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變的政變 未竟的緬甸民主路

2021/2/3 — 12:08

圖片為 2016 年昂山素姬與敏昂萊的合照 (Photo credit  YE AUNG THU/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片為 2016 年昂山素姬與敏昂萊的合照 (Photo credit YE AUNG THU/AFP via Getty Images)

剛剛踏入 2021 年第二個月,緬甸遇上「民主最黑暗的一天」。由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領導的緬甸軍方突然以選舉舞弊為由,拘捕了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 NLD 一眾內閣官員、國會議員、地方官員以及不少政治人物,當中包括總統溫敏及實際掌權者國務資政兼外交部長及總統府辦公室部長昂山素姬。大圍捕後,軍方隨即宣告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一年,大部分電視廣播被暫時停播,不少城市電話與互聯網一度斷網,股市及銀行臨時關閉,所有國內外航班停飛。這場政變,不只引起緬甸全國震驚,也使得國際社會密切關注,歐盟美國等紛紛要求緬甸軍政府釋放昂山素姬等人,時值平日,市面的示威抗議未有去到過往那般聲勢浩大,但不少緬甸網民紛紛在各大社交媒體各大群組呼籲國際聲援,預料近日將會有大規模示威抗議昂山素姬等人被捕及反對軍政府再度干政。

為何政變

軍方政變的原因,官方說法是因為 NLD 以舞弊及欺詐方式勝出 2020 年末的緬甸議會選舉,實際上是針對 NLD 是次選舉再次取得海嘯式大勝,在 476 個民選席次中取得 396 個,比起 2015 年昂山素姬獲釋後的國會選舉勝出席次還要多,相比下軍方掌控的政黨聯邦鞏固與發展黨 USDP 只有 33 席。軍方對此結果惱羞成怒,要求重選未果,於是決定在國會新會期即將開始之前拘捕所有來自 NLD 的議員及內閣高官。

廣告

其實,是次選舉比起上一屆,NLD 只是贏多了 5 席,只是 USDP 取得的議席下跌了 9 席,為何軍方沒有在上屆選舉政變,反而是在今次才有如此激烈的反應?原因與軍方的態度有莫大關係。之所以 2015 年會讓昂山素姬帶領 NLD 參與大選,與前軍政府總理吳登盛開始民主化有關。在他任內,吳登盛為了取得國際支持及投資,爭取美國取消制裁及改善國內經濟狀況,決意在 2010 年釋放昂山素姬及允許 NLD 參與選舉,自己則結束了由軍方控制的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專權的狀況,改行總統制,自己另組 USDP 參與選舉籌組文人政府。雖然是次選舉被指舞弊,讓 USDP 取得 80% 的議席以讓國會推舉自己擔任總統,但仍被視為開啟文人政府的新一章。為了爭取國際支持,吳登盛及其計劃中的改革派接班人瑞曼皆對昂山素姬友好,願意支持她參選總統,藉此換取西方國家撤銷制裁。因此,在 2015 年大選時,受吳登盛與瑞曼影響的軍方大方承認結果,就連後來拘捕昂山素姬的國防軍司令敏昂來也向昂山素姬道賀。

但是,敏昂來自身本是強硬派人物,他曾主導針對羅興亞人的種族清洗及侵犯北部少數民族的人權。2015 年礙於吳登盛等人的要求及國家經濟需要,才選擇接受結果。自吳登盛及瑞曼等改革派退隱政界後,敏昂來雖非 USDP 政客,但卻能左右大局。本來敏昂來仍會礙於國際社會的觀感而與 NLD 合作,藉昂山素姬正面的國際形象來吸引外國資金,但當昂山素姬自身因任由軍隊對羅興亞人種族清洗而飽受國際社會指責下,NLD 的國際形象大幅下滑,軍方再也不需要 NLD 作公關用途。於是,在強硬派當道下,才選擇在 2021 年發難,重回軍政府時期。

廣告

真的是政變嗎

是次政變,結束了緬甸獨立後短短五年的民選政府的管治,重回軍政府時代。雖說,在 2016 - 2020 這整整的五年間,緬甸是由民選政府執政,而 NLD 內閣也廣受緬甸人民歡迎,就算是昂山素姬因容許軍方屠殺羅興亞人而被國際社會批評時,民眾也仍然支持政府的決定,但是,這段時間實質掌權的,仍然是軍方。根據緬甸現行憲法,軍方委任了上下議院 25% 的議席,內政國防及邊境這三項重要事務仍由軍方屬意的人馬擔任,軍方仍主宰了不少國策,以及影響 NLD 就其他方面如外交經濟教育的決定。雖然 NLD 挾改革派之名上台,打明旗號是反對軍政府獨裁,但要廢除軍方操縱 25% 議席的憲法條文需要得到上下議院共 75% 議席的人通過,要達到這一門檻可說難上加難,畢竟軍方背景的 USDP 操縱的少數席次可阻礙 NLD 達成 75% 的修憲門檻。當武裝力量全由軍方控制,NLD 無法實際指揮時,就只能與軍方合作。在 NLD 執政的五年間,NLD 對軍方妥協,就算不說獲民眾支持的對羅興亞人打壓政策,NLD 也一反其對少數民族友善的態度,默默任由軍方打壓北部少數民族,以及打壓言論與新聞自由如拘捕路透社記者和讓《電信通訊法》限制網絡言論。在肺炎疫情期間,NLD 政府也容讓軍方鐵腕執行抗疫措施。由此看來,軍方只是過去放給民選 NLD 政府的權力及名義上的管治權收回,一切回歸原狀,使 2015 年名義上的改變消失,一切沒變過。

未竟之路

對有軍政府專權歷史的國家,要真正順利過渡自民選政府,只能是文人政府完全掌握軍隊指揮權,軍隊完全放棄介入政治才能發生。本來,吳登盛被外界寄於厚望,有望成為如同盧泰愚及李登輝一般使國家由專權過度自民主政權的人,可他畢竟不像盧泰愚及李登輝那般為真正文人背景,仍有意讓自己軍中後輩掌權,任由軍隊繼續對政治置喙,最後成為是次不變之政變的伏筆。軍方確實可以牢牢掌控政權,但觀乎國際社會的態度,雖然歐美國家對昂山素姬的妥協感到不滿,但更擔心重回軍政府時代會使過去在緬甸的投資無而為繼,畢竟各國對敏昂來為首的軍政府不太信任,隨時會以制裁脅迫軍方放棄重組軍政府,就算未能要軍方承認是次大選結果,也會要求在國際監票之下以民選方式選舉出新政府。觀乎民眾對昂山素姬及 NLD 的支持,民眾很大機會會再次上街示威,在大選也將繼續海嘯式支持 NLD,USDP 也會因是次政變而流失部分議席。但這一切,還看西方各國的態度及軍方會否受制裁影響。不過,就算 NLD 重新上台,這數年間仍難改軍方干政的情形,軍方仍會緊緊控制緬甸的命脈,要真正如同台灣韓國般從軍政府過度到真正的民選文人政府,恐怕仍有漫漫長路要走。

原文刊於 東南亞視角 ASEAN Watc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