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災難】燃燒 4 月未止熄的澳洲山火 傷亡、成因與後遺

2020/1/4 — 14:04

一隻被山火燒死的小袋鼠(Image credit: Brad Fleet)

一隻被山火燒死的小袋鼠(Image credit: Brad Fleet)

對於澳洲人而言,這個聖誕和新年並不快樂。由 9 月開始的山火季節至今,山火已奪去至少 20 人性命,另外有數十人仍然失蹤,不少人痛失家園。 3 位志願消防員在救災時不幸殉職,包括 28 歲的 Samuel McPaul 32 歲 Geoffrey Keaton 和 36 歲的 Andrew O’Dwyer現時 90% 協助滅火的消防員均屬志願消防隊,工作沒有薪金 — 近日澳洲首相 Scott Morrison 則宣佈會為每位志願消防員提供最多 $6,000 澳元(折合約 $32,000 港元)援助

志願消防員傳統在澳洲已有近百年歷史,消防隊隊員主要由當地居民組成,傳統上只是協助專業消防員在山火高峰期滅火,工作也較為簡單。不過今年山林大火情況更為惡劣,專業消防隊未能完全應付,因而不少地區需要依靠志願消防隊出動滅火;當地政府亦調派警察及海陸軍隊協助救災和疏散。

澳洲海軍撤走被困災區居民/澳洲國防部

澳洲海軍撤走被困災區居民/澳洲國防部

廣告
廣告

三消防員殉職、500 萬公頃土地受影響

澳洲海軍派員參與救援/澳洲國防部

澳洲海軍派員參與救援/澳洲國防部

山火季節開始至今,全澳已有 500 萬公頃土地遭山火影響,單在新南威爾斯州更有超過 400 萬公頃土地被燒毀,當中超過 20% 藍山世界遺產地區已被燒毀。對比之下,較早前發生的亞馬遜森林大火「只是」燒毀了 90 萬公頃土地,而加州大火有 180 萬公頃被焚毀。除高溫外,強烈風勢也令救火工作更極為困難,目前最高記錄到火舌最高燒至約 70 米,對比之下,悉尼歌劇院則只有 65 米高。去年 11 月 12 日,消防部門曾將該州火災級別提升至「災難級 (catastrophic) 」。踏入 2020 年,新南威爾斯州周五 (3/1) 再次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山火亦加劇氣候變化。去年 12 月史丹福大學研究計算出全球二氧化碳總排放量約為 40,000 兆噸,今次山火排放量已釋出約 400 兆噸二氧化碳,佔總排放量約 1% ,數字與 2017 及 2018 年總排放量增幅的約 1.5–2.1% 相近。換言之,山火有機會令排放量增幅近乎加倍。今次山火相信是由閃電、不慎掉下煙頭、燃燒枯葉、鐵路和縱火等因素所致

不僅是新州,鄰近維多利亞州和塔斯曼尼亞同樣出現嚴重山火。維州當局指至少有 2 人死亡,另外約 28 人失蹤。維州當地已派出 1,000 名消防員救災,以及出動 66 部飛機幫助撲火。維州鄉村消防局官員 Steve Warrington 在記者會指出,維州已有約 80 萬公頃,即全州 3.5% 土地被火災影響。 其中位處於澳洲維多尼亞州邊境只有一千多人居住的小鎮 Mallacoota 更是重災區,居民和旅客需疏散至海灘暫避。澳洲海軍亦派出船隻供應物資,以及調派大型艦艇前往撤離居民。南澳的袋鼠島 (Kangaroo Island) 火勢亦失控,預料當地國家郊野公園生態將受嚴重破壞。澳洲紅十字會已設置網站,供受影響居民註冊「報平安」 。

山火至今持續四個月,美國、加拿大和紐西蘭也派出消防員到澳洲協助救災。現時消防員的主要工作並非要撲滅火災,而是確保火勢不會繼續蔓延,保護居民和動物撤離災區。

動物、家畜同受威脅 生態學家估計近 5 億動物死亡

山火火勢擴散,不僅是人類,野生生物以及家畜也同樣受威脅。生態學家估計單是新州,至今已有至少 5 億隻動物死亡,當中包括哺乳類、雀鳥和爬蟲類動物。行動緩慢的樹熊同樣面對存亡問題,居於新州中北部海岸約 8,000 隻樹熊,相信已在過去 4 個月被燒死。即使未有被燒死的野生動物,其棲息處也已遭山火破壞,難以生存。
農場家畜也不能倖免,昨日 (3/1) 維州政府指當地農業部門已無足夠人手處理大量動物遺體,需要軍方協助埋葬工作。他們亦估計由於火勢嚴重,相關工作需要留待今日 (4/1) 火勢稍為緩和時才能繼續。現時當地農業部門已派出超過 50 人到過百個地點檢視家畜健康情況、聯絡偏遠農場為農民提供協助,以及協助人道毀滅一些嚴重受傷的家畜。然而農業部門指出仍未能確認到實際有多少家畜受影響或死亡。

乾旱氣便致嚴重山火

與香港夏季多雨、潮濕的氣候不同,澳洲南部的夏季較為乾燥、炎熱,降雨量亦相對減少。這種氣候大幅增加山火危機,每年當不少澳洲人和旅客在享受陽光與海灘時,鄉村消防局 (Rural Fire Services) 另一邊廂就需嚴陣以待,處理隨時一觸即發的山林大火。可是,去年 8 月開始持續至今的山火季節則較為嚴重。山火及自然風險合作研究中心 (The Bushfire and Natural Hazards Cooperative Research Centre) 及氣候部門去年 8 月底已警告,今年極溫暖及乾燥的環境將令山火季節或比一般嚴重。

種種因素都顯示這將會是很差的一年。」— 山火及自然風險合作研究中心總監 Richard Thornton。

山火及自然風險合作研究中心 8 月時預測今季火災情況/The Bushfire and Natural Hazards Cooperative Research Centre

山火及自然風險合作研究中心 8 月時預測今季火災情況/The Bushfire and Natural Hazards Cooperative Research Centre

山火及自然風險合作研究中心總監 Richard Thornton 當時接受 The Age 訪問時表示,在山火季節開始前植物已非常乾旱,甚至比 1901 年澳洲發生的「聯邦乾旱 (Ferderation Drought) 」更加乾燥。他坦言:「種種因素都顯示今年(山火季節)將會是很差的一年。不單是山火及自然風險合作研究中心,當地氣候部門也有同樣的預測,氣候監察主管 David Jones 指今年情況相當不樂觀,乾旱情況加劇山火問題。在山火季節開始之前,已有不少報道指出澳洲農民受乾燥氣候影響,出現農作物失收、家畜缺水死亡的情況。去年 12 月澳洲更連續在 17 與 18 日錄得破紀錄的平均最高氣溫 40.9°C 與 41.9°C

嚴重空氣污染問題 空氣質素曾比北京差

澳洲山火問題亦不幸地如科學家預料,情況在短短幾個月間變得極為嚴峻。首當其衝的是昆士蘭及新南威爾斯州的鄉郊地區。之後緊接數個月,隨著夏日來臨氣溫上升,山火也變得更頻繁和嚴重。澳洲人可利用當地消防部門提供的手機應用程式,看到即時山火資訊。今次火災相當嚴重,不僅是災區居民可感受到其威脅,即使是未受火災威脅的悉尼市內,亦同樣感受到山火問題。去年 11 月,悉尼市內就曾錄得比北京更差的空氣質素,12 月初更因空氣污染問題太嚴重,而悉尼船航服務被迫要取消,不少市中心樓宇的火警鐘出現誤鳴。

首都坎培拉今日雖然暫未出現山火火災,但當地已被附近山火煙塵影響,空氣污染指數比安全水平高 200 倍。較早前,坎培拉政府亦已取消新年煙花匯演。今日(1 月 4 日)當地氣溫已達最高 42.6°C ,當地居民已在近日到超級市場購買大量食水,坎培拉當局亦提醒居民隨時要準備好面對火災威脅,部分煙塵更可從鄰國紐西蘭見到

山火產生的大量濃煙亦衍生另一問題,有科學家憂慮濃煙有機會產生火積雲,令災區及附近出現大量雷暴,以及將山火灰擴散,大幅增加周邊山火風險。

今明兩日將會是澳洲另一個黑色周末,現時悉尼氣溫已達 35°C,令救援工作變得更困難。氣候學者表示,氣候變化問題明顯是加劇山火的主要因素之一,往後類似山火相信會變得更頻密和嚴峻。

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火災科學家 Mike Flannigan 更指出,澳洲山火是氣候變化例子。當地氣候部門數據指出,去年全國平均溫度已比 1960–1990 年平均溫度高出 1.5°C。山火及自然風險合作研究中心總監 Thornton 亦表示澳洲平均溫度增加,將令極端山火火災事件變得更頻繁。儘管不少當地及海外專家警告,當地氣候政策卻一直強差人意,未有積極處理氣候變化問題和訂立緊急機制應對災害。澳洲政壇也在今次事件中,被外界批評在抗災工作表現欠佳 — 澳洲首相 Scott Morrison 因在大火期間到海外休假,回國到最後訪災區時更被災區居民大喝「滾回去」,未來或會對當地政壇帶來一定影響。

《立場新聞》將會繼續跟進澳洲山火問題,以及與氣候變化,以至澳洲政局的關係。 

相關文章:
澳洲山火或致近 5 億隻動物死亡
澳洲山火衍生火積雲 致更廣泛地區受災
澳洲山火未止 義務消防員除夕殉職
澳洲山火嚴重坎培拉取消煙花匯演
澳洲 20% 藍山世界遺產地區燒毀生態學家:全球悲劇

文/Edward Ho 、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