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較中美的大腦

2018/10/18 — 13:03

美國副總統的討共檄文,不止中國領導人,相當部分香港人,也為之傻眼,驚訝這個鬼佬對中國歷史如此熟悉。其他方面,如盜竊技術,影響電影創作,也可以如數家珍列出。其實,這關乎美國的「大腦」。梁文道先生寫了三篇中國的。兩國已然開戰,想必要作出比較。

不妨從對壘球隊的隊員入手。美國有川普政府最高亞洲政策顧問波廷格 (Matthew Pottinger) ,此人在大學主修中文,先後做過路透社和華爾街日報駐中國記者,留華八、九年,講得一口流利普通話,更曾因調查中國官員貪腐,被國保毆打,絕對是中國通。

國防部顧問白邦瑞, 70 年代已經進入政府部門研究美中關係, 71 年開始撰寫相關報告,計上現在華文世界火紅的《2049 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祕密戰略》,共有三本專書關於中國。學報刊登論文及報告,更不計其數。《2049 百年馬拉松》在檄文發出後至今,香港公共圖書館有 21 個預約。此書除了台灣出版外,中國國防大學也有翻譯。他和波廷格 一樣,能說流利普通話,有認識台灣編輯跟他見過面,形容其字正腔圓程度,比一些母語為中文的人更甚。之前,他亦長期與一些解放軍將領打交道。

廣告

所以提到此兩人都能講流利普通話,是點出他們必定對中國文化熟悉。請各位回憶初學英文時,老師必定強調:「不止學他們的語言,還要學他們的文化。」

之前提到,中國國防大學也有翻譯出版白的《2049 百年馬拉松》。又如何?中國敢言,犯顏直諫的學者,會丟教席。民間智庫,研究報告結論與官方路線不同的,會封掉。即使學者有真知灼見,也不敢講出來,深怕受到主動出擊的審查指控。即使用上整國之力,這場仗亦已輸掉九成。

廣告

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那法若 (Peter Navarro) ,是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他曾長期為民主黨人,但屢次參選皆落選,後加入共和黨,為川普撰寫經濟政策。其關於中國的著作,除了 2012 年出版、後拍成紀錄片的《致命中國》外,早在 06 年,已經有 "The coming China wars” 一書,講述中美貿易不平等。若果單從 06 年出版計算,對中國的研究,起碼有十二年。

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曾任駐聯合國大使一年,是主張與台友好人士: 1999 年,他提出美國應該與台灣重新建交,台灣是一個真正的國家,《文匯報》因此在 05 年攻擊他。

之所以點出他與台灣關係,因為台灣媒體常提到美國有人認為寶島是一艘不會沉沒的航空母艦,有議員提出友台法案,好像台灣在國際上很重要。是的,我曾見過外媒用 de facto country 形容台灣,但請往金融時報和紐約時報等世界級媒體網站搜尋,你們會驚訝地發現,每個月關於台灣新聞,不到十宗。不禮貌地說,台灣在國際知名度很低。博爾頓竟然公開拿台灣說事,相關新聞,是台不離中,他對中國的認識,可以想見。

當時,博爾頓是美國企業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所長。美國是法治民主國家,憲法保障學術自由,研究員說話,政府不用負責。相反,中國是獨裁國家,任何人說話,官方都擔心算到自己頭上。前面提到中國學者只能作出合領導心意的「研究結論」,這個,也是原因之一。對比下來,這方面,中國又輸一籌。

到中國人物,數來算去,常委中,只有副總理劉鶴,曾留學及在美國工作,合共兩年。各常委多數是習近平舊部。聽黨指揮,會打勝仗嗎?所謂的三朝帝師王滬寧,其實一路只是幫共產黨獨裁,找理論上的根據。即使外交官,《血路盛世》作者 Michael Vatikiotis,也對他們的無知,感到驚訝,竟然說不知道外國指控中國意圖侵略國家名字,並說不看地圖,不知道她們在哪裡。連外交官也如此,對比美國,太弱了。

誠然,中國是一黨專政,但胡溫年代,深圳少年宮書城,暢銷書位置,可以見到郎咸平的《中國經濟接近崩潰邊緣》,翻開內文,有批評國企經營不及民企,教改引致兒童上不起學,醫改令窮人看不起病等內容。現在根本不可能有這些書。李克強當上總理後,香港電臺有節目把他說的「習近平主席」無限 loop ,但當副總理時,他說過無數次,中國所有經濟數據是假的,現在他寒蟬了。陳健民教授甚至可以在大陸搞 NGO 。博鰲論壇上,各學者百家爭鳴,對經濟悲觀與樂觀的,也有。如果中國還保持著當時相對自由環境,仍有一些勝算。現在單看牌面,不是貿易數字,而是指人材和集思廣益氛圍,美國已經贏了九成。

大部分媒體,都著眼這些人的鷹派身分,但以川普左搖右擺政策,我不會著眼於他們對中國的態度,而把重點放在他們對中國的認識。單知己知彼這項,中國已經輸九條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