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推翻莫拉萊斯,總統重選卻一波三折 — 詳析玻利維亞政治困局

2020/8/7 — 13:14

玻利維亞民眾上街抗議被指由美國支持的臨時政府。(網上圖片)

玻利維亞民眾上街抗議被指由美國支持的臨時政府。(網上圖片)

文:楊庭輝、李子維(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學士)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各國處理原定於這大半年舉行的政治選舉的做法不一,玻利維亞是其中一個以疫情嚴峻為由一再延後總統重選日期的國家。回顧當初,尋求破天荒第三度連任玻利維亞總統的莫拉萊斯因涉嫌選舉舞弊導致民怨爆發,其後在玻利維亞軍方的半呼籲半脅迫下黯然辭職流亡海外。然而,莫拉萊斯在位多年,難以簡單用幾句來定其功過。擔任玻利維亞臨時總統的阿涅斯(Jeanine Áñez)是著名的保守派天主教徒,上任後迅速運用總統職權推翻多項莫拉萊斯時期的政策,但她的表現不無爭議。在政經上單純地左傾或右傾,似乎亦不是玻利維亞長治久安之道。本文將詳細分析之。

莫拉萊斯在位多年 難為正邪定分界

廣告

追本溯源,美蘇冷戰結束後,新自由主義風潮直捲拉丁美洲多國,當中智利更被標榜為結合自由民主和資本主義的模範南美國家。玻利維亞不少國企在上世紀90年代連年虧損,當時的政府唯有把多項戰略產業市場化,但雷厲風行地推行右傾經濟政策的後果是大批民眾失業,政府沒有足夠的社會福利政策援助大批失業民眾,導致民怨沸騰[1]。基層原住民出身的古柯業農民工會領袖莫拉萊斯深明民間疾苦,造就了他登上玻利維亞總統寶座之路。縱然莫拉萊斯2002年因推崇勇武抗爭而被褫奪議員席位,但他的政治主張得到愈來愈多選民的支持,使他在2005年12月的總統大選中以約53%的得票率勝出[2]。

莫拉萊斯當選玻利維亞總統後着意透過修憲和重新國有化能源企業提升原住民和農民的政經地位。不過,莫拉萊斯並非鐵板一塊拒絕市場的力量,例如他在徵收較高的稅項的前提下歡迎外資前來開採礦業和油氣,得來的收入用作補貼基建、教育和醫療等開支[3]。他在位14年間,玻利維亞的貧窮人口和堅尼系數顯著下降,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升逾3倍。即使2014年能源價格大跌,玻利維亞亦不像同樣依賴能源出口的委內瑞拉般陷入經濟困境,而是繼續保持平均逾4.8%的經濟增長,連向來推崇自由市場經濟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於2015年底發表研究報告肯定玻利維亞的經濟發展模式[4]。在去年玻利維亞的總統大選競選期間,莫拉萊斯的主要競爭對手梅沙(Carlos Mesa)也承諾倘若當選會保留相關的德政[5]。

廣告

然而,莫拉萊斯治下的玻利維亞亦埋藏着不少足以誘發動盪不安的因素,例如國家赤字受到2014年全球能源價格大跌影響而在2015年往後上漲至每年佔GDP 7%至8%的程度[6]。尤有甚之,莫拉萊斯大搞特搞個人崇拜的獨裁作風,不僅使其領導的政黨「爭取社會主義運動」難以培育出像樣的接班人,更導致他受到愈來愈多原先支持者的唾棄[7]。早於2011至2012年,莫拉萊斯便一意孤行興建一條穿越伊西博羅原住民保護地國家公園核心地帶的高速公路以連接科恰班巴和貝尼省,其後更以暴力手段鎮壓當地原住民的大規模抗議行動[8]。2014年,「爭取社會主義運動」宣布莫拉萊斯在黨內的超然地位,並且表示不會培育新的政黨領袖[9],由此已可見莫拉萊斯戀棧權力的端倪。2016年,莫拉萊斯更試圖透過修憲公投廢除玻利維亞總統不能擔任多於三屆的限制。縱然莫拉萊斯一度表明會尊重51%投票者否決廢除相關限制的結果,但他翌年便透過充斥其黨羽的司法系統借助《美洲人權公約》穿鑿附會來推翻公投結果[10]。此事導致玻利維亞政局走向愈趨兩極對立的局面。一些從前屬於莫拉萊斯的票倉堡壘,例如波托西(Potosí)等地也出現愈趨強烈的抗議行動;一些從前是「爭取社會主義運動」的堅定盟友,例如部分全國性的大型工會組織和原住民團體也轉投反對陣營的行列[11]。

涉選舉舞弊觸發大型示威 軍警倒戈致黯然流亡 

去年10月舉行的玻利維亞總統選舉,可謂是玻利維亞人民對莫拉萊斯的信任程度的另一次公投。本身再度競逐連任的資格備受質疑的莫拉萊斯未能在首輪得票過半數。按理說,莫拉萊斯與主要競爭對手梅沙須進入第二輪投票較量,玻利維亞最高選舉法院卻表示,縱然莫拉萊斯在首輪得票未過半數,但根據95%的點票結果來看,他的得票逾四成,拋離第二得票多的梅沙十個百分點,因此判莫拉萊斯直接勝出選舉。

然而,梅沙的支持者認為最高選舉法院操縱選舉結果,加上美洲國家組織亦發表詳細報告指控玻利維亞總統大選的投票違規行為,導致玻利維亞多個城市的街頭抗爭一發不可收拾[12]。莫拉萊斯原指望玻利維亞軍方和警方能鎮壓示威浪潮,但警方在多個示威情景迅速與示威者站在同一陣線,軍方高層更促請莫拉萊斯下台讓社會盡快恢復秩序,終使莫拉萊斯於11月10日宣布辭職[13],並於11月12日開始流亡海外[14]。玻利維亞總統一職出現空缺,由原屬玻利維亞參議院議長的阿涅斯擔任臨時總統一職,她聲稱會盡快重新舉辦玻利維亞總統大選以恢復社會穩定。

阿涅斯任臨時總統 大行反莫拉萊斯之道

可是,阿涅斯擔任臨時總統的表現也屢次備受爭議。首先,阿涅斯是否具備擔任臨時總統一職的正當性也存有疑問。根據CNN的報道,阿涅斯因「爭取社會主義運動」缺席而無法在足夠法定人數的表決會議中獲得授權[15]。另外,阿涅斯去年11月14日頒布總統法令容許軍方和警方免除任何在執行公務時因使用暴力而可能引起的法律責任,結果導致法令生效首星期內便接連爆發軍警與科恰班巴的古柯農民及埃爾阿爾托Senkata的原住民的傷亡衝突[16]。不僅如此,阿涅斯於11月15日突然增加逾500萬美元的軍費開支,此舉被異見者批評是為邁向恐怖統治鳴鑼開道之舉[17]。此外,阿涅斯原表示不會競逐玻利維亞的總統重選,但她今年1月推翻了自己的承諾,招致批評者的強烈非議[18]。

玻利維亞總統重選原定於5月3日舉行,但由於新冠肺炎肆虐的緣故,玻利維亞最高法院決定押後重選,並要求各政黨重新商議重選的日期[19]。在民調領先的「爭取社會主義運動」要求盡快重新安排大選,阿涅斯卻希望盡量延後重選,試圖延長自己在位的時間,以及透過對抗疫情為自己爭取更多競選籌碼[20]。雙方就此展開一輪角力。「爭取社會主義運動」曾建議把重選日期定於8月2日,但被阿涅斯批評為魯莽的建議,莫拉萊斯稍後亦表示「爭取社會主義運動」對再延遲選舉日子持開放態度,雙方後來達成共識把重選日期定於9月6日[21]。可是,玻利維亞在逐步解封後疫情急速惡化[22],連阿涅斯也於7月9日被確診受到感染[23],重選日期遂再一次被延後至10月18日。

嚴格封城抗疫同時鎮壓異己 外界對阿涅斯評價不一

對於阿涅斯在抗疫期間的表現,各方的評價莫衷一是。玻利維亞於3月尾出現少量的確診個案後,阿涅斯旋即採取極為嚴格的封城隔離措施。此舉被部分評論盛讚為反應迅速的表現[24]。事實上,縱然玻利維亞已擺脫南美最貧窮國家的污名,但它的醫療資源仍然足襟見肘,因此採取嚴格的封城隔離措施有其合理性。根據Our World in Data,玻利維亞每1000人中只有少於3人曾接受新冠肺炎病毒測試[25]。莫拉萊斯在去年大選前強推全民免費醫療保健,但玻利維亞政府在實際上無力支付相關的開支,導致部分玻利維亞醫護人員連月發動罷工抗議[26]。阿涅斯上任數個月便遇上世紀疫情,實難以作出根本性的醫療制度改革。易普索(Ipsos)於5月2日至7日的民調顯示,69%的受訪者認可阿涅斯抗疫的表現[27]。《經濟學人》於5月16日的評論認為,玻利維亞臨時政府於封城期間向人民發放500玻利維亞諾,是阿涅斯在易普索民調中獲得正評的一大關鍵因素[28]。

不過,阿涅斯封城的措施被批帶有強烈的政治動機。例如她在3月25日下詔把所有招致他人不服從隔離令的行動刑事化。被譽為「數碼戰士」的毛里西奧·賈拉(Mauricio Jara)因被執法者在網絡巡邏時發現在數個WhatsApp群組批評玻利維亞臨時政府獨裁而被控煽動叛亂和危害公共衞生,繼而被判入獄,事件招致48名記者發表聯合聲明譴責拘留賈拉屬於非法的濫權行動[29]。又例如,4月21日,玻利維亞防暴警察蜂擁至隸屬「爭取社會主義運動」的科恰班巴省賓托市市長帕特里夏·阿爾斯(Patricia Arce)家中作拘捕,原因是對方為自己的兒子舉辦27歲生日派對,違反了隔離令,但約兩星期後,Facebook廣傳一些阿涅斯與一些嘉賓在拉巴斯為自己女兒慶祝生日的照片[30]。縱然阿涅斯在事發後譴責相關照片是莫拉萊斯別有用心抹黑她的詭計,但她仍然被狠批偽善地持有雙重標準[31]。5月10日,玻利維亞臨時政府更進一步收緊罰則,凡以任何形式散播反對隔離措施的訊息均可被檢控,讓部分人進一步擔憂阿涅斯取代莫拉萊斯執政只是另一種獨裁的抬頭[32]。

此外,玻利維亞臨時政府就職首半年便已捲入最少13宗貪污案件,當中最轟動的事件是衞生部長馬塞洛·納瓦哈斯(Marcelo Navajas)因以高於市價400%的價格購入170部呼吸機的貪污醜聞而於5月中被捕和被撤職[33]。不僅如此,原職採礦業部長的費蘭度·瓦斯奎茲(Fernando Vásquez)因於5月30日的電台節目中發表一些涉及種族歧視的言論而被撤職[34]。再者,玻利維亞警方於7月15日至20日在首都拉巴斯和最大城市聖克魯斯搜出劇400具屍體,相信大部分絕大部分均死於新冠肺炎[35],玻利維亞臨時政府應對疫情的能力愈趨受到質疑。一連串的醜聞無疑會打撃玻利維亞臨時政府的管治威信,並且對阿涅斯競選玻利維亞總統構成負面影響。莫拉萊斯的支持者更因不滿阿涅斯再次押後總統重選日期而於7月底發動示威抗議[36]。World Socialist Web Site於8月5日報道指,自8月3日起,玻利維亞爆發大規模的罷工和堵路示威[37]。交稿之際,尚不知莫拉萊斯的支持者會否有進一步的行動升級。

平情而論,雖然莫拉萊斯黯然下台流亡海外,但他領導的「爭取社會主義運動」在玻利維亞仍有相當的支持度。因此有分析指,在接下來的玻利維亞總統重選中,「爭取社會主義運動」的阿爾斯(Luis Arce)和玻利維亞前外交部長戴維·喬克萬卡(David Choquehuanca Céspedes)的組合在第一輪投票會處於領先位置[38]。不過,反「爭取社會主義運動」的情緒在玻利維亞亦前所未有地高漲,因此「爭取社會主義運動」要在第一輪選舉中直接勝出有相當的難度[39]。玻利維亞能否選出一個反莫拉萊斯的總統,則要視乎阿涅斯和梅沙的陣營能否協調動員其支持者在第二輪。無論如何,玻利維亞過往一年的政局反映出,不論盲目擁護莫拉萊斯還是盡廢莫拉萊斯的政經發展方針,也不是玻利維亞走出困局之道。其實,不論由誰當選新一任的玻利維亞總統,也需吸納為數不少的反對陣營的民意,方能帶領玻利維亞走出高度對立的局面。

註釋:

[1] 曾柏川(2019):〈玻利維亞左翼神話終結 莫拉萊斯仍可捲土重來?〉,載《香港01周報》,2019 年 11月 18 日,頁B08-B09。

[2] 參考同上。

[3] Anria, Santiago & Roberts, Kenneth M. 2019. “Bolivia After Morales,” Foreign Affairs, 21 November.

[4] 葉德豪(2019):〈南美左翼經濟典範?玻利維亞的「慢」革命〉,載《香港01》,2019 年 10 月 11 日。

[5] Anria, Santiago & Roberts, Kenneth M. 2019. “Bolivia After Morales,” Foreign Affairs, 21 November.

[6] 葉德豪(2019):〈南美左翼經濟典範?玻利維亞的「慢」革命〉,載《香港01》,2019 年 10 月 11 日。

[7] Anria, Santiago & Roberts, Kenneth M. 2019. “Bolivia After Morales,” Foreign Affairs, 21 November.

[8] 曾柏川(2019):〈玻利維亞左翼神話終結 莫拉萊斯仍可捲土重來?〉,載《香港01周報》,2019 年 11月 18 日,頁B08-B09。

[9] Anria, Santiago & Roberts, Kenneth M. 2019. “Bolivia After Morales,” Foreign Affairs, 21 November.

[10] 曾柏川(2019):〈玻利維亞左翼神話終結 莫拉萊斯仍可捲土重來?〉,載《香港01周報》,2019 年 11月 18 日,頁B08-B09。

[11] Anria, Santiago & Roberts, Kenneth M. 2019. “Bolivia After Morales,” Foreign Affairs, 21 November.

[12] 曾柏川(2019):〈玻利維亞左翼神話終結 莫拉萊斯仍可捲土重來?〉,載《香港01周報》,2019 年 11月 18 日,頁B08-B09。

[13] Johnson, Keith. 2019. “Why Is Evo Morales Suddenly No Longer President of Bolivia?Foreign Policy, 11 November.

[14] 茅岳霖(2019):〈玻利維亞政變:忠於總統的警隊緣何倒戈?〉,載《香港01》,2019 年 11月 13日。

[15] Berlinger, Joshua & Valdés, Gustavo. 2019. “Bolivian senator declares herself acting president as Morales vows to fight,” CNN, 13 November.

[16] Forster, Cindy. 2020. “Bolivia’s Post-Coup President Has Unleashed a Campaign of Terror,” Jacobin, 30 May.

[17] Ibid.

[18] Perelló, Lucas. 2020. “In Bolivia, a contested race to choose Morales’ successor,” Global Americans, 9 April.

[19] Ibid.

[20] Freeman, Will & Perelló, Lucas. 2020. “Bolivia’s general election gains momentum,” Global Americans, 18 June.

[21] O’Boyle, Brendan. 2020. “Four Urgent Questions on Bolivia’s Election,” Americans Quarterly, 4 June.

[22] Freeman, Will & Perelló, Lucas. 2020. “Bolivia’s general election gains momentum,” Global Americans, 18 June.

[23] Flores, Paola. 2020. “Bolivia’s President Is Latest World Leader to Test Positive for COVID-19,” TIME, 10 July.

[24] Ibid.

[25] O’Boyle, Brendan. 2020. “Four Urgent Questions on Bolivia’s Election,” Americans Quarterly, 4 June.

[26] The Economist. 2020. “Bolivia needs an election, but covid-19 makes that hard,” The Economist, 16 May.

[27] Ibid.

[28] Ibid.

[29] Ibid.

[30] Ibid.

[31] Ibid.

[32] Ibid.

[33] O’Boyle, Brendan. 2020. “Four Urgent Questions on Bolivia’s Election,” Americans Quarterly, 4 June.

[34] Ibid.

[35] Al Jazeera. 2020. “Bolivia police recover 400 bodies of suspected COVID-19 patients,” Al Jazeera, 22 July.

[36] Buenos Aires Times. 2020. “Evo Morales supporters rally against Bolivia election delay,” Buenos Aires Times, 29 July.

[37] Castanheira, Tomas. 2020. “Widespread protests in Bolivia oppose postponement of elections,” World Socialist Web Site, 5 August.

[38] Perelló, Lucas. 2020. “In Bolivia, a contested race to choose Morales’ successor,” Global Americans, 9 April.

[39] O’Boyle, Brendan. 2020. “Four Urgent Questions on Bolivia’s Election,” Americans Quarterly, 4 June.

原載於《The Glocal》。嗚謝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