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政府暫停獨立媒體《網絡公民》牌照 質疑訂閱制度涉外國干預

自 2006 年創立的新加坡獨立媒體機構《網絡公民》,今日(14 日)被當地的資訊通信媒體發展局暫停牌照,需停止更新網站及社交媒體。新加坡當局指《網絡公民》的訂閱制度可能存有外國勢力干預的隱憂,不符合公開透明原則。

已登記的網絡資訊發布者     須資金來源透明

資訊通信媒體發展局今發稿指,暫停《網絡公民》營運網站及社交媒體帳戶的類別牌照,指已登記的網絡資訊發布者,例如《網絡公民》,參與公開宣傳或討論有關新加坡的政治議題,須要保持資金來源透明,以防止受外國人士控制、或受外國企業影響,亦確保本地政治無摻雜外國勢力。

《網絡公民》拒絕提供資訊澄清訂閱框架

局方指,牌照允許訂閱作為收入來源,但不可成為外國勢力干預的漏洞。局方續指《網絡公民》的訂閱制度,容許訂閱者要求撰寫某類文章,認為這個框架可能成為外國勢力干預的隱憂。

《網絡公民》就強調,這些訂閱不用申報資金來源,亦拒絕提供更多資訊去澄清整體訂閱框架。局方指,這樣是不符合完全公開及透明的原則。

主力報道政治新聞 屢被政府針對

《網絡公民》自 2006 年創立,是目前新加坡仍然營運的獨立媒體機構中,壽命最長。據其網頁資料顯示,《網絡公民》主力報道社會及政治新聞,尤其是主流媒體忽略的角度與觀點,故也常年遭新加坡政府針對。

新加坡在 2019 年通過俗稱「假新聞法」的《防止網路錯誤資訊和操縱法》(POFMA),《網絡公民》的多篇報道均被政府根據 POFMA 發出更正指令,《網絡公民》正就多則指令向法院上訴。《網絡公民》 總編輯許淵臣同時面臨多宗誹謗及藐視法庭罪控。

許淵臣上月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曾形容新加坡《廣播法》、《互聯網操作規則》、誹謗等法律,早已是新聞及言論的緊箍咒。正因媒體處處受政府約制,據他觀察,新加坡可被視為獨立的媒體約餘 3、4 間,但部分亦因各種原因,越來越少原創報道,更多時候只引述報道政府消息。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