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外學生走得挾風帶雨,到處留下趕不及說再見的遺憾

2020/3/21 — 13:36

目前英國只可以用雞飛狗走來形容。海外學生走得挾風帶雨,到處留下趕不及說再見的遺憾。

自從英周五(3 月 13 日)宣佈了 herd immunity 這種任由病毒自生自滅的奇葩策略之後,全世界群起攻之。據報,醫院對很多有病徵的病人根本不會進行化驗,因為即使確診也沒有大不了,叫人自行回家隔離就算。海外學生都覺無必要和英國人共存亡,接受物競天擇式的賭博。

走得最突然的是美國記者,特朗普周六宣佈緊急封關,她急得翌日立即跳上飛機,(由於未有綠卡) 希望趕在周一生效前趕回親友身邊。於是,大家漏夜趕科場衝出去酒吧farewell。當然也不敢如常擁抱吻別,舉杯互祝平安就好。

廣告

歐盟各國基本上是非常生氣。土耳其夫婦急急地趕在禁飛英國之前走人,並憤然指責英國乜都唔做,不閉關遲早害死鄰居。挪威全國上下禁止外出,身兼母職的記者只能漏夜回家,趕回子女身邊陪伴照顧。捷克管得特別嚴也特別新奇,封關之後,上千軍警會巡視邊防,還巧立名目地向違反隔離令的人罰巨額金錢。然後,這兩天終於到非洲出現零星確診。幾位黑人記者加入緊張之列,每天看數病患數字上漲。

香港專家包括何栢良教授,一早已呼籲英國學生盡快回港。醫管局前總裁梁柏賢亦認為港府應要求英美等國加強控疫措施,避免大量輸出個案,結果增加香港抗疫負擔。簡單來說,就是希望英國不要培植大量個案出來累街坊。

廣告

外界想破腦子都不明白英國人怎會乖乖地接受這種安排。雖然國內亦有反對聲音,但似乎大部分人都不當一回事。事實上這也附合國情:政府認定了任何強硬的大型隔離政策都不會成功,大幅改變英國人生活習慣只會惹來民意反彈,最終亦無法監測,只能依賴國民理智、自律。

強硬政策最終逼大家作出的讓步,不單在每天瑣碎的規律式上班、逼地鐵、泡酒吧、溜狗跑步、聚集睇波、花園燒烤等等事上,也包括各種令英國人擁有優秀民族感的點點滴滴,與其堅持脫歐背後的自傲心態也甚為一致。大概他們真的未懂害怕疫症,又或者,就算怕,他們也自覺不能像其他國家那般集體恐慌、有失身份。

我自己的想像中,大概不少英國人寧願高傲孤獨地死去,也不願放棄一貫的生活習慣。於是他們寧願選擇一種靠自律的政策,物競天擇淘弱留強,萬一死了也只能怪自己平時沒有注意健康,與人無尤。

被喻為廿一世紀最偉大英國連續劇的《唐頓莊園》,風靡全球之餘,處處反映英國人固守傳統、不輕易改變的本質。

第一次世界戰之後,英國貴族在美國文化主導的新世界之中茫然以對,掙扎求存。在六季連續劇之中,金碧輝煌的莊園一度破產,無法支持龐大的營運支出,偏偏那些上流社會的紳士淑女、視工作賺錢為低俗的事,一生從未試過當打工仔的滋味,無法自食其力地靠雙手賺錢。財政壓力強逼他們現代化,由奢華貴族走向的小資生活,生活習慣只能一切從簡。

女僕 Mrs Hughes 勸說了這樣一句 “The world does not turn on the style of a dinner” 意即是說,既然到這地步了,晚宴時少些貴氣排場,是死不了人。但掌管家族一切禮儀的管家Carson,硬硬地回了一句 “My world does”。在他的世界,晚宴所有禮節必須展現得一絲不苟,一支叉一把刀放錯位置、或少了一個僕人上餐,也是影響家族的光榮和傳統的大事。這種晚宴派場,牛津也承襲了一點點,但只算約略體會當年盛況。雖然管家只是打工,但他化表著舊世界貴族精英的心態,維護和承傳貴族的優勢生活傳統,視為一種無至高無上的成就。

克勞利家的老夫人經常和別人針鋒相對,金句連連。有一次,以英國優秀傳統自傲的老夫人,不肖地嘲諷了一句:"You Americans never understand the importance of tradition." 當然是笑美國的歷史很短,沒有文化教養等等。但美國人精警地回敬了一句: "Yes we do. We just don't give it power over us... history and tradition took Europe into a world war. Maybe you should think about letting go of its hand." 大意是說,我們美國也有歷史,但我們不會受傳統思想所限制,會靈活變通。相反,歐洲人總是受歷史傳統所累而捲入戰爭,受到教訓以後,大概應要學乖、不要再死板地執迷舊念了。

結尾一句英劇金句,正好送給現在的英國。

最後,人不是風,總不能說走便走。叫過一個地方做家,用心在白色的牆上掛過東西,總得花時間整理用了感情承載的東西。所以,雖然已訂好行程提早走人,終將也應該趕不及、躲不過回港家居強制隔離的命運。

過完14日冷河又是一條好漢,到時再見了。

2020.03.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