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金義、王家豪《俄羅斯「向東轉」:東亞新勢力?》(背景圖片來源:Vierro @ Pexels)

【書摘】俄羅斯「向東轉」戰略的濫觴

【文:魏百谷(台灣政治大學俄羅斯研究所前所長)】

編按:本文為作者為羅金義、王家豪著《俄羅斯「向東轉」:東亞新勢力?》一書所寫之序言,標題為編輯所擬。

深感榮幸能拜讀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羅金義教授的大作(編者按:另一位作者是王家豪先生;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 2021 年 6 月出版)。本書論述的層次分明,邏輯清晰,作者首先從認同、歷史、地緣政治及區域發展的視角切入,深入探討俄羅斯制定東亞政策的緣由與意涵。接續從區域到個別國家,依序探究俄國與大中華、東北亞、東南亞以及印太地區的關係發展與挑戰。

作者從時間的脈絡,梳理俄羅斯「向東轉」戰略的濫觴。烏克蘭事件爆發之後,俄國「向東轉」一詞,頓時成為熱門的搜尋關鍵詞,然而,作者透過官方文件追溯源頭,發現克里姆林宮轉向亞洲,早在 2000 年當普京總統入主克宮時,就開始重視亞洲,而非為因應 2014 年歐美的經濟制裁,採行的權宜之計。

作者同時於本書點出,俄國是向東轉向亞洲,並非單一鎖定中國。作者認為中國固然是首要對象,但其他亞洲國家亦涵蓋在「向東轉」戰略的範疇,例如,強化與印度的特殊戰略夥伴關係,加強與越南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甚或嘗試發展與澳洲的互利關係。

本書亮點之一,在於作者深入剖析俄羅斯與香港關係。回顧過往探討俄國對亞洲的戰略的文獻,鮮少論及香港,作者身處香港,從在地人的視角,闡釋俄國與香港的互動。此外,作者特別從資金避風港的角度,探究香港為何無法成為俄國在東方的塞浦路斯。

本書亮點之二,坊間論及俄國「向東轉」戰略的書籍,多偏重於東北亞安全局勢,本書則特別聚焦於東南亞,作者深入剖析新加坡個案,指出 2018 年新加坡已成為俄國的第四大外國直接投資來源國。若反觀俄國企業對新加坡市場,表現更為熱衷,2004 年僅有 14 家俄企設點於新加坡,但到 2018 年,數量已超過 650 家。兩國何以取得如此亮麗的經貿成果,本書特詳加闡述。

本書亮點之三,探究當俄國「向東轉」戰略碰上美國「印太戰略」會激發出何種火花。作者認為普京提出的「向東轉」戰略,對新德里的重視不亞於對北京的關注,身處南亞大陸的印度,無疑扮演關鍵的角色。本書更進一步指出,在區域層面上,俄印合作有助降低莫斯科對北京的依賴,可有效避免「向東轉」變成「向中國轉」。具體而言,克里姆林宮鼎力支持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組織,正有「軟制衡」中國在中亞擴張之戰略意涵。

本書也談到俄國針對東亞地區的衝突熱點,所抱持的態度。作者認為莫斯科在朝鮮半島、台海、南海、加勒萬河谷等潛在衝突熱點,鮮有主動介入調停,非但未能扮演重要仲裁者,反而像是攪局人,更有甚者,則是以出售軍火,擔起「幕後玩家」的角色。

在本書中,作者對俄國的「向東轉」戰略,條分縷析,認為該戰略受限於四項結構性障礙,首先是,歐亞認同的身份侷限;其次是,過去向亞洲發展的失敗經驗;第三是,過於糾結與美國的大國博弈;第四是,俄國遠東地區的發展定位模糊。作者進一步指出,倘若俄國「向東轉」的目標是企圖擴大在該地區安全上的影響力及推動經濟產業升級,則該戰略的成效的確是不如預期。與此同時,作者回顧近年來克里姆林宮倡議的大戰略,不論是「向東轉」、「歐亞融合」或是「大歐亞倡議」,似乎總是口頭說的遠多於實際做的,雷聲大而雨點小,落實力道顯有落差。

綜上所述,極力推薦這本上乘的學術佳作,作者深厚的研究功力,流暢的行文,深入淺出的表達,跳脫學術文章讀來拗口艱澀的窠臼。本書的出版不僅為瞭解俄羅斯亞洲戰略的重要文獻,更是華文出版界的一大盛事,實屬讀者的莫大福氣。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