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週刊文春》

日媒爆東奧開幕禮原定計劃書 阿基拉、Perfume 被消失 揭政商之手怎樣左右創作

東京奧運終於結束,但閉幕禮的爭議持續。沒有現場觀眾的奧運會,大家都透過電視收看賽事,開閉幕典禮也不例外。誰有想到屏幕上的「光之五環」原來只是後製效果?不少觀眾都感嘆,日本經濟一定很不好,怎麼閉幕禮辦得那麼簡約?上屆里約奧運閉幕時,作為下屆主辦城市的東京準備的表演,時任首相安倍晉三化身超級馬里奧的情節,至今仍然令人印象深刻。簡約,只是因為經濟壞嗎?不止如此。

17+

運動會背後,東京奧運人事安排超級混亂,多次爆出黑幕。東奧開幕前一天,東京奧組委開幕及閉幕儀式表演總監小林賢太郎過去曾發表有關猶太人被屠殺的不當言論,立即解除其職務,由此可見一斑。

東奧開閉幕禮可說是命途多舛。典禮原本由演出編舞家 MIKIKO 負責,實力無庸置疑。她曾為 Lady Gaga 策劃演唱會的開場表演,又於日劇《逃避可恥但有用》設計出膾炙人心的「戀舞」。上屆里約奧運閉幕的「交接旗幟儀式」,她更擔當總導演。

MIKIKO 團隊製作「幻の企画案」的開幕禮計劃書長達 280 頁,並已呈送國際奧委會。日本傳媒《週刊文春》昨日(8 月 8 日)刊出完整計劃書,詳細交代開幕禮的「原貌」,似在向同日舉行的閉幕禮作「投訴」。MIKIKO 的方案融和次文化與當代科技,以駛入漫畫家大友克洋《AKIRA》的紅色電單車作開場,利用光雕投影呈現大友克洋描繪的「NEO TOKYO」。光雕投影續將東京街景與地鐵場景拼貼成舞台,並邀請日本女子流行電子音樂組合 Perfume 獻唱。除了 Perfume 之外,原計劃也包括:三浦大知、土屋太鳳、辻本知彦、菅原小春等知名藝能界代表,最終以無人機組成的地球作結。

現實是,我們只見到無人機地球,但《AKIRA》和 Perfume 等等都沒有了。為甚麼?因為 MIKIKO 被免職,而關鍵在於東奧背後最大的「隱形之手」是日本廣告大型企業「電通」(Dentsu)。

《紐約時報》報道指,在日本申奧的過程中「電通」有員工充當中介人角色,促成其事。「電通」否認指控,但無減它在東奧的影響力。一方面,「電通」從奧運廣告中獲利;另一方面,「電通」也被指干預人事安排。《週刊文春》早前報道指,奧運開幕及閉幕禮創作總監在 2020 年 5 月突然被撤換。MIKIKO 團隊被「叮走」,換上曾於「電通」工作多年的知名廣告創作人佐佐木宏,惹來「電通」安插親信的質疑。不過,佐佐木宏也做不長久。今年 3 月,他被爆曾提出要求女演員渡邊直美扮豬,取其「奧林匹克」與「奧林pig」的諧音。事情揭發後,他發表道歉聲明,並辭去奧運開幕及閉幕禮創作總監一職。

由 MIKIKO 到佐佐木宏再到小林賢太郎,東奧開幕及閉幕禮的策劃團隊多次轉手,不難想像典禮何以變得看點缺缺。對於「光之五環」後製不感意外,甚或我們應該慶幸典禮總算搞得成。

有網友在 Youtube 發布一段非官方的「妄想 幻のMIKIKO案」片段,由各方資料和素材,拼湊出不存在的「MIKIKO 案」開幕場面。阿呃就 覺得唔錯、幾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