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拜登貿易團隊就位 準備為中國帶來「極端競爭」

2021/2/11 — 8:43

美國總統拜登(資料圖片,來源:President Joe Biden Facebook)

美國總統拜登(資料圖片,來源:President Joe Biden Facebook)

拜登上任後不到三個星期,美軍驅逐艦麥凱恩號(USS John S. McCain)便在南海展開維護航行自由行動。該艦還穿越了台灣海峽。這與當年特朗普上任後,始於奧巴馬時代的南海維護航行自由行動,停頓了整個春天,到智庫和國會兩黨議員聯合施壓,特朗普政府才在初夏令美軍重返南海,不可同日而語。

拜登團隊怎樣強調,他們不會在關乎美國核心利益與民主價值的問題上屈服於中國,也不能平息懷疑他們對中軟弱的批評。現在美軍的南海行動,以行動證明華府並沒有準備向北京放水。

拜登政府對中政策的另外一個重要環節,便是貿易。自奧巴馬在 2011 年胡錦濤訪美時公開投訴中國歧視擠壓美資,並強迫美企交出科技秘密之後,怎樣向中國施壓改變中國市場環境,為美資出頭,便是華府頭等目標。這也是特朗普向中國展開貿易戰的初衷。

廣告

但數據顯示中國並沒有按照初階段美中貿易協議的要求買美貨,貿易戰的效果成疑。拜登團隊除了要回應新疆、香港、台灣等事態,首要部署長遠解決的,便是美中貿易問題。就此,拜登和他的外交、國安官員多次強調,他們將會加強與盟友的合作,利用聯合多國的壓力迫使中國改變歧視欺壓外資的做法。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曾明言,以往美國的外貿談判,都被華爾街利益主導,現在他們的目標,是在貿易談判中將工人的福祉放在第一位。拜登政府的貿易談判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領導的貿易代表處,在這個星期任命了包括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布拉德.塞瑟(Brad Setser)和哈佛大學法學院的伍人英(Mark Wu)。這兩位專家,對美中貿易的結構問題瞭如指掌,過去發表很多有關中國濫用國際規則又無視國際規則自肥、損害美國和其他貿易夥伴利益的研究。

廣告

而戴琪本人在任職國會的貿易律師時,乃是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三邊貿易協議的重要推手。協議包括了勞工標準條款與防止中國零件通過加拿大和墨西哥以低關稅進入美國市場的排中條款,這都應該是未來美國貿易協議的藍本。以其往績和貿易代表處的團隊人選,可見拜登政府已經擺好陣勢,準備在對中貿易問題上大有作為。這也應該是拜登最近在訪問中預示美國將會為中國帶來「極端的競爭」的意思。

當然,華府希望連結盟友包圍中國向中國施壓的如意算盤,要打響一定會有挑戰。例如歐洲在拜登上任之前與中國簽訂貿易協議,雖然協議一些最重要的詳細條款,在一拖再拖之後仍未公開,協議在歐洲議會通過,也將面對大阻力,但德國和法國的領袖已經表明,歐州的對中政策不用依賴美國,並強調歐洲相對美國的「戰略性自主」。

法國和德國故意在美國重視的問題上不合作,以前常常發生。就算在冷戰如日方中,歐洲極度依賴美國防禦蘇聯的時代,法國的戴高樂也經常擺出抗美姿態。西德甚至在 1960 年代初減少外匯儲備的美元成分,明拖美元後腿。美國當年領導聯合國制裁伊拉克,德法也在背後私通侯賽恩,以幫助伊拉克克服聯合國制裁換取侯賽恩承諾支持歐元取代美元。

德法的不合作,不是不可克服的問題。美國大可聯合英國、澳大利亞、日本、印度聯手制中。

最近英國申請加入針對中國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最後若美國也加入,那已經是一個很強大的排中自由貿易區。最後形勢比人強,加上德法還很依賴美國的市場與軍事保護。他們在擺完一輪姿態之後最終歸隊,也是十分可能的發展呢!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