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拜登時代:沒有冷處理台灣的選項

2021/1/21 — 16:50

2021 年 1 月 20 日,拜登正式就任成為第 46 任美國總統。

2021 年 1 月 20 日,拜登正式就任成為第 46 任美國總統。

第四十六任美國總統拜登,在新型肺炎疫情仍未受控及國會山莊遭受衝擊的陰霾下,順利就職。坊間一直關注,在他重返多邊主義,多元合作的治國方針下,中美會否走出修昔底得陷阱的心理障礙?而中美關係的核心問題就在台灣,筆者有台灣背景,當然就更加關心,中美在難為知已難為敵的情況下,美國會否繼續消費台灣,去謀取美國利益?這一切,雖然我們仍需要聽其言,觀其行;不過,我們就著過渡政府的舉動及拜登的人士安排,或者我們可以找到一些比較肯定的端倪。

高高舉起的反華立場

根據 2020 年 11 月 4 日英國廣播公司委托民調機構 Edison Research,在美國總統大選前的民調顯示,選民在決定投票時,有 35% 選民認為經濟議題,最為重要。其次是 20% 選民認為需要處理種族不公問題,只有 17% 選民關注抗疫問題。明顯拜登任內必須就提振美國經濟,交出不亞於特朗普的成績表。否則在眾議院的中期選舉,民主黨極有可能風光不再。

廣告

拜登既非商賈巨富,若要提振美國經濟,理論上就要力用中國;但話需如此,現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早在拜登競選時,已經表態同意拜登的立場:「與獨裁者友好相處的日子已經結束了!」在拜登正式當選後,布林肯更公開肯定特朗普政府對華強硬立場,是正確的。難道是拜登政府口是心非?較客觀的分析是,在有民主選舉的美國,政治人物難免要向民意靠攏,甚至逃不開民粹主義的命運。根據 2020 年 7 月 30 日皮休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有 73%  美國民眾對中國持負面的看法;而拜登的當選,從實際得票上的數據反映,並不能稱得上是壓倒勝利;加上,國會山莊衝擊事件,美國明顯陷於社會撕裂,當中不少特朗普的支持者是明顯具反華立場。若拜登政府俯一上任,便因經濟需要,而向中國示好,不但會引起社會強烈反彈,在政治上更形同自殺。

所以,我們可以預期,美國在政治上對華強硬的立場肯定是會高高舉起。而在經濟利益的考量下,則會把這種強硬姿態輕輕放下,作出修正;最少不會再自找麻煩,否則中美陷入交惡的泥沼之中,拜登又如何專心提振美國經濟呢?我們從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以確保「政權交接平穩」為由,突然取消 1 月 13 日訪台;便可以知道,特朗普過渡政府是按政治倫理,遵從了拜登候任政府的安排,反映了拜登政府無意在涉台問題上,再踹一腳!

廣告

任命戴琪、知已知彼

話雖如此,拜登政府會否為了與中國重修秦晉之好,而冷待台灣呢?這明顯又是缺乏了一種攻敵必救的戰略分析。拜登作為一位外交經驗豐富的政客,沒有理由不知道中共在全面管治香港以後,她的唯一一根軟肋就是台灣。拜登非但不會冷待台灣,反而會利用台灣打開中國以外的市場,同時以中共不可抗力的理由,令台灣打出另一片天。

首先,拜登是位「冷手執個熱煎堆」的總統,他收割了特朗普政府11次對台軍購的實際利益;同時,「解除美台聯絡自設限制」雖然可以視之為被動方案,但當拜登政府對華不爽時,便可以隨時藉題挑動矛盾。說明了台灣對美,特別是刺痛中共的實際作用仍然存在。加上,在他的內閣中,特別任命了「台二代」背景的戴琪作為美國貿易代表。這個任命傳出,即時引起台灣島內的熱議及高度關注。

坊間的討論,部份集中在戴琪的父母均是台灣人,有台灣背景的人入閣與有榮焉之類。這種評論無非想帶出拜登政府對台灣人的肯定,及爭取居美台灣人的支持。但其實這種肯定以外,大概是戴琪的台灣人背景,有能力修正拜登對華策略,同時發揮了保障台灣利益的作用。正如上文所說,美國要提振經濟,就離不開與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合作。但在美國人眼中,力用中國,就離不開要犧牲台灣,一定程度上就等於以地事秦。這非但令台灣人感到無力,美國民眾也不接受。

戴琪既有台灣人的背景,自然明白台灣人的底線,就是錢要賺,但就不能賣台灣;結局若是與虎謀皮,就算你給我再多的好處,台灣人也是打從一開始就寧為玉碎。這解釋了電影《賽德克、巴萊》為什麼能夠歷接近十年而不衰,引起台灣民眾,跨年齡層的廣泛共鳴的原因。

台灣也可以成為超級連繫人

有了這種美國利益、台灣本位的底氣,美國在處理國際貿易問題上,便可以避重就輕,避免了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惡果。然後集中精力,處理經濟問題。美國要放棄單邊主義,並不能一廂情願的,因為始作俑者就是美國,美國即使覺今是而昨非,試問列國又情可以堪?根據戴琪的往績,他不但在廣州中山大學任教英文兩年;在奧巴馬政府時期,他累積了大量處理中國貿易爭端訴訟的經驗,更曾聯合美國的盟友,透過世界貿易組織,向中國施壓,改變中國政府的貿易行為。說明了,深諳合縱連橫之道,有中國通之稱的戴琪,是令中國退避三舍的老對手。

面對牙齒印處處的美國,拜登政府先與弱小而可控的市場,重新構建與美的經貿合作關係,必定是較一些碩大的經濟體、例如歐盟、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等,相對容易得多。而有趣的情況是,一場新型肺炎疫情,令世界不但看見台灣,台灣更藉著口罩外交,利用衛生問題接緊了與東盟、歐洲小國的關係。變相台灣是有可能,在拜登多邊合作的意願上,充當戴琪的超級連繫人的角色,同時,又藉著美國的東風,進一步鞏固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

不可抗力的新合作領域

美國以非主權、非政治議題,支持台灣;明顯是一種既不觸碰中共紅線,又家家有求的結果。在這個基礎上,美國再以一些中共不可抗力的理由,另闢與台灣民間的合作關係,突顯兩岸的不同之處,是一種非常省成本,又令中共技窮的有效方法。例如早前美國在台協會的酈英傑處長,在「台美教育倡議系列活動 — 華語教學論壇」上表示,希望台灣人可以補上「孔子學院」的缺口,正正令中共感到非常氣結。美國人即使討厭內地,但他們並沒有否定華夏文化,而台灣自蔣介石以降,便以保存中華文化道統自居,這種文化積累與根基,是難以以利益量化。同時,便成了台美民間合作的新共同語言。

總括而言,台灣對美國的利用價值,特別在掣肘及刺痛中共方面,仍然是良弓。試問有什麼方法,是比緊盯敵人的痛處,更符合美國的利益呢?只要美國仍有 ‘Keep your friends close, and your enemies closer’ 的敵我思維。台灣便仍有生存空間。我們從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自 1979 年美台斷交以來,成為首位獲邀出席美國總統就職典禮的官員,便知道這是美國對台的新基準,新起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