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Jolovan Wham twitter圖片

新加坡社運人士一人舉牌示威 遭落案起訴

新加坡社運人士范國瀚(Jolovan Wham)早前因獨自在警局外舉起畫有笑臉的紙牌,後被落案起訴,昨日(23日)上庭應訊。他在 twitter 上質疑,自己的保釋金被提高近一倍,而法官亦不接受其解釋,只同意控方說法。

范國瀚今年 3 月獨自站在警局外,舉起畫有笑臉的紙牌並拍照上傳至社交媒體,以表達對氣候變化運動的支持,其後被指違反新加坡《公共秩序法》,如罪名成立,兩項控罪可各被判 5,000 新加坡元罰款。

新加坡對示威抗議的法律一向嚴苛,法例訂明民眾才可以特定範圍內才合法集會,而一人抗議亦可被起訴,如表演藝術家 Seelan Palay 曾在2018 年獨自舉鏡抗議,被關押兩周。

范國瀚今戴上印有笑臉的黑口罩上庭,上庭前自嘲「我的罪人所盡知」。他在twitter 上表示,自己的護照在警方身上,沒有潛逃風險,但保釋金仍被提高近一倍,由 8,000元增至15,000 新加坡元(即約86,600港元),而法官亦在未有交代理由下不接受其解釋,只同意控方說法。他目前正獲保釋,將在周五再出庭。

他在今年8 月亦曾入獄,當時是因為在 2016 年一場活動中,邀請時任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透過視像通訊程式 Skype 進行演講,經新加坡法院審訊後被裁定舉行非法集會罪成,他拒絕繳交 2,000 新加坡元罰款,被判入獄 10 天。

相關報道:衛報AFP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