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石正麗(左)(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Feature China/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武肺溯源】武漢病毒研究所科學家石正麗罕有受訪﹕我肯定無做錯

    武漢肺炎是否來自實驗室洩漏,再次引起世界關注。可謂處於事件風眼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科學家石正麗罕有接受《紐約時報》訪問,否定實驗室洩漏的說法。對於早前有外媒報道指,3 名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員曾於 2019 年 11 月出現與 COVID-19 相似的病徵,石正麗亦予以否認。「如果可以,煩請提供那三位人士名字,幫助我們查一查?」

    今年 57 歲的石正麗是病毒學家,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2002 年 SARS 爆發後,她致力研究蝙蝠冠狀病毒,並於 2011 年成功於中國一洞穴找到蝙蝠帶有類似 SARS 病毒的冠狀病毒。此後她一直走在蝙蝠冠狀病毒研究的前沿,有「蝙蝠女俠」之稱。一些有關於 COVID-19 的早期研究論文,也是由她發表。這些論文其後獲世界各地科學家廣泛採用。

    《紐約時報》美國時間今日(14 日)發表一篇石正麗的罕有專訪。報道指,上周記者致電石正麗時,她起初以研究所規定為由,不願直接與記者對話,然而對於被指武肺病毒來自其實驗室,她還是向記者表達了憤怒。「我怎麼能為一件沒有證據的事情提供證據?」

    其後,她又用短訊向記者說﹕「我不知道為甚麼世界會這樣,不斷抹黑 (pouring filth) 一個無辜的科學家。」

    石正麗﹕指病毒自其實驗室洩漏是毫無根據

    透過電郵,石正麗向《紐時》指,懷疑病毒來自其實驗室是毫無根據。

    《華爾街日報》早前引述美國一份未公開的報告,指 3 名中國武漢病毒實驗室研究人員曾於 2019 年 11 月出現「與 COVID-19 及季節性流感相似的病徵」並到當地醫院求診。對此石正麗亦予以否認。「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這些案例。如果可以,煩請提供那三位人士的名字,幫助我們查一查?」

    近年石正麗進行的研究中,包括基因改造蝙蝠冠狀病毒,以觀察其活動,引起外界質疑此研究為人類帶來的危險多於利益。石正麗回覆《紐時》時,則指實驗並非屬於功能獲得型 (gain-of-function),她無意令病毒變得更危險,只想理解冠狀病毒如何從一種物種傳播到另一種。

    外界對石正麗的另一質疑是,她處理蝙蝠冠狀病毒的一些實驗是在二級生物安全水平 (BSL-2) 的實驗室進行,防護措施做得不夠,可能會令病毒泄漏。石正麗則指,她的研究在 BSL-2 的實驗室進行,因為沒有證據證明她正在研究的病毒會直接感染人類。

    石正麗又表示,她及武漢病毒研究所已經對世界衛生組織及環球科學社群開誠布公。她在電話向《紐時》表示,「這已經不再是科學的問題,是基於徹底不信任的臆測。」

    石正麗指, 武肺源頭問題的政治化,削弱了她的研究興趣。她現在正專注研究武肺疫苗及 COVID-19 病毒的特徵。「我肯定我沒有做錯,因此我無畏無懼 (I have nothing to fear)。」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