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來到這個無能為力的世界,用盡了全力去奮鬥

2021/3/1 — 11:10

2021 年 2 月 28 日,曼德勒一名示威者被實彈所傷,被送往一個臨時醫療中心接受治療。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 年 2 月 28 日,曼德勒一名示威者被實彈所傷,被送往一個臨時醫療中心接受治療。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文:翁婉瑩】

2 月 28 日,緬甸不合作運動中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天,維安部隊在各大城市以實彈、橡膠子彈與催淚瓦斯驅趕追捕民眾

聯合國表示造成 18 人死亡;《The Irrawaddy》報導至少 15 人死亡,數千人被捕。緬甸 Facebook 使用者間流傳的名單 26 人。

廣告

這天是台灣 228 事件 74 週年,74 年後台灣成為民主體制成熟的國家,但鄰近的國家,許多人民依舊生活在暴政下的現在進行式,那是曾經品嚐過自由空氣後,令人窒息的暴政。

緬甸政變後,原本聲援泰國的「奶茶聯盟」,加入了緬甸,而中華民國台灣國旗也出現在仰光街頭,出現在民眾對抗維安部隊的簡陋拒馬之後。

廣告

台灣對於緬甸人的意義是什麼?

我自問了個自己都回答不出來的問題。在緬甸旅行寫作,我忙著對外張望一切,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被認作過日本人、韓國人與中國人,護照上詭異的「Republic of China」似乎讓我更容易通過軍事檢查哨。公司裡的清潔阿姨是一群緬甸華僑,她們會追蹤我的 Facebook 和緬甸旅行,這個老師又請假跑去哪個緬甸城市;上下班時阿姨們會用緬語跟我打招呼-這是我僅存的緬語程度。

在訪談或講座常被問到的問題是,「如何讓台灣讀者認識緬甸?」

對我而言,我透過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的著作認識緬甸。台灣與緬甸都曾有過被殖民、被掠奪的經驗。2015 年,我在北方小鎮卡薩讀完歐威爾的《緬甸歲月》結局,安靜地哭了起來,突然理解歐威爾不被東南亞世界接納的情緒,原來有人跟我一樣很外星人。

展開書寫的理由是,2014 年在緬甸佛塔許下的願望:「用繁體中文介紹緬甸。」如果繁體中文可以呈現不一樣的價值信仰。

台灣曾經歷的白色恐怖與國家暴力,目前正在「奶茶聯盟」國家進行中,香港、泰國、緬甸,撼動幾乎不可能動搖的體制,一群群人擁上,前排倒了,後排立刻接下責任。

緬甸詩人杜克門萊寫下兩句沒有標題的詩:

我來到這個無能為力的世界
我用盡了全力去奮鬥

瀰漫的煙霧,朝催淚瓦斯衝去的年輕人,帶著球拍與滅煙工具;

抗議者站在毫無抵抗能力的自製拒馬,對軍隊揮拳吶喊,唐吉訶德般的;

向軍隊哀求哭泣的老者,因為經歷過 1988、2007 年反軍政府運動的血腥鎮壓;

眾人抬起流血的手足奔跑,沒有人會被落下

如果子彈隨時射來,你會衝向前去嗎?香港人、泰國人、緬甸人都衝上去了。

中華民國台灣國旗以「奶茶聯盟」成員的身份出現在仰光街頭,台灣如何站在緬甸背後?

#MilkTeaAlliance

作者 Facebook

作者簡介: 無法被定義的斜槓,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反映了黑暗與小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