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2019/11/2 - 22:02

欖球為何成了南非荷蘭人的象徵?

運動公社製圖

運動公社製圖

1995 年南非欖球世界盃冠軍隊成員 James Small 曾說過,其實他當年不覺得自己能融入球隊。James Small 不是 Chester Williams(當年陣中唯一的黑人球員),但因為他是以英語為母語的白人,而不是母語為南非荷蘭語的白人球員,他自覺只是球隊的邊緣人。

長期以來,欖球在南非被視為南非荷蘭人的運動。所謂南非荷蘭人(Afrikaans),即是那些祖先來自荷蘭的白人移民。他們曾經與英帝國開戰,其中 1899 年至 1902 的戰爭(多稱為第二次波爾戰爭)尤其慘烈。有指這場戰爭令到戰敗的南非荷蘭人死了其中 17% 的人口,單是婦孺就有二萬多人死在英國人的集中營內。既然欖球是英國的精英運動,為何這項運動後來又會成為南非荷蘭人的象徵?

話說在十九世紀末,欖球在南非確是較受英裔人歡迎,但不代表南非荷蘭人沒有參加。1891 年和 1896 年,當南非荷蘭人發現他們在欖球場上有能力威脅來自英國的欖球精英,就開始視欖球為挑戰英國人的工具之一。而在後來的戰爭期間,大量男性的南非荷蘭人被移送到各地的集中營。他們在集中營中的其中一項活動就是打欖球。而據說看守這些集中營的英國人是較喜歡踢足球的。在這環境下,打欖球進一步成為了南非荷蘭人展示他們對抗英人的象徵。

廣告

戰爭結束後不足一年,英國又派球隊到南非。這支客隊卻接連吃敗仗。他們不敵來自南非荷蘭人地區的球隊,又在對南非隊的系列賽落敗。對南非荷蘭人來說,這是他們在戰爭慘敗後向英國人示威的一個方法。自此,欖球運動在南非荷蘭人中的特殊地位就更被鞏固。到今天,就算理論上不同族裔的人都可以是南非人,當黑人球員只佔上星期世界盃四強南非正選十五人陣容的六人時,南非欖球是南非荷蘭人運動的形象,卻未完全撇下。

 

運動公社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