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韓血淚史對照:以工運發展抗爭意識

2020/11/1 — 11:14

圖片出處: 左:북스토리. "[연재] 대한민국 촛불집회의 역사". Naver Post. 2019. 右:Open Archives. "문민화와 민주화로의 여정"

圖片出處: 左:북스토리. "[연재] 대한민국 촛불집회의 역사". Naver Post. 2019. 右:Open Archives. "문민화와 민주화로의 여정"

【文:伍麒匡】

「社運中的工會」編者的話:

從去年反修例運動中誕生的一眾新工會,在發展路徑上仍面對很多未知數。熟悉韓國歷史與文化的伍麒匡,特別與我們分享韓國人民如何在上百年間,發展出堅韌的抗爭意識。這段期間,工人團結面對日治時期的勞役、二戰後獨立夢碎,南韓左翼工會也面對美國、獨裁政府及企業的聯手打擊,步入地下化。直到1970年代,無數人受多年來的工運啟蒙,以大學生為首走進工廠宣揚抗爭意識,為1980年代推翻獨裁的民運奠定群眾基礎。

作者再以南韓2016「反朴運動」面對路線之爭的經驗作借鏡,指出香港未來的運動中,新工會需扮演主導角色,團結工人成為運動基礎,並努力維持不被分化的團結力量,長遠鞏固民間的抗爭意識。

自反送中運動起,香港進入了一個全民抗爭的狀態,由大學生等年輕人,去到各行各業的白領、藍領等都曾參與遊行等方式的抗爭。亦因為這場運動,漸見民間自發成立工會,為工人爭取權益並組織罷工。若此與韓國比較,香港的勞工社運或只稱得上是起步階段。除了大家略知一二的民運史之外,韓國的工人運動早萌芽於20世紀,並於近代為全世界所矚目,透過回顧一下韓國數十年來的抗爭血淚史,以此與香港近年的抗爭行動作個對比,望能起到借鑒之用。

廣告

韓國人堪稱為「戰鬥民族」,自帝制敗退起一直經歷著動盪的時代:先有日本殖民,後韓戰分裂南北,其後經過三十多年的民運才能走上民主化的道路,每一代的韓國人均有著改變社會及國家的決心,他們的民族抗爭包括工人運動,是可以從1910年數起的事。

日治時期與二戰後的工人運動

廣告

整個朝鮮半島從1910年起,正式被日本軍國佔領,佔領後因為戰爭及軍備需要,不少當時的朝鮮人被日軍俘虜為工廠的奴隸,部份女性更被俘虜成日軍的慰安婦,故當時在化工、採礦鐵路建設等工廠內不少苦工為朝鮮人。日本政府亦對軍備等工廠進行大量投資,務求將整個朝鮮半島集中工業化發展。近年以此相關的題材拍成電影的例子,為2016年的韓國電影《軍艦島》,此電影以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的1944年11月為背景,講述400多名朝鮮半島百姓被日軍強制徵用到日本長崎縣端島(俗稱軍艦島)做奴隸後,試圖逃離該島改變命運的故事。

早於當時,他們已經有反抗殖民政權的心,不但要在有限的空間內爭取工人的權益,更希望以此作為獨立運動的一部份。有當時被俘虜的勞工成為領導者,不斷捲入與日本及工廠管理者的衝突之中。而最著名的史例,就是1929年間多達2000名工人發起的「元山大罷工」。現今屬北韓領土的元山市內,曾經有石油工人為抗議日本監工毒打工人而舉行大罷工,運輸和碼頭等二十四個行業工人起而響應,形成總罷工。罷工者提出實行八小時工作制、自由組織工會等要求,雖然維持三個月的罷工因軍警的鎮壓而無果,但當時的韓民族已經有集體抗爭的意識,以組織勞工融入民族抗爭之中,因而出現韓國人工運抗爭的苗頭。

20世紀初為馬克思或共產主義於世界各地發展的時期,當時朝鮮半島內的勞工運動走向地下形式發展,同時在韓的共產主義分子亦積極融入工運,故兩者之間存在密切關係,直至朝鮮半島從日本手上被光復。正當朝鮮人以為光復後成功獨立,豈料成為了大國冷戰的首個戰場:蘇聯和美國根據協定,以北緯38度線為分界佔領朝鮮半島,將其分裂為南北兩半,這使得更多的勞工運動抬頭。於40年代中末,在韓國勞動組合全國評議會的領導下,首個集合多界參與的左翼工會正式成立,接管日本工廠的同時投入於反美抗爭,暴力衝突時有發生。但與此同時,韓國的親美右翼勢力相繼崛起,成立親政府的工會「大韓獨立促成勞動總聯盟」,與政府一同主張應殲滅三八線以南地區的共產主義勢力。在1947年1月發生鐵路大罷工期間,數百名勞工領袖被軍事政府及警察處決或殺死;同年3月,美國軍事政府宣佈在韓的共產黨為非法政黨,並取締政黨。在美國政府打壓民運及工會下,韓國走進了李承晚政府領導的獨裁時期,工運熱潮亦極速減退。

1961年軍人出身的朴正熙發動軍事政變,將推翻後李承晚政權的韓國人復興勞工活動一一打壓,不但再度成立親政府的工會,而且大規模拘捕以往的左翼勞工運動家,並修改勞工法例,禁止工會發起集體行動。朴正熙上台後,深知前任政府無助改善韓戰後百姓的苦況,決定加速經濟復甦,將經濟轉型為出口型及重工業化,以更完善發展資本主義及自由市場經濟,一方面以經濟政績獲得民心,另一方面透過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及發展勞工市場,以籠絡工人,令他們認為政府有助他們獲得穩定收入,離間他們與地下左翼工會之間的關係。

70-80年代:工運帶領全民覺醒

雖然朴正熙成功締造「漢江奇蹟」,令韓國國民生產總值 (GDP) 及工業出口額直線上升,但經濟轉型的同時,亦因出現收支平衡等問題,曾一度出現導致企業倒閉潮。即使出現國家經濟危機,朴正熙仍持續打壓勞工團體,禁止外資公司工人罷工及出現勞資糾紛。例如1971至1972年,連任的朴正熙頒佈「維新憲法」及緊急措施,加強戒嚴及進一步打壓工人及學生運動,以鞏固其獨裁勢力,同時將更多企業納入「公共利益」保障範圍,禁止相關工會舉行可能會損害公共利益的工業行動。朴正熙一方面打經濟牌,一方面以鐵腕政策打壓工運,令當時不少工會分子都身陷囹圄。

韓國「全民覺醒」的契機,始於1970年勞工運動家全泰壹自焚一事。早於1969年就熟讀《勞工法》並組織工人運動的他,成為了韓國工人階級抗爭意識的象徵,正因為由他帶領的工人運動,正式讓各界的人都見到了「漢江奇蹟」下工人仍受到剝削的現象,還有朴正熙經濟政策如何「肥上瘦下」。在全泰壹於11月13日在漢城 (現今首爾市)西南部服裝工業區的工運中自焚後,各界對相關社會問題有所覺醒,紛紛加入學生及工人等成為社運一員。工運的抗爭亦轉向勇武,除了效法全泰壹自焚表達不滿外,還曾出現焚燒公司或工廠大樓的零星事例,至今,不少韓國的工會仍會視全泰壹為其精神領袖及學習對象。

來到朴正熙遇刺後的80年代,堪稱為韓民族「熱血沸騰」的時代。光州事件及六月民主運動均在80年代發生,若審視當時整段工運及民運史,稱得上是韓國「全民覺醒」的抗爭階段。一開始,不少韓國大學生透過於工廠上班接近工人,以尋求他們對於民運的支持,但因為單靠學生及工人自己的力量過於弱小,並且未必有豐富的工運抗爭或勞資談判的經驗及法律知識,他們在政權下在地下組成「小社區」的聚會空間,並且有教會人員的幫助下,學習勞工權益與民主的知識。

由此,由學生等社運份子滲透進工會、擴散抗爭理念,在十多年間成功與工人團結一致對抗暴政,造就了80年代成為民主抗爭的高峰。在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之前,韓國曾經有過崔圭夏短暫執政的政治自由時期。當時工運隨之重新活躍起來,有關工會發起的勞資糾紛,由1979年的105宗急增至1980年的407宗;同時,不少公司或政權建立的工會均被解散,以工人自發成立的獨立工會為主,發起工運。即使全斗煥上台後重新打壓工運,並聯同僱主開除及舉報工會積極分子,以製造白色恐怖,但80年代的工運沒有被平息的跡象,反倒遇強越強。這皆因工會及學生等成功利用集體行動,喚醒更多人參與抗爭,不少學生受到馬克思主義的影響,向各界工人、白領、教會等不同階層的人灌輸有必要以集體行動實踐社會變革的思想。直至全斗煥試圖透過間接選舉欽點接班人,變相延續其獨裁政治起,再加上1987年抗爭者朴鍾哲遭警察水刑拷問致死一事,被媒體揭發成為導火線下,「全民上街抗爭」的六月民主運動正式爆發。上至辦公室人員,下至各行工人參與學生組織的街頭示威,全國共計超過數百萬人上街,最終全斗煥宣佈不再連任,成功爭取全民直選總統制度。

即使當時工會未成為抗爭的主要份子,但從韓國走上民主化進程之時起,造就了工人運動最巔峰的時期,韓國工運的步伐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同年單單兩個月起,就發生3000多宗勞資衝突,運輸業、物流業及採礦等等的工會風起雲湧地成立,並發動多次工業行動;於同一年,全韓國總共成了4000個工會,達70萬工人加入。直到千禧年代,韓國各行各業的工會已發展得相當成熟,大大小小的工業行動多不勝數,在新聞上亦幾乎不能盡錄,因為工人階級在多年來已經「訓練有素」,並一直有著「只有透過抗爭及發聲,才能爭取一個更好的生活、更好的民族形象」的意識。

香港該如何借鏡韓國的經驗?

對比起韓國的抗爭血淚史,香港或未有如此轟烈的經歷,但一場反送中運動所遭遇的政治打壓及警察暴力,幾乎將韓國人面對過的欺壓濃縮至一年半載內發生。在這場運動中,首次衍生了成立民間工會的概念,由白領、飲食業、調酒業師、醫管局員工等各界均百花齊放,由於時間不長,再加上政權持續打壓下,引起極大迴響的醫護罷工行動亦未能完全取得成功。若香港的工運要發展得更成熟、更能吸納不同階層參與,香港的工會該如何向韓國借鏡?

我們目前較優勝的地方,就是多次抗爭運動主角,仍以學生及年輕人為主導。與踏入2000年代後的韓國民運或工運形成對比,在2016年朴槿惠政權倒台前,在不少工人及市民團體發起的運動中,都較少見到年輕一輩的身影。反朴的燭光集會上,即使有不少年輕人及大學生參與其中,但他們並沒主導運動的路線,主要仍是自己走上街頭,參與工會及市民團體為首的集會,沒有自成大台。反觀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年輕人透過社交媒體輕易聚集一群人上街遊行,最成功的第一次就是去年7月7日民間自發的九龍區大遊行,足達30多萬人參與。

在此情況下,香港的年輕人或能學習韓國70—80年代的大學生般,深入各行各界的勞動階層,灌輸相關的抗爭理念亦可事半功倍。當然在社交網絡發達的時代,到工廠上班與工人接觸一事或未必合時宜,但與工人及勞動階層之間的聯繫非常緊要,因為他們往往是最團結一致、為自己的權益而抗爭的一群。再加上韓國的尊卑文化,亦影響了年輕人參政或投身社運的決心:從韓語有敬語及半語之分、去到上司下屬等細緻區分,甚至在年輕的議員當選都會承受惡評纏擾的階級文化下,亦令韓國社會難以出現平等及沒有偏見的對話。香港的年輕人在較少面對長幼尊卑的限制,有優先條件擔任工運及社運的骨幹下,若能與工會及勞動階層相互結合,在香港每一次的工業及抗爭行動上動員的力量會更大。

另一個更重要的因素,就是同路人對於抗爭方式的取捨更為重要。反送中運動大家常說的「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及「不割席不分化」,固然是值得持以之恆的理念,但要貫徹實行的確有一定難度。整場運動內,每一次事件都會引起具分化性的爭論,來到現在更遭遇瓶頸期。大家要找到共識及更努力維持「大家為同一目標而各自努力」的信念,變得更為重要。

讓我們參照韓國近期最大型的抗爭運動,即2016年10起發生的「反朴」燭光集會。這運動始於JTBC電視台獨家揭發,時任總統朴槿惠的親信崔順實干預國政,頓成民心憤怒爆發的導火線:於半年間,幾乎每個星期六都有超過一百萬人上街,手持著燭光進行集會,高呼「拘留朴槿惠!朴槿惠下台!」,達成一場「燭光革命」。在堅持了半年後,最終3月10日大法院正式頒佈,全數贊成通過彈劾總統朴槿惠,並於5月舉行大選選出現今總統文在寅,實現事隔約10年的政黨更替。

我曾看過一篇關於主導燭光革命的「大台領袖」之一的李泰鎬的訪問,他談及到反朴運動在燭光革命之前,亦曾經歷過內部分化及不能團結所有示威者意見的情況。以往韓國的民主運動均以勇武為主,由光州事件見到的「市民軍隊」,去到汽油彈等,乃不少當年大學生常有之物。但在2008年保守派的李明博上台起,從美國牛肉帶來瘋牛症恐慌的風波,去到懷疑朴槿惠選舉舞弊下當選總統,整場運動在「推翻保守執政」及「只反對美國牛肉或朴槿惠執政漏弊」等出現分歧,在抗爭方式亦未能團結一致。有人認為單靠燭光集會能成功達成訴求,亦有人認為需投入更激烈的抗爭,即使2014年令300多人死亡的世越號沉船事件,令不少人懷疑朴槿惠政府的故意錯失,運動內部亦未能找到共識。再加上當時的年輕人的政治意識仍未抬頭,只有工人及部份團體站出來下,整場運動持續陷入低迷。

但來到2015年,韓國農民白南基在一場反朴示威中,被警察的水炮車擊中而死後,引發了更大規模地譴責警暴的示威浪潮。即使李泰鎬曾經在受訪時表示,不同意農民以此方式抗爭,但他亦眼見白南基的離世,令示威者產生了巨大的團結意識,暫時放下成見共同進退。來到2016年的「反朴運動」,大家輕易達成了「公民抗命」的共識,透過不同工會及市民團體共同發動的每星期六的光化門燭光集會,不少民眾紛紛上街表達訴求,此舉堅持了半年,每個星期都輕易召集過百萬人上街。而在集會期間,亦有人會站在警車前叫口號,或繞過警車走到更前方示威,甚至揚言要破壞警車,作為「大台」代表的李泰鎬亦憶述當時有作出勸喻,但沒有人肯聽;在幾乎再出現分化危機下,他們決意將警察加設警車路障、剝削示威自由一事告上法庭,其後在憲法法院裁定警方的行動違憲下,成功化解幾乎發生的警民衝突。雖然後來警方走判詞漏洞,將警車設置在遊行路線中間,幾乎再與集會參加者釀成衝突,但在只有少量人被捕下,集會仍能和平及順利舉行,同時大家沒有再出現嚴重的分化及割席。以小規模的「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終達成一場轟動全球的燭光革命,成功推翻朴槿惠政權。

在反送中運動之中,燭光革命亦曾出現在網民製作的文宣影片之中,如果需要借鏡韓國的民主抗爭模式,上述兩點有非常重要的參考價值:透過線上線下團結工人成為運動基礎,同時努力維持不分化及團結意識。目前反送中下成立的新工會亦應扮演主導的角色,在勞資糾紛上積極尋求福祉,同時以不同形式的活動宣傳抗爭的必要,令香港人的抗爭意識更為紮實,因要釀成韓國人的「抗爭基因」,絕非一日而成:他們已走過了過百年的抗爭血淚史。

望各位同路人,一息尚存,抗爭到底。世界正看著香港所發生之事。

延伸閱讀:

  1. 韓國民族文化大百科全書《원산총파업(元山總罷業)》1929年報導 (https://encykorea.aks.ac.kr/Contents/Item/E0040696)
  2. 民主化運動紀念事業會 YouTube頻道《인물을말하다_전태일편 (人物在說話:全泰壹篇)》影片
  3. 紅氣球,《訪南韓「燭光革命」領袖李泰鎬:南韓運動的「勇武/非暴力」之辯》。(2019年8月11日)(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758/)

 

(圖片出處: 左:북스토리. "[연재] 대한민국 촛불집회의 역사". Naver Post. 2019. https://post.naver.com/viewer/postView.nhn?volumeNo=18585535&memberNo=890041 ;右:Open Archives. "문민화와 민주화로의 여정". https://archives.kdemo.or.kr/photo-archives/view/00758067

作者自我介紹:伍麒匡(韓國研究者的同時,也是一名作家,香港土生土長的人,畢業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做自己」是我一直以來的格言,無論社會變得有多壞,我都會堅持做自己,並為自己的研究及興趣驕傲。曾在多個媒體網站撰文研究韓國,包括《評台》、《香港獨立媒體網》、《立場新聞》等,主要在Facebook活動及分析韓國最新新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