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對世界重要國家的一些影響

2020/4/21 — 12:36

「世紀疫情」肆虐,連帶著各國經濟受到重挫。美股和其它國家/地區股市之前的狂瀉、歐美的封城對各行各業、乃至自由職業者造成嚴重的打擊,使到失業人數猛增、治安或社會問題浮現。而這對歐美亞的幾個重要大國,或是世界的格局,會造成怎樣的影響與改變?

歐洲必然的繼續衰落

這次疫情,將會令到本來已經有內部危機的意大利和西班牙,被推往更黑暗、更漫長的困境。生產力早已下滑的意大利,因疫症而失去了向前發展的推動力,經濟繼續停滯已是對它最樂觀的預測,而意大利的工業層面,將愈來愈難在世界市場上競爭。至於失業率高、房市泡沫化和通貨膨脹原先也頗嚴重的西班牙,更因此次疫情,促使這些問題變成了一個個計時炸彈,讓就算疫情穩定後的社會,也變得更不穩定。

廣告

而被意、法、瑞士、奧地利這4 個疫症爆發國所包圍的德國,其疫情的擴散速度也很是迅速,但通過政府按部就班的防疫策略,以及德國人民的自律性,使到「武肺」被更快地壓制住,死亡率也偏低。相對之下,國民顯得「散漫」、給人印象也沒有那麼嚴謹的法國,疫情會更為難控,它與德國的經濟、或在國際上之影響力的差距,將會因此而被繼續拉大。

至於英國方面,它之前走的是「佛系」抗疫路線,但接著政府發覺真的不妥(連王儲與首相都相繼感染),被迫走回傳統的半封城、隔離路線。這「一來一回」,英國政府不但錯失了最佳的防疫時機,令感染人數如之前「所願」大幅增加、拖累經濟復甦得更慢之外,還有一點,是外來投資者會因英國政府的決策失誤,再加上看到這以往的「日不落帝國」原來有如此脆弱的一面(王儲、首相和內閣成員竟這麼容易受到感染;且首相病重後,權力的交接漏洞被凸顯出來等),令到他們更進一步地失去了對英國的信心。而這幾年,由於在「脫歐」問題上的虛耗,及「脫歐」後所產生的負面因素影響,英國也會於此雙重夾擊之下(疫情和「脫歐」問題),變得更加頹唐消沉,難以再復當年的豪情壯志。

廣告

蕭條後的美國依然地位穩固

美國在這次疫情中可謂大傷元氣,尤其是紐約、加州等地,情勢仍是非常嚴峻。有人之前已經預測美國將會再次陷入類似大蕭條時期的狀況,而事實上,從首次領失業救濟金的驚人人數,便已反映出就業市場穩健復甦的黃金十年也徹底終結(美國勞工部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過去四個星期,首次申請失業救濟金的人口,共計增加了超過2000萬人)。況且,美國人少有存錢的習慣(很多美國人存款在1千美元以下),他們會「今朝有酒今朝醉」,一旦遇到倒閉的浪潮、失業的海嘯,就算政府大灑錢幣、特朗普簽了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也可能「長貧難顧」、治標不治本;若疫情持續多一段時間,都沒有被控制得到,很多失業者或會被逼上絕路,各種社會問題將變得日益嚴重。

特朗普政府錯判形勢,刻意於前期將武漢肺炎描繪得雲淡風輕,致使現在一發難以收拾。但跟英國不同,美國國力始終宏厚得多、基礎紮實,它就像一艘航空母艦(或者我將之比喻為前陣子有近千名艦員感染的羅斯福號好了),即使它遇到極大的困難,可航母畢竟是航母,又怎會這麼容易被擊沉?我們再次對比英國,後者顯得倦怠,然而美國因匯集了世界很多領域最top的菁英,依然有著這些來自不同領域的力量支撐住,難以塌下、國際地位依然穩固。且儘管這次美國與大蕭條時期的實體經濟下滑之狀況、並導致股票泡沫破裂的形勢相似,但由於這次經濟下滑的原因,是因為疫情所致,非結構性地因經濟增長本身出現的停滯,而導致的泡沫破裂現象,所以美國今年的經濟衰退,會屬於較短暫性的,不會像大蕭條那樣,持續數年。

中國會否借機崛起?

二月底後的中國,疫情對它的威脅性大大減弱,雖然到現在中國每日新增的感染人數仍存在「黑數」(「黑數」既指隱瞞的數字,也指黑龍江或在廣州的黑人感染數字),但短期之內,大陸再爆發「武肺」的可能性並不大。早已復工的中國,經濟亦已經慢慢復甦,它即使不能實現V型的反彈,可其整個內部形勢,比起仍處於水深火熱中的歐美、或是由於之前為順利舉行奧運而有所隱瞞疫情、並導致已經進入全國緊急狀態的日本,仍是暫時佔優。再加上現在的中國,又將大量的醫療物資進行輸出,希望利用醫療外交之途徑,來強化它於國際中的影響力,甚或被人擔心它已開始挑戰美國在全球的主導地位。

但隨著中國口罩和其它醫療物資的超常量之生產,更容易令這些醫療物資出現良莠不濟的狀況,並已被多國所發現、棄用、退貨……中國的口罩或醫療物資外交沒有像預期那樣取得成功,且之前的「欠中國一個道歉/道謝」論述,或官方有意引導大家將病毒起源甩給美國的說法,也引起國際(特別是美國)的嘩然、外交的風波。中共長期(被養成)的自大、狂妄、有錯不會認、並為了自己的威權而硬要將黑說成白的作風,移植到了此次的外交宣傳做法上。牠們扶植的WHO代言人譚德塞,明明已被世人知道他爛透了,但中國到現在還不肯跟他「割蓆」;這讓人想起了林鄭,也是明明民望超低,可中國仍不顧香港的整體利益,而力撐她。常常弄巧反拙的中國大外宣,就像中國的國足,經過那麼多年、花了那麼多錢,卻依然搞得那麼地難看,牠們的外交部更多像是擺出「挑逗」(挑釁)人的樣子,卻非能有效地修復與西方國家的關係。

同樣有錯不會認的美國政府,為了轉移自己的過失、轉移內部超強大的壓力(特朗普也更是為了選舉連任),已不斷把矛頭指向WHO和中國,並要令兩者承擔主要的責任。美國和中國經歷此次疫情,會更邁向「準冷戰」的邊緣,結合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瑞幸咖啡造假案,美國或會加緊對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審查,有可能想盡辦法找它們的問題來「開刀」(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很多都對大陸經濟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一旦它們被美國政府盯上了,將會被削弱一定的實力,連帶也為它們的美國競爭對手企業,帶來好處)。除此之外,美國還有一把厲害的劍,就是中美貿易戰下所達成的協定與仍存在的談判籌碼。往時山寨品牌能夠反告贏被侵權品牌的中國,最近連續有「喬丹」、「新百倫」的侵權案敗訴,這或可能反映了中國在知識產權問題及對中美貿易戰所作出的讓步,也可能是牠們藉著用行動去落實貿易戰所達成的協定,來希望緩解劍拔弩張的兩國關係。

這場「世紀疫情」,令大家保持社交的距離,也令到很多國家與中國,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他們已經開始重新審視在中國投資的風險,尤其是美國及日本政府,為了讓自己的企業能撤出中國,更不惜貼錢來補助它們,積極地「去中國化」(最有可能是,考慮到運輸成本,這些企業供給大陸市場的產品生產線仍會保留在中國,但生產給其它市場的生產線,將會逐步轉移出去)。而最近G7陸續的表態、連過往與中國關係密切的伊朗,他們的官員也於之前譴責了中國公佈的數字就是一個笑話!我們或可預計到,真正會對中國主動地行動的國家並不多,類似的譴責,就算是官方發表的,都只是停留在「打嘴炮」層面上,以便轉移各自國家內的疫情壓力;但即使他們沒有採取實際的制裁措施,他們與中國的關係,也可能如英國外相最近所說的:回不去了(最起碼在近幾年之內回不去)。這會影響中國企業的全球擴張步伐,或會令到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遭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打擊。

對其它幾個重要國家/地區的影響

俄羅斯在這次疫情剛爆發時,主動封中國的關口,看似能夠鎮守得主,但由於它西部防線的缺口,當歐洲爆發後,俄國也已經不再是「淨土」,最近更是失控了。俄羅斯表面上的強大或強硬,但實際內部問題多多,它引以為傲的軍事實力是阻擋不了病毒的攻擊,一旦它外層的防禦被突破了,就有可能像潘多拉盒子被打開那樣,釋放出很多問題出來,危及到普京的統治。而另一個與中國關係良好的國家——新加坡,最近也有非常多新增的感染個案。它的重要經濟支柱——旅遊業已經停擺;另一條支柱——轉運貿易,又因為新加坡變成了危險的疫區,並加上全球經濟的不景氣與需求量的急速下跌,亦受到了很大的影響。缺少製造業和農業的國家或地區,像新加坡、香港等,將在此次危機中雪上加霜(其中新加坡更因為泰國稻米嚴重減產等原因,被斷了「米路」,或有可能出現糧食危機),所以於亞洲「四小龍」之中,之前能一直保持強勁發展勢頭的韓國,以及「家和萬事興」——政府支持率愈來愈高的台灣,其「傷勢」會相較地輕。

小結

這場「武肺」,令到已經在衰退之中的歐洲經濟,將繼續惡化下去;而美國靠著本身豐厚的「家底」,仍不會失去霸權地位。野心外露的中國,將進一步被西方世界「圍攻」,尤其WHO幾乎變成了CHO,會促使更多西方國家,更警惕中國在其它世界性組織上的影響力。而經過了此「疫」,日韓將繼續此消彼長,新加坡等著重依靠第三產業的國家/地區會邁入漫長的衰退期;俄羅斯的情勢,也是很不樂觀……這場「武肺」,讓全球化的步伐暫緩,甚至後退,產業的分工,可能有所洗牌,保護主義或重新抬頭,但正如歐盟的主要設計師讓·莫內曾說過:「危機是促進同盟的最大推手」,所以,之前有些貌合神離的歐美,將更團結於一起,被「圍攻」的中國,也會更希望地跟非洲與南美等國家,進行更廣泛和深入的合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