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自有公論】屠殺人民的歷史不會消失

2021/6/4 — 14:20

描繪德軍與赫雷羅人作戰的畫作(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描繪德軍與赫雷羅人作戰的畫作(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歷史自有公論,屠殺人民的歷史不會消失,因為人心不死,正義始終會來臨

近日,德國正式承認二十世紀初在納米比亞進行了屠殺和種族滅絕的行為。德國總統將會向納米比亞正式道歉,並提供十一億歐元援助,雖然當時造成的傷害永遠無法彌補,但起碼承認罪責,肯定是正確的一步。

當時赫雷羅人和納馬人受德國殖民統治並且被剝削,對此有所不滿,決定起義,失敗之後,德國軍隊切斷赫雷羅人的水源,令成千上萬的難民渴死。之後,納馬人對德軍發起遊擊戰,可惜亦戰敗,其後赫雷羅人和納馬人都被關在集中營,而整個種族滅絕的行為,造成幾萬人喪生。

廣告

德國殖民地,比起英國或其他歐洲國家相比,本身不多,而讀中史的時候,大家可能只記得德國在山東,膠州灣的土地租借。所以德國殖民歷史的黑暗一面,在納粹時期殘害猶太人的映照之下,就「相形見拙」了。

有趣的是,德國殖民的黑暗歷史,我來了德國不久就已經有所接觸 — 我以前有一位大學同學,就正正是納米比亞人。當時我們一起在大學宿舍燒烤,暢談自己的家鄉。

廣告

「靠!我在納米比亞的家鄉附近有一條 Wilheimstraße,來到德國之後,你看那,也是 Wilheimstraße」說著的時候,風趣非常。

這位來自納米比亞的同學,是我一位十分敬重的人,因為他雖然跟我一樣修讀工程,但對世界大事和歷史都瞭如指掌,講起中國的時候,他還跟我講四人幫對中國的影響,討厭中史的我自然自愧不如,要一個非洲人教我中史,真失禮。

更令我敬重的,是他對家鄉發生的事情和納米比亞人的奇怪想法,總可以用抽離但有趣的方式跟身邊的人分享,從不賣悲情,令我對這個遙遠的非洲國度多了一點點認識。不過他講的故事,有很多都「很黃很暴力」,絕對不宜分享……

這位同學,也有提及德國殖民歷史,也笑說現在他跟德國女朋友一起,到德國讀書,身體力行「反殖民」。但講到德國沒有人認識納米比亞和德國人當時的劣行,他只淡然講了一句:我不是直接的受害者,不裝悲情,但歷史自有公論,德國人始終會有所反省。

十年之後,我跟他已經失去聯絡,好想知道他還記不記得當初在我面前講了這一番說話。

屠殺人民的罪行,在歷史洪流的洗刷之下,未必會淹沒,真相也可以越見光明。沒有赫雷羅人和納馬人的堅持,就不會有跟德國政府橫跨多年的談判,就可能連一句遲來的道歉也無法得到。

我相信,「悼念與我何干」這一條問題,已經不合時宜了。我們要悼念,不求什麼,就是因為我們本身就有權利去悼念,有權利去站在正義的一方,應該有權利去堅持歷史真相,應該有權利和竭力爭取民主自由的羣眾跨越時空地相連。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留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這句說話,放在這個時空,錯不了。我不知道你在香港能否點起燭光,不可以的話,我在德國幫你點一支。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