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歐美口罩風波:戴,還是不戴?還是有更大問題

2020/3/18 — 17:20

口罩要戴,還是不戴?英國錫菲 (Sheffield) 有亞裔學生遭受言語及身體攻擊,原因只是她戴上了口罩。她就讀的大學之後提出 #WeAreNotVirus 活動,倡議國際學生戴口罩是為了保護自己。香港人 Larry Salibra 也開設網站 Wear a Fucking Mask,對海外人士解釋「戴口罩」的重要性,在 Twitter 已有至少 1,000 人轉發。

歐美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越見嚴峻,確診人數比鄰近中國的香港和台灣等地高。有評論認為西方人不戴口罩的習慣,是導致歐美 COVID-19 蔓延的主因。西方國家一般防疫指引是「有病才需要戴口罩」,海外部份媒體亦指口罩對健康人士無用的說法加劇矛盾。究竟口罩對於預防感染有無實際作用?

世界衛生組織指引認為,現時未有足夠證據顯示口罩可遏制傳染病傳播,因此不建議在社區環境中戴口罩。不少西方國家的衛生部門也遵從此指引,未有建議國民在社區活動時戴上口罩。另外,有 266 人確診的新加坡的健康指引也呼籲國民不要在無病情況下戴口罩。

廣告

對於世衛指引,香港肺結核、胸腔與心臟病協會梁子超醫生日前 (3/3) 就在《刺針》發表評論文章 ,指認為欠缺證據並非等於有口罩無效的證據。他指出,現時已有證據顯示 COVID-19 有機會經無症狀病人傳染,因此大規模使用口罩相信可有效堵截病毒傳播。

要知道口罩防護效果,需要了解武漢肺炎的傳播方法。美國疾病及預防控制中心指, 武漢肺炎主要透過人與人近距離接觸,以及透過飛沫傳播飛沫傳播一般是指病源體經空氣中直徑大於 5 微米的粒子傳播的方法。飛沫觸碰到人的眼結膜、口腔,或者是鼻黏膜時,就有機會傳播到致病源。常見的流感,以及今次的武漢肺炎都是以飛沫為病毒傳播方法。

廣告

以外科口罩為例,中國《財新網》引述《口罩的合理選擇與應用》的文章,指標準醫療外科口罩三層分別用於隔水、過濾以及吸濕,可幫助阻隔飛沫、吸附病毒,以及殺死病毒功能。醫護人員較常用的 N95 口罩的顆粒過濾效率超過 95%,而且較貼服臉孔,被認為是唯一可阻擋武漢肺炎病毒的口罩。然而 2019 年一項隨機臨床研究則顯示流感疫情期間,戴上 N95 與一般外科口罩的效果相若,感染流感人數未有明顯分別。換言之,若武漢肺炎主要以飛沫傳播的話,不論是外科口罩,還是 N95 口罩都仍有一定保護作用。

《財新》引述多倫多大學甲型流感研究,指外科口罩可保護佩戴者,並阻止病毒經飛沫傳播。不過該文章同時指出,口罩對於氣溶膠防護效果則有限。而現時已有部份案例有機會是透過可在空氣中長時間懸浮的氣溶膠傳播,但需在一些特定環境,例如醫院之類較為密閉的空間,才會較易出現。流行病學家 Allison E. Aiello 在 2012 年發表的研究也指出,雖然未有明顯差異顯示戴口罩減低被傳染機會,但似乎對於減低流感病徵有一定作用。研究隊伍建議流感爆發初期,政府應推廣戴口罩以及保持雙手衛生的防疫措施。今次武漢肺炎就有機會透過接觸到殘留在物件表面病毒,再觸碰眼、耳、口、鼻後傳播,也可見得兩者缺一不可。

支持應戴口罩的主要因素,相信是有案例指武漢肺炎病毒可透過未有症狀者散播。《財新》引述研究,指一般人在交談 5 分鐘時,可產生與咳嗽相近的飛沫量,口罩在此情況下就可能有一定防護作用。不過同時要留意,飛沫也有機會經過接觸眼睛傳播,口罩只是提供一部份保護能力。這也是部份西方研究人員所指,口罩可能會給予人一般「錯誤安全感 (false sense of security)」的情況,變相增加感染機會的原因。

綜述上述研究發現,口罩無疑是有一定保護作用,但前提是必須部份良好個人洗手習慣。既然口罩似乎有一定保護性,那為甚麼歐美國家,以及新加坡政府不建議健康人士使用?不少人會將問題指向西方人未曾經歷嚴重疫情,此說雖然合理,但可能有更實際問題是口罩供應不足。

全球口罩供應近一半源自中國。自該國疫情爆發後,中國為應付國內疫情,口罩生產量已超過 12 倍,但出口量也同時大幅減少。起初並無大問題,但其後疫情開始在全球各地爆發,開始出現口罩荒情況,加上在爆發前已有不少人大量採購口罩,至今各地供應量有限。直至近期,中國國內官方數據顯示疫情已有緩減趨勢,唯中國出口量仍然偏低。不過中國政府就表示未有禁止或限制口罩出口,並指願意和其他國家合作分享口罩。

《紐約時報》續指,中國不但停止外銷口罩,同時也在海外購入大量口罩。武漢一月封城首周,中國就購買了近 5,600 萬個口罩,而在 1 月 30 日,中國再購份近 2,000 萬個口罩。之後民間有人不斷從其他國家購買口罩,並將口罩入口中國和香港等地。國外企業也曾捐贈存貨予中國抗疫。中國現時開始向其他國家提供援助,包括將 25 萬個口罩送往伊朗、 20 萬個往菲律賓、100 萬個至南韓,以及 10 萬個呼吸面罩及 200 萬個至意大利。

面對口罩供應量不足,不少西方國家雖有增加口罩產量,但其生產量遠遠不足。因此,不少國家採取「保持社交距離」策略,即盡量減少人口近距離接觸的機會。此舉一來可緩解口罩不足問題,其次可以減低病毒傳播機會,更重要是可以將口罩提供予醫護人員及病人使用,特別是本身免疫系統較弱人士。醫護人員在疫情之下感染風險最高,透過「配給」方法處理,確保他們獲得口罩,以及限制人面對面接觸,從而減少口罩消耗量,都是保護醫療系統穩定性的重要考慮因素。流行病學家普遍認為武漢肺炎將會是一場長場抗疫戰,每人戴口罩未必可以持久執行,因此部份外國政府會改用此類方法應對。不過資訊科學教授 Zeynep Tufekci 發表評論文章指外國政府為確保口罩供應,而對公眾指口罩對他們無用,以一些不合理理由反對使用,或許會造成反效果——防控疫情更需要是合作,而非視公眾為對手。

無疑,部份西方人士覺得口罩無用是因為低估了病毒傳染性,以及對特別年齡組的威脅。西方國家政府故然缺乏危機意識預備疫情衝擊,也在溝通上引起公眾對口罩的誤解。更值得探討的是,全球口罩,或者是防護供應鏈似乎有根深蒂固的問題。外媒 Foregin Affair 評論文章就認為,今次疫情突顯出以往被忽略的全球化問題。現時是否太過依賴單一國家生產?而各國儲備又是否足以讓民眾渡過疫情?各國在物資供應的物流上,又有甚麼解決空間?單純將問題指向西方優越性、種族歧視,或者是民眾衛生常識不足,相信都未必有助全球面對未來疫情。 

來源:
特稿|學者說健康人戴口罩難防新冠,理由引爭議》/財新網
New York Times, The World Needs Masks. China Makes Them — But Has Been Hoarding Them., 13 March 2020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