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離:逃出加納

2020/12/21 — 11:03

非洲黑工在歐洲得不到任何保障,一旦受傷手停口停。

非洲黑工在歐洲得不到任何保障,一旦受傷手停口停。

【文︰葉子;圖︰DW】

全球貿易政策聽起來,像是各國都有得益的良方妙策,但真相是這場競賽,越有實力的參賽者越有利,有機會進入最龐大的市場賺更多錢,而實力較弱的國家只會成為輸家,其中一個大輸家是非洲窮國加納。

農民經常要將番茄割價求售,入不敷支。

農民經常要將番茄割價求售,入不敷支。

廣告

加納氣候及土壤適合種植番茄,番茄曾是加納人的「紅色黃金」。

加納氣候及土壤適合種植番茄,番茄曾是加納人的「紅色黃金」。

廣告

1957年,加納宣布獨立後開始發展番茄工業,原本土壤適宜、出品優質,曾令番茄成為加納的「紅色黃金」;但在國際貿易政策下,番茄成為其中一項籌碼,非洲的龐大市場吸引意大利、中國等國家,大量傾銷罐頭及加工番茄,由1996年加納入口1,272噸番茄,至2015年大增至120,565噸。由於加納水源不穩,農民要借貸買水灌溉,令種植成本大增;但在大量平價進口貨打擊下,農民往往要以「跳樓價」求售,最終入不敷支,更有人因債台高築自殺,而加納本地番茄工廠亦全部倒閉。

在平價入口罐頭番茄競爭下,新鮮加納番茄需求下跌。

在平價入口罐頭番茄競爭下,新鮮加納番茄需求下跌。

以往人才鼎盛的加納番茄廠,現在已全部倒閉。

以往人才鼎盛的加納番茄廠,現在已全部倒閉。

務農半生頓失生計,有農民為賺錢養家,將畢生積蓄用作買路錢,冒生命危險偷渡到歐洲做苦工。由於他們難以獲批正式簽證,只能穿越撒哈拉沙漠,再橫渡地中海進入歐洲。據熟悉路線的偷渡中介所說,途中有71個中途站要付錢疏通,亦有機會遇上武裝組織綁架;即使成功抵達地中海岸,嚴重超載的偷渡船亦充滿危機,2018年就有超過2,000人在途中死亡。

有加納農民偷渡到歐洲種番茄,賺取微薄收入養家。

有加納農民偷渡到歐洲種番茄,賺取微薄收入養家。

成功抵達歐洲,迎來的並非陽光燦爛的日子。黑工身分令他們飽受歧視與剝削,採摘一大箱番茄只能賺到3.5至4歐羅,日以繼夜工作日薪僅2、30歐羅;他們亦沒有有薪假期、工傷賠償等,即使因工受傷,只能手停口停。為節省開支,工人們住在田裡的棚屋或帳幕,四周無水無電、無洗手間,只能倚靠同鄉兄弟互相扶持,以及天天與家人通話,以解思念之情。每天辛苦工作,晚上在寂寞中入睡的黑工們,將微薄的薪金寄回家鄉後,已經所餘無幾,不知何時才有路費重返家鄉。

有中介會協助安排加納人偷渡,以應付途中的收費檢查站和武裝組織。

有中介會協助安排加納人偷渡,以應付途中的收費檢查站和武裝組織。

若能在歐洲遇上教會機構或合作社,這些非洲黑工已是幸運兒。有教會在番茄園旁興建教堂,提供浴室、食物、工作諮詢及免費醫療,協助人生路不熟的工人。有合作社則與工人簽署合約,以合理薪金聘用;番茄會由工作待遇良好的加工廠處理,雖然價錢比平價番茄高出數倍,但願意光顧公平貿易機構的顧客,都知道這是合乎道德及有良心的選擇。

有合作社以合理工資聘用非洲農民,希望為市場提供有道德的番茄產品。

有合作社以合理工資聘用非洲農民,希望為市場提供有道德的番茄產品。

另外,亦有外地回國的加納人,希望重振祖國的番茄產業。曾在美國留學及工作的亞帕魯,決意大力投資農業,希望以5至10年改變加納農業生態,讓農民能重新依靠務農經驗,在家鄉賺錢養活家人。不過在國際壓力下,這個偉大的願景面對著無數難關,畢竟多數實力強大的國家,面對振興自家經濟與扶持弱小的選項下,大多會選擇前者。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12月23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