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教育產業危機】澳洲專家促大學避免依賴中國留學生 保障高等教育免受中國脅迫

中國每年都有大量留學生赴笈澳洲,但隨著兩國關係近年變得緊張,澳洲的「教育產業」或面臨北京經濟威脅而受損害。澳洲國立大學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經濟政策專家 Dirk van der Kley 及 Benjamin Herscovitch 發表論文,指大學應採取不同措施預防陷入困境。 

中澳兩國關係緊張下,中國已相繼禁止不同澳洲產品入口。報告指澳洲教育產業是現時僅存、價值逾 100 億澳元的出口業務,且極為依賴中國。與此同時,教育出口也是中國可在不對自身造成損害下能夠打擊的澳洲行業,將嚴重影響澳洲經濟。報告認為中國以往已顯示出有意欲去限制受歡迎的澳洲產品,而現時也有其他國家可接受來自中國的國際留學生,「如果來自中國的學生大幅減少,收入及研究損失將不能透過其他國際市場所彌補,因中國已是全球流動學生來源。」他們警告一旦此行業被北京經濟脅迫,澳洲政府將要付出高昂成本填補。

據澳洲政府數據,中國留學生在 2020 年佔整體留學生比率約 28%,其次是印度(17%)、尼泊爾(8%)、越南(4%)及巴西(3%)。2020年,中國留學生人數比 2019 年同期下跌約 10%。`

研究人員指出,現時中國國內已有報道指一些中介不再鼓勵學生到澳洲留學,並指中國有機會可利用官方控制媒體增加對澳洲及其大學的負面觀感,甚至不再承認部份以至全部澳洲學歷。

研究人員也引述澳洲大學聯盟數據指,澳洲各大學在 2020 年削減了至少 1.73 萬個職位,收入也比 2019 年減少 18 億澳元,部分原因亦與疫情封關有關。他們警告如果國際學生下跌、特別是中國留學生減少,預料將引致更大衝擊,令更多人失業。此外他們也指對大學的經濟脅迫將傷害大學研究及發展,如果中國國際留學生減少,或令相關預算大幅縮減,甚至影響到其他行業,例如物業租賃、餐飲、零售業等。

要應對潛在經濟脅迫,研究人員直指中國市場難以被取代,但仍認為澳洲應借助其他正在增長的市場,從其他國家招收學生,從而由其他教育出口市場中取得市場份額。他們也指出現時澳洲政府的教育外交以及推廣經費不足,並且散落於不同部門。報告指,政府應設立教育貿易多樣化辦公室,協調國際教育政策,改善簽證安排、工作權利以及學習體驗,增加澳洲競爭力。

來源:AN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