚,荷里活電影常見情節。

記得唸大學時有位美國教授強調她從不慶祝感恩節,「那歷史相當血腥」。當時還以為她是不屑從俗之類(我是不好學的廢青,唸大學時只顧跑兼職,至今依然追悔),直到好些年後,終於恍然。

一般美國教科書說法:1620 年冬天,102 個英國清教徒為逃離荷蘭教廷的迫害,乘坐「五月花」號前往美洲新大陸,到他們期盼中的 New World 定居。然而半數人登陸 Plymouth 海岸後,因抵不住寒冷天氣而病死。

廣告

然後原住民印第安人及時出現,教導英國移民如何耕作捕魚;翌年 11 月,農產順利大豐收,英國人邀請原住民朋友一起聚餐,長達三天,分享快樂分享愛 — 這是一般人認知的「世上第一個感恩節」,純愛電影般幸福。

假如現實如此美好。
一如格林童話原型為充滿血腥的民間傳說,近年不斷有歷史與民族學家跑出來澄清:這不是事實之全部。

廣告

教科書沒告訴孩子的是,英國清教徒正式登陸 Plymouth 六年前,歐洲人已把天花帶到該處,殺死大量印第安人,所以英國人才能「因利成便」佔去土地。

那位拯救新移民於危難的 Wampanoag 族人,懂得說英語,是因為許多年前被賣到英國當奴隸,後來輾轉回到祖家,遇上英國清教徒,間接改寫美國命運。

形容那場跨種族秋祭饗宴為「首個感恩節」,也是不盡不實:原住民本來就會頻密地舉行慶祝收成儀式,每年六次,歐洲人也有類似習俗,所以當時未有所謂 Thanksgiving 的概念。

而吃過那一頓收成後,兩派居民只是和平了短短 50 年,後代開始敵對,1675 年最終爆發了著名的 King Philip’s War,Wampanoag 族慘敗,超過一半人口被殺,領袖 Metacomet 的頭顱遭割下,掛在當年英國人登陸的港口,而那天剛好是半世紀前,兩個族群聚首慶祝的秋收日 — 後來美國總統林肯把這日訂為感恩節,自此成為節日。

回到 2019 年。這一年的感恩節,世上的人大概懷著不同的心情。
美國人感激祖先活下來。印第安原住民繼續沉痛悼念,因為沒甚麼值得慶祝。

在遙遠的香港,人們感激有影響力的議會選擇在此刻結伴同行。
更應當感謝的,是以自由和公義之名,一直奮不顧身的一群,讓看來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終於發生。

11 月 28 日晚上,市民於中環發起「香港人權法案感恩節集會」。

11 月 28 日晚上,市民於中環發起「香港人權法案感恩節集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