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來的新緬甸,新國家:緬甸民族團結政府(2)

2021/4/21 — 9:54

在緬甸,軍政府持續血腥鎮壓反政變示威,仍然無阻民眾的公民不合作運動。3 月 16 日,仰光有示威者燒車軩、設路障以阻擋軍警過橋。(Photo by Stringer/Getty Images)

在緬甸,軍政府持續血腥鎮壓反政變示威,仍然無阻民眾的公民不合作運動。3 月 16 日,仰光有示威者燒車軩、設路障以阻擋軍警過橋。(Photo by Stringer/Getty Images)

【文:翁婉瑩】

(1)在這裡 https://reurl.cc/E2M5vK

[⬛] 歡迎、觀望與拒絕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

廣告

位於撣邦,長年與緬甸國軍衝突的德昂民族解放軍(Ta'ang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成為率先支持民族團結政府(NUG)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以下簡稱「民地武」),准將Tar Phone Kyaw對NUG表示歡迎,並表示將根據需要做好合作的準備。

「無論民族團結政府的意識形態是什麼,我們要如何推翻目前的獨裁軍權政府?如何結束內戰?」他在4月16日晚間對《BBC Burmese》說。他希望NUG對於目前各方面都處於失敗的國家,能發揮實際的領導作用。

廣告

克欽邦相關組織亦發佈聲明支持民族團結政府。

克倫民族聯盟(The Karen National Union)於17日發佈聲明,歡迎CRPH所成立的民族團結政府。聲明中提到,「CRPH滿足了聯邦民主憲章、民主平等、民族平等與自治的要求,希望能儘速建立真正的聯邦政府。」

克倫民族聯盟的第五旅發言人Pado Man Man對《BBC Burmese》說明其他民地武未支持NUG的狀態,表達看法。「其他民地武和民族政黨雖然都認為緬甸應走向聯邦制國家,但沒有公開支持NUG,很大程度取決於局勢。」

而他也認為,NUG與CRPH也同意聯邦制中的各民族平等發展的協議,若是在這個基礎上往民族自決的方向邁進,各民族組織與黨派,就沒有理由反對NUG。

而在若開邦與緬甸軍隊衝突不斷的阿拉干軍(Arakan Army),總司令Twan Mrat Naing於4月16日晚間在Twitter上證實,CRPH已邀請他加入民族團結政府,但他拒絕了

Twan Mrat Naing的態度,在4月10日阿拉干軍成立12週年時,便已清楚表達。他於公開信中表示,「不希望若開邦有公民不合作運動或抗議政變,因為這些運動會破壞若開邦自己的具體目標,而若開邦朝著這些目標邁進時,最重要的是不要對其他問題感到困惑。」

「若開邦有自己的政治目標,就是『若開邦之路』,就是重建曾經偉大的阿拉干王國。」Twan Mrat Naing在公開信中說。

自從2月1日政變以來,若開邦沒有抗議政變與公民不合作運動,而緬甸國軍與阿若干軍自去年11月便已非正式停火。

[⬛] 等待中的聯邦軍

根據緬甸政治犯援助協會(AAPP)統計,截至4月19日,超過738人在軍事政變後遭到殺害,3261人遭到拘留。

軍政府於17日為慶祝緬甸新年,特赦23000多名囚犯,部分未被釋放的囚犯也將獲得減刑,但仍不清楚獲釋者是否包括政變後被逮捕的民運人士。

但持續發生的武力鎮壓傷亡,民眾為躲避鎮壓與空襲而流離失所,甚至亡者也不得安寧。軍政府進入勃固市(Bago)的公墓,將4月9日暴力鎮壓中死亡的亡者遺體掘出,置於露天,試圖清除被民眾尊崇為英雄的亡者墳墓。該市在9日有82人在鎮壓中死亡。

政變後的生活動盪,民眾急切地等待真正保護人民的新聯邦政府。

民族團結政府的副總統Duwa Lashi La在新年致詞中表示,NUG將致力於建立切實可行的政府體制,並爭取國際社會的認可,而為了讓NUG發揮實際作用,「一旦聯邦軍隊成立,將透過外交手段獲得國際認可。」他說。

撣邦民主聯盟(The Shan Nationalities League for Democracy, SNLD)的發言人Sai Leik,在4月8日呼籲其他政黨、民地武與CRPH共同努力組織一支聯邦軍。

他也認為發布聯邦憲法的時機已經成熟,因為民眾對2月政變後的軍政統治,厭惡感已經到了最高點。「當越來越多緬甸人理解聯邦制不是『分裂主義』,而是可能帶來更大的團結時,我們應該更進一步推動聯邦制與聯邦法。」他對《Myanmar Now》表示。

「我們應該努力組織聯邦軍與聯邦國家,並果斷勇敢地採取行動。」他說。

帕奧民族解放軍( Pa-O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領導人Khun Okkar上校,在4月8日對《Myanmar Now》表示,「民地武應組成強大的政治與軍事聯盟,與CRPH進行談判。」

「我們各族都有與CRPH進行單獨溝通的團體,但若我們民地武能組織聯盟與CRPH交流,將更為方面。」他說。

建立包容各民地武的聯邦軍隊,CRPH 與NUG首先必須面對的是政治協商,若民地武未加入或支持民族團結政府及其組織的聯邦軍隊,緬甸依然是政變前後,各方武力割據的內戰狀態。

克倫民族聯盟的第五旅發言人Pado Man Man點出這個問題。「一旦制定新的聯邦憲法,現有的少數民族武裝部隊就將成為聯邦軍隊,而NUG國防部必須有效地協調目前仍處於衝突狀態的武裝組織。」他對《BBC Burmese》表示。

國防部長Yee Mon在4月16日的民族團結政府線上新聞發佈會中表示,「因為需要進行談判,我們將先組織建立人民國防軍。」

「人民國防軍作為聯邦軍的前身,我們會將人民國防軍組建為由NUG領導的真正專業軍隊。」「人民國防軍將成為人民與聯邦民主國家的真正保護者。」他說。

「人民國防軍正準備取代正在屠殺人民的緬甸國軍,並有可能成為未來聯邦軍隊的一員。」Yee Mon補充。

但他沒有確切說明何時成立人民國防軍,但表示將在短時間內建立。

[⬛] 國際社會與緬甸民族團結政府

民族團結政府的內政部長Lwin Ko Latt對《BBC Burmese》表示,一些民主國家將在未來幾天宣布與NUG合作。「這些國家將包括西方國家與曾經歷阿拉伯之春的主要國家。」他說。

由三位前任聯合國專家組織的獨立平台-「緬甸特別諮詢委員會」(Special Advisory Council for Myanmar, SAC-M),在4月16日承認民族團結政府為合法政府。

儘管敏昂萊在2月1日發動政變,取代去年11月8日大選中獲得民意支持的聯邦議會議員,但目前管理國家的軍政府,尚未在國內或國際上得到認可,甚至缺乏政變前、翁山蘇姬(昂山素姬)掌政時代的合法性。

尤其在聯合國代表一案上,可以說明軍政府在國際社會上欠缺合法性的窘境。

緬甸駐聯合國代表Kyaw Moe Tun在2月與軍政府決裂,於聯合國的演說中舉起三指宣示反對威權,隨即遭到撤職,並被指控叛國罪。Kyaw Moe Tun在3月1日致函聯合國大會主席與秘書長,表示自己代表緬甸的「合法」政府,並繼續擔任緬甸大使。

隔天軍政府發函予聯合國秘書長,任命Kyaw Moe Tun的副手Tin Maung Naing為大使,但隔天Tin Maung Naing辭職了。
至今Kyaw Moe Tun仍是CRPH在聯合國的大使。

而緬甸駐英國大使Kyaw Zwar Minn則是相對的另一個例子。Kyaw Zwar Minn在4月6日遭軍政府撤職後,無法進入駐英大使館,軍政府改派親軍方的外交官員出任大使。

Kyaw Zwar Minn在8日會見英國外交部亞洲事務部長後,英國表示願意為他提供庇護。在此之前,英國表示根據緬甸軍方終止其職務的決定,無法再承認他為駐英大使。

英國外交部發言人說:「有鑑於對Kyaw Zwar Minn先生的霸凌行為,我們正在努力確保,在他決定自己的長遠未來時,能夠安全地生活在英國。」「我們持續呼籲,結束緬甸政變,並迅速恢復民主。」

「現在已經到了民族團結政府成立的重要階段,各國政府完全有理由考慮如何與新政府合作,以維護雙邊關係和緬甸人民的利益。」前荷蘭駐緬甸大使Laetitia van對《金融時報》表示。

而值得注意的是,即將於4月24日將在印尼雅加達舉行特別東盟峰會,軍政府領導人敏昂萊已被證實將出席峰會,但CRPH與民族團結政府尚未被邀請。

作者 Facebook

作者簡介: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反映了黑暗與小我。旅行與書寫,都無法停止。
https://matters.news/@repri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