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旅居印尼觀察 — 政府為醫護購雨衣當防護服 民眾:登革熱比較可怕

2020/3/16 — 17:42

峇里島ubud(烏布)大街雖然遊客減少,依然人來人往,沒有人戴口罩。(作者提供)

峇里島ubud(烏布)大街雖然遊客減少,依然人來人往,沒有人戴口罩。(作者提供)

印尼從突破零,到每天翻倍增加確診個案,所用的時間之短。我每天都觀看本地新聞,以求不缺漏重要資訊。

值得關注的兩點是,印尼在醫護體系和全民防備上是不是真的準備好?包括全國有多少家P2、P3、P4規格的實驗室可以檢測病毒和研究病毒?

以下是我在峇里島的觀察和從印尼本土媒體得到的資訊,但需要特別強調一點,印尼地域遼闊、千島之國,各島之間的差異性很大,峇里島、雅加達、外島的資訊和民眾意識行為都可能大相徑庭。

廣告

病毒測試需自費?

印尼現今117個確診個案,分佈在4大島8大城。根據總統佐科威的說法,現在所有確診病例的病毒測試,都在雅加達Balitbangkes實驗室。若日疑似病患激增,雅加達的實驗室真的有足夠檢測能力嗎?昨天印尼另一則本土新聞則提及,全國有十家實驗室可以檢測病毒,但什麼時候開始啟用?是什麼規格實驗室,我在新聞內文裡面不得而知。

廣告

之所以我對印尼病毒測試實驗室如此關注,原因有二。其一,我跟台灣朋友聊起這事,他說,要測SARS、MERS或CORONA,要有P3以上規格的實驗室;韓國有降格P2測試,所以他們國家一天檢測量驗了台灣兩個月的量,這準度跟媽祖擲筊差不多了。(補充引述專家意見:「病毒檢驗的時候,如果只採集檢體,放進RTPCR儀器裡面,這個步驟就很單純,用P2就可以。但是如果是進一步的研究,細胞要去培養,培養的時候病毒量會增加,像SARS、MERS,或者像這次武漢肺炎,一定要P3,因為病毒量會增加。」)至於峇里島,可能連P2規格實驗室都未必有,而政府的指定醫院,說的應該是採樣而已吧。倘若佐科威說的,檢測都在雅加達,那峇里島採樣,一來一回送去實驗室也要耽誤1-2天了,輕症也可能變重症了。

其二,3月13日,我得知我的房東和他兒子都發燒了,房東兒子還在家,房東自己則在前一天去醫院做了登革熱測試,確認沒有登革熱就回家了。我問他,醫院沒有測corona嗎?印尼新聞不是說免費測嗎?他說,他不知道,醫院也沒有幫他測corona。

為了釐清這個問題,我問了社群的一些網友,一人說,峇里島只有三家corona指定醫院,會不會是因為我的房東去了其他醫院而沒有檢測?另一人則分享駐印尼陳忠大使的醫院費用及說明,如下:

「經洽8家雅加達指定武漢肺炎治療醫院,除了現在正隔離確診病例之Sulianti Suroso醫院外,其他院所均接受自身有疑慮希望可檢測是否感染,需自費,等候檢驗結果時間約需1-3天。

印尼政府已將此次疫情列為「特殊事件(kejadian Luar Biasa, KLB),故倘經確診及疑似病例住院隔離觀察者,其衍生之醫療費用均由政府預算負擔。

倘為政府要求篩檢及隔離之案例均由印尼政府負擔相關費用。」

那是不是意味著,印尼疑似病症的人都要先備好充足醫療費,才能有可能檢測?而檢測費用,對印尼本土中低層市民而言根本是龐大負擔,將近是各省地方政府制訂平均最低月薪(UMK)的一半。料想大部分普通印尼人要吐出一條半印尼盾(約100-108美金)檢測,那真的寧可在家躺床忍痛度日。

而再反觀現在確診的破百案例,一大部分是境外輸入個案,另一部分則是確診者的密切接觸者。到底有沒有是自己就醫而確診?我不得而知。而印尼政府為了保護病人隱私及不引起國內恐慌,不再公布病患細節,包括感染源頭及其曾所活動範圍,一切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只有待政府追查。

資訊不透明、裝備也不足

而我的觀點是,根據流行病學專家意思,要判斷一個國家/區域是不是相對安全,是看感染源頭是不是可以查找,如無旅行史和接觸史,查找不到感染源頭,那意味著已經存在社區爆發的風險。現在想知道確診者細節的,只有印尼政府,平民百姓的我們完全無法從新聞得知更多細節。資訊的不透明化,真的是為了不引起民眾的恐慌?還是更恐慌?

而昨天本土新聞說了,感冒症狀患者求醫,醫生有自主權判斷是不是需要測試CORONA,而原則是,根據病患接觸史和旅行史。

至於印尼醫療系統的憂患,則不可忽視。根據雅加達郵報前幾天報導,印尼指定醫院139家(原100家,後增加至139家),只有49家準備好,其他醫院則還在準備階段。報導還有提及,西爪哇缺少醫療防護裝備,政府竟然是為醫護人員買一次性雨衣當防護服。甚至現階段昂貴的呼吸機也是不足,有足夠經驗控制和防禦病毒的專業醫護也缺。但印尼政府也已經在巴淡島建印尼版的雷神山醫院。

我想知道,印尼上個月都在忙什麼呢?足足晚了一個月才爆發疫情,卻至今醫院沒有準備好,防護服用雨衣暫代?我朋友則說:「第三世界不意外。」

天氣太熱,口罩有如濕紙巾

而民眾呢?我不知道雅加達真實狀況,而大部分本土媒體都是聚焦以雅加達為主的爪哇島,我所在的峇里島中部,是一半外國遊客旅居的鄉村樂之地,一半是本土居民農耕和旅遊服務業為主的生活棲息地。遊客在最近數週,是可觀的二次函數般驟減,但也沒有到門雀可羅的狀態。以歐美遊客為主的人群中,沒有人戴口罩,本地服務業者只有屈指可數的人有戴口罩。這個狀況,我覺得是情有可原的,一方面是我在本地大超市已經一個半月沒有看到任何口罩了,或許本土小藥局還有少量存貨,但我沒有特別調查。另一方面是,印尼天氣悶熱,汗如雨下,我有次在戶外戴口罩,一個小時內口罩就像濕紙巾一樣掛在嘴上,姑且口罩功效也失存了。印尼大部分地方的空曠而非密閉,不戴口罩、勤洗手,真的情有可原。

另一邊廂是,峇里島的超市半個月來都沒有出現搶購熱潮,唯獨一次看到兩個歐洲人用兩個大皮箱搬了幾十包肉、油、藥,讓我嚇了一跳,但超市馬上補滿貨架。而且農業為主的印尼有足夠的自然資源,供應食物以及製作衛生紙的原料(但印尼人也不常用衛生紙上廁所),所以峇里島一如既往的平靜,即便第一個死亡個案是在峇里島。

歐洲人前幾天在超市用行李箱採購(作者提供)

歐洲人前幾天在超市用行李箱採購(作者提供)

民眾根本不當一回事

而從昨天開始,包括雅加達和峇里島等大部分城市都實施停課半個月的政策,我的印尼朋友說:印尼根本沒有人在怕corona,怕的是corona影響沒有餐廳開門和沒有景點開放。確實在一些景點還能看到外國人和本地人趴趴走,拍照上傳IG,可能心安則平安?

而像龍目島等小島已實施封島,我外國朋友說:印尼是「千島之國」。是個天然封城的國家。只要切斷交通,就切斷了病毒通路。然後讓孤島居民自生自滅。古代民族對付傳染病唯一方式就是隔離。

而新聞則一直宣傳,以薑黃、薑、椰子糖、羅望子熬煮的傳統草藥(jamu)是有效抵禦的,甚至印尼有專家說芭樂也有預防功能。最近各品種的薑都漲價不少,大家應該也喝jamu抵禦病毒了。至於我大部分印尼朋友,一如既往的心態樂觀,歷經過登革熱洗禮的他們,反而跟我說,登革熱的死亡率比corona更高。禱告吧!

參考資料:

Indonesia scrambles to contain coronavirus as most hospitals not ready (The Jakarta Post)

Tes Virus Corona di Indonesia Bisa Dilakukan di 10 Laboratorium, Mana Saja? (Kompas.com)

Update Corona 14 Maret: 96 Positif, 5 Meninggal, 8 Sembuh (CNN Indonesia)

Indonesia scrambles to contain coronavirus as most hospitals not ready (The Jakarta Post)

Dua Anak Usia 2 dan 3 Tahun Positif Corona (CNN Indonesia)

(標題及小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