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 戰狼外交之沒落

2020/8/29 — 16:23

中國外長王毅出訪歐洲,8 月 25 日在羅馬與意大利外長迪馬約(Luigi Di Maio)會面。(意大利外交部 ItalyMFA Twitter 圖片)

中國外長王毅出訪歐洲,8 月 25 日在羅馬與意大利外長迪馬約(Luigi Di Maio)會面。(意大利外交部 ItalyMFA Twitter 圖片)

北戴河會議之後,楊潔箎與王毅分頭外出,楊潔篪走新加坡南韓,幾乎無聲無息,估計做一點幕後功夫,求兩國替中共在美國那裡多美言幾句,以挽救瀕於崩潰的中美關係。王毅到訪歐洲本為箍煲,但所到之處,各國都給臉色看,一是強調對等關係,二是逼問香港國安法,擺臉色侍候,與早一兩年的關係活絡相映成「趣」。

本來,分化歐美關係是中共的得意之作,自中美翻臉以來,蓬佩奧早已做了不少功夫,軟硬兼施之下,歐洲各國都識做。兩強相爭,各自選邊站,或遲或早,沒有人願意得罪美國。更不必提,歐美本就是普世價值的同盟,歷史淵源深,恩怨分明,沒有理由背叛自己的傳統理念,而去就中共一時之微利。中共對世界大局的誤判,於此可見一斑。

更愚蠢的還在於,中共自去年以來,經濟已急速下滑,處理香港反送中運動進退失據,以致影響台灣,島內民意翻轉,「一國兩制」破產,這些政治苗頭都非常不利。繼而武漢疫癥流行,又甩鍋卸膊,連累全世界大傷元氣,各國追責索賠之聲此起彼伏。

廣告

本來,處境不妙時,如早早收歛,事情或可挽回,可惜面對惡劣外交局面,中共非但不認低威,反倒大行戰狼外交,強詞奪理,聲大夾惡。人家已看你不順眼,你還要得罪人多稱呼人少,非得惹怒全世界才罷甘休。

事情做到絕,才發現大勢不妙,窘境百出,才有悔悟之心,可惜時不我與,抽身已太遲。

廣告

北戴河會議在中共傳統中叫做「務虛」會議,所謂「務虛」,便是傾閒偈,就是不著邊際,只談抽象話題。雖不是檢討國策,但中共政治老人在那裡渡假,大家聚在一起就國內外大事隨便聊天,從中或妙手偶得,或者談來談去,竟談出一些要害問題,這就是務虛的意思。

今日習近平的國策,當然不是他一人定出來的,所謂「定於一尊」,也應該是中共政治老人的共識。一來習是紅二代,靠得住,二來國內外局勢趨於險惡,不能不集中權力以應對,七嘴八舌只會壞事,因此習是給政治老人們推到目前的位置上去的,內政外交的大國策,也是政治老人們的共識。

習自以為英明神武,更加獨斷專行,政治老人們未必事必躬親,要糾正國家大政方針,就沒有那麼迅速及時,顯得顢頇笨拙。反應遲鈍。戰狼外交本是中共自我膨脹的結果,到處罵人當然很過癮,但罵得習慣了,要改口卻很難,因此一面看到朋友越來越少,明知再罵下去有惡果,但還是改不過來。直到北戴河會議,政治老人們眾口一詞,這才定下對外新調子。

可惜,一切都太遲了,遲在美國對中共作了最終的政治判斷,便是中共再不是伙伴,而是敵人。是伙伴時,你待人過火,人家還是會包涵你,是敵人時,你再好聲好氣,人家也不會回心轉意,這就是現實。

今日中共在外處境艱難,四面楚歌,正是早些年過於驕橫種下的惡果。本來共產主義就已窮途末路,你還要虛張聲勢建什麼「共同家園」,企圖排擠普世價值,做世界霸主,這已經不自量力。然後面對困境,還不知進退,以為毛澤東的唯意志論行得通,只要意志足夠堅強,世上無不可辦之事,橫衝直撞,無視後果,最終,惡果就在不遠處等你。

中共是農民黨,中國農民的傳統習性就是偏執,鼠目寸光,從不反躬自省,缺乏道德懷抱,種種文化弊端,造就中共今日的精神與現實危機。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定數,有前因就有後果,種瓜得瓜,咎由自取。

除了楊潔箎王毅外出箍波,連《環球時報》的胡鍚進,近日也反常歌頌美國人,不愧叼盤之美譽。戰狼突然轉性,只是時不我與,只等自己吃苦果就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