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度分析】美國前朝高官對華政策檄文 要「倒習」還是「滅共」?

2021/1/29 — 15:56

20 版的客席評論,並以匿名發佈,作者簡介為「前任高級政府官員,具有應對中國深厚的專業知識」,這篇評論引起了政策圈子的廣泛關注。外交圈子普遍視此為某位特朗普政府官員奠下對華政策的根基(有評論員猜測是任期最後辭職的 Matt Pottinger 所寫);但細心察看文章,又會發覺不少地方也抨擊了上屆政府的舉措。無論如此,這篇文章也引起很多外交政策圈的討論,我也趁機分析當中的內容,與各位分享。

文章的標題為「對抗中國崛起,美國應針對習近平」(To Counter China’s Rise, the U.S. Should Focus on Xi),小標題為「一份重啟美國對華政策的建議書」(A proposal for a full reboot of American strategy toward China.)。顧名思義,這是一篇為美國對華政策提供思想資料的文章,並以此希望美國政府制定完整的對華政策。

在文章開首,經已立下主調:「美國在廿一世紀面對的最大挑戰是習近平治下的專制中國崛起」,表明美國最大的戰略對手已非俄羅斯,而是中國/共。然而,這裏也突顯了一個作者的思維重點:是否由習近平領導的中共,有明顯的差別。接著,他將習近平與前朝中國領導人區分,並指習近平率領中共進入類毛澤東時期,全面清剿異見,是一個侵略性、擴張性的政體,而非鄧小平等領導人治下的「維持現狀政權」(Status Quo Power)。習近平,而非整個中共,對民主世界抱有極大威脅。

廣告

因此,美國要有清楚明確的戰略目標,以及執行的計劃。在作者眼中,特朗普政府雖然敲起了警號(sound the alarm),落實與執行卻是相對凌亂以及偶爾自相矛盾(chaotic and at times contradictory),當中的原因正是缺乏清晰的戰略目標。

在談及美國應有何種戰略目標前,作者先回到中國的本質,以及它的戰略目標身上。他指出,中共的體制與蘇聯不一,不會「內爆」而崩塌;而渴望超過九千一百萬黨員的中共倒台也是策略性矛盾的(strategically self-defeating)。這種策略只會令習近平強化小圈子精英,並以民族情緒強化黨國。

廣告

相反,一個針對習近平的策略,正是更可取的目標。在作者眼中,中共在習近平治下是極度分裂的,黨內有相當多潛在的反對聲音,視中共為鐵板一塊的政策是不成熟(unsophisticated)的。作者表示,美國對華政策的任務應是使中國回歸到 2013 年前 — 習近平前的「維持現狀政權」(the mission for America’s China strategy should be to see China return to its pre-2013 path — i.e., the pre-Xi strategic status quo),並正如與前任五名國家領導人治下,令中國與國際秩序和平共存。在作者眼中,「分裂」與「回歸」是對華政策的要點;「滅共」反而是異想天開,無法實現。

在此前題上,作者列舉了數項習近平的策略目標,並視之為美國必須對抗的,藉此打擊習近平的管治,以及誘發國與黨、黨與習的分裂。當中有包括經濟改革,也有提議策略性地拉攏俄羅斯作為盟友,以及軍事上防止台灣被中共侵襲。在國際層面,作者也提出必須守護以人權/秩序為主的國際秩序,並防止中國中心(Sino-centric)的世界秩序形成。假如能夠成功遏止習近平的野心,並促使中國的精英領導認為重回以往的管治是對中國最好的,防止中共將影響力擴散全球,便是美國的勝利。

文章的下半部份是講述美國如何應對習近平的野心,以及在政策上如何反映這種戰略思維,我就不逐點分析了。毫無疑問,這篇文章涵蓋了相當多的範疇,假如要以學術文章的標準去評鑑,恐怕是至少十倍長度以上的篇幅才可以勉強論證。這也證明了這篇文章的嚴謹和豐富,很值得喜歡看政策長文的人細閱。

我在讀後的感覺是,這是一篇很權宜(且現實主義)的政策檄文,以美國為利益重心去分析中國問題,認為問題一定是出於習近平身上。然而,即使共產黨內對習近平的反對聲音強烈,那就表明習近平退位後,一定會重回 2013 年前那種「韜光養晦」的策略嗎?我認為時代的結構經已轉變了,中共的擴張以及「戰狼外交」或許有習近平的個人野心存在,但同時也是整個中共如何獲得管治合化性的結構衍生。

在中共步入中等收入陷阱從而拖慢經濟進展時,以盲目愛國、民族主義來補充因經濟相對疲弱的政權合法性缺口,是必然的趨勢。換言之,習近平治下的對外擴張是中共經濟發展放緩的必然結果,也是中共要保持權力絕對集中的後遺。因此,即使中共黨內中了「離間計」,習近平被拉下馬,假如中共無法發崛其他可以賦予政權合法性的途徑,這種對外擴張、鞏固「大國」地位的民族主義操作,只會持續燃燒。

因此,面對這種結構問題,深入去誘發共產黨所面對的認受性危機,從而開啟人民要求得到更多監察、參與的權力,減少中國境內高壓以及人權侵犯,才是有可能重回 2013 年前中國參與世界的模式。將中共放在美國的「頭號對手」是正確的;但假如將所有改革希望都放在「倒習」的籃子上,似乎有點一廂情願。

無論如何,這也是開啟了一個重要的討論:美國/民主國家,到底是要一個遵守國際秩序/中共崩解/倒習的中共呢?不同的目標,有著不同的進路和想像,也要配合國際形勢來制定。只能夠說,對中共的警鐘敲響了,最終也必然是一件好事。

 

作者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