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紐時》:美專家 1 月底預告疫情嚴重 特朗普不理情報 錯過抗疫黃金時機

2020/4/14 — 18:42

美國是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最深國家,至今確診人數逾 58 萬,為各國之冠。《紐約時報》日前報道,早在 1 月底美國有專家已向政府發電郵,指疫情規模預期將大得令人難以置信,敦促公共衛生部門高層醒悟,為疫情做好準備;但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淡化疫症的嚴重性,只著眼於保護經濟,並將注意力放在中美貿易、美墨加協議、中東和平計劃等議題,終錯過抗疫黃金機會。

《紐約時報》報道,早在1 月 28 日,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 高級醫學顧問 Carter Mecher 在一封給各政府機構和大學公共衛生專家的電郵中指,預期的疫情規模已讓人難以置信,無論如何減低受影響人數,情況也會變得很差,又敦促公共衛生部門的高層醒悟,為疫情做好準備。電郵是在美國第一宗武漢肺炎 (COVID-19) 確診個案出現後的一周,以及美國總統特朗普有積極抗疫措施前六周發出。

在整個 1 月,特朗普一再淡化 COVID-19 的嚴重性,將注意力放在其他問題上如中美貿易、美墨加協議、中東和平計劃等等,政府內部從白宮高級顧問到情報機構的專家都確認了 COVID-19 對美國的威脅,但特朗普一直無理會,只著眼於保護經濟。

廣告

即使特朗普在 1 月底推出第一個具體抗疫措施,限制來自中國旅客入境,但據《紐約時報》報道,在政府內部辯論中,公共衛生問題常與政治和經濟方面考量競爭,尤其是與中國長期的多項爭議,特朗普不希望在貿易談判中觸惱北京,都延緩了向國會尋求更多資金、獲取必要物資供應、解決檢測試劑短缺問題等的決策落實。

《紐時》認為,跟眾議院提出的總統彈劾案以及參議院審理彈劾案期間如出一轍,特朗普的反應被他對所謂「深層政府 (deep state) 」,即政府中擁有專業知識和長期經驗的官員,存有懷疑和蔑視所影響,他們原本可以引導特朗普更快採取措施減緩疫情發展、挽救國民生命。

廣告

曾有大規模演習假設中國出現疫情爆發

據《紐時》的消息,在 2019 年衛生和公眾服務部應急救災高級官員 Robert Kadlec 團隊曾進行的流感大流行全面爆發的演習,在一場始於中國的假設流感疫情爆發後,全球有 1.1 億人感染, 770 萬人住院, 58.6 萬人病死。該演習的目的是需要決定何時放棄「遏制 (containment) 」,將病毒控制在美國外,並隔離任何被感染的人,以及何時轉而採取「緩解 (mitigation) 」措施阻止病毒在國內的傳播,直到有疫苗可用。《紐時》指有審閱了該演習相關文件,當中多個衛生部門高官建議何時採正確的緩解疫情措施,而所有應對方案都是由布殊時代留下、仍適宜在現時採用的措施。

特朗普一月無視情報與建議

《紐時》將特朗普忽視警告錯過抗疫黃金機會整合時間線,指早在一月初國家安全委員會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負責追蹤流行病的辦公室已收到情報,預測病毒將蔓延到美國,並建議於數周內提出如讓美國人在家工作、芝加哥等大城市封城的政策。直到 3 月,特朗普都未有落實這些措施。

然後,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 Peter Navarro 曾在 1 月 29 日於內部發出備忘警告,明確表示必須採取以上積極的抗疫措施,否則可能會有多達 50 萬人病死,並造成數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不過,特朗普近日否認知道有這個備忘。

到 1 月 30 日的一次通話中,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部長 Alex Azar 已直接警告特朗普 COVID-19 在美國爆發的可能性,這是他在兩周內第二次向總統發出的警告。特朗普當時正乘坐空軍一號前往中西部地區公開露面,在當地特朗普更回應指, Azar 危言聳聽。

二月多個官員發聲

在 2 月, Azar 公開宣布,將在美國 5 座城市設立監測系統,評估 COVID-19 傳播情況,讓專家得以預測未來疫情熱點地區。該計劃被推延數周時間,再加上美國在病毒檢測能力提升上失敗,令政府官員對病毒傳播速度幾乎一無所知。

在情人節當日, Kaldec 的小組與國家安全委員會合作準備了一份備忘錄,記錄要採取更為嚴格措施,包括大幅限制公眾集會規模,取消幾乎所有體育賽事、表演,以及不能通過電話召開的公眾和私人會議,並考慮學校停課,但不主張立即在全國範圍內實行活動限制。

到 2 月第三周,政府高級公共衛生專家得出結論,向特朗普推薦以上新的應對疫情方案。然而,白宮將重點放在如何傳遞這些訊息上,錯過關鍵幾周防疫機會後,專家的觀點才被總統勉強接受。值得留意的是,當時 COVID-19 的傳播基本無受阻止。

在 2 月 25 日,國家免疫和呼吸道疾病中心總監 Nancy Messonnier 未在方案知會特朗普下已率先向外公佈這些警告,令仍在印度返回美國的特朗普非常憤怒,在 26 日下機後特朗普斥責 Azar 、 Messonnier 等人導致股市大跌,造成不必要驚慌,並取消了原本的應對疫情方案會議;同日特朗普則在白宮發佈會上宣佈,將由副總統彭斯負責抗疫工作。

三月特朗普終肯首封城封國

從 2 月 26 日到 3 月 16 日的近三周時間,美國累積確診病例從 15 宗大幅增加至 4,226 宗,而至今已有逾 50 萬美國人病毒檢測呈陽性。

當特朗普在 3 月中旬終於同意建議全國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時,美國大部分經濟活動已陷入停滯局面。《紐時》指,一些特朗普的最親信,發現他備受打擊,灰心喪氣,因為特朗普本來把連任的賭注押在經濟上,但現在經濟已變得一團糟。

《紐時》又指,該親信形容特朗普只能靠每日的疫情發佈會重拾自信。他會在這些發佈會上試圖改寫過去幾個月的歷史,例如宣稱自己早在 COVID-19 被稱為大流行前,就覺得事態會演變成這樣等等,似乎以為能解釋他無法為疫情做好準備。

不過,亦有一些特朗普的盟友與政府官員認為,外間的批評不公平。錯判疫情與中國政府數字誤導有關,令特朗普無法得到正確資訊,內閣官員沒有傳達 COVID-19 的緊迫性等等。這些人辯稱,一旦通過其他管道獲得了正確訊息,特朗普就會作出正確決定。

白宮發言人 Judd Deere 甚至曾稱,媒體和民主黨人於 1 、 2 月拒絕嚴肅對待 COVID-19 ;即使對感染或無病徵者傳播的水平無充分認知,但特朗普統採取了大膽行動來保護美國民眾,發動聯邦政府的全部力量來遏制病毒傳播,加大病毒檢測能力,亦加快疫苗研發。

部份官員對中國有敵視取向

《紐時》指,最早提出旅遊禁令的是對華鷹派人士,但他們對中國的敵意,也削弱了這兩個大國在應對是次全球危機上合作的機會。

美國國務院的流行病學家在 1 月初已提交報告中,警告武漢新發現的病毒可能會發展成一場全球大流行。國防情報局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的國家醫學情報中心 (National Center for Medical Intelligence) 也在獨立研究中得出相同結論。

到 1 月中旬, COVID-19 在中國境外傳播證據越來越多,國家安全事務副主任 Matthew Pottinger 已就情況召開每日例會,並向上司、國家安全顧問 Robert C. O’Brien 發警告。 Pottinger 曾在 2003 年沙士爆發期間擔任《華爾街日報》駐香港記者,報道 SARS 的情況,而他本身是對華較強硬的官員。他及其他對華鷹派人士早先發出的警報充滿意識型態色彩,包括推動對中國的公開指責。

政府內部的批評人士向《紐時》表示,這種做法分散了注意力,無法集中應對本土疫情。特朗普的經濟顧問也反對這些做法,因為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可能會破壞與中國達成的初步貿易協議,這亦是特朗普尋求連任的主要支持之一。

經過連番內部爭論,最終特朗普都在一月底決定限制來自中國旅客的旅遊禁令。不過,特朗普政府亦擔心禁令除影響貿易協議外,也由於美國在抗疫急需的藥品和防護器材上嚴重依賴中國,兩國對抗不斷升級是有風險的。

雖然如此,特朗普內閣仍升級堅持在政府聲明中使用「武漢病毒」的說法,甚至敦促七國集團領導人在一份聯合聲明中使用「武漢病毒」。不過, 3 月中旬特朗普釋出善意,讚揚習近平領導的抗疫工作,並停止使用武漢病毒。

然而,中國外交部卻在此時稱病毒是美國軍人去年 10 月訪問中國時帶到,令特朗普非常憤怒,在 3 月 16 日再次於 Twitter 以中國病毒形容 SARS CoV 2 ,而兩國的關係破壞應對這場全球威脅上有廣泛合作的任何尚存的可能性。不過《紐時》認為,這種互相猜疑會否影響兩國在治療或疫苗研製方面的努力,仍有待觀察。

來源:
The New York Times, He Could Have Seen What Was Coming: Behind Trump’s Failure on the Virus, 11 April 2020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