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朵拉文件】跨國律師行被指為劉特佐、Nike 開離岸公司避稅 客戶盛智文:為保私隱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透過「潘朵拉文件」(Pandora Papers),發現在美國芝加哥創立的跨國律師行貝克‧麥堅時律師行(Baker McKenize),最少為 440 間跨國企業提供稅務及離岸公司諮詢服務,從而迴避各地政府的稅務或監管,客戶包括捲入「一馬基金」洗黑錢醜聞的馬來西亞商人劉特佐,以及蘋果公司、Nike 等跨國企業。

ICIJ 的報道提及,本港數名知名富商亦是貝克‧麥堅時的客戶,包括「蘭桂坊之父」盛智文。他接受 ICIJ 視像訪問,解釋本港稅率低,開設離岸公司與稅務無關,而是希望保護私隱。

該報道亦質疑,貝克‧麥堅時或曾透過其影響力,令特區政府於 2000 年代檢討稅制時,未有開徵海外收入稅項。不過該律師行一名曾參與檢討委員會的律師否認。

盛智文︰設 BVI 為保私隱 指貝克麥堅時提供「一站式」服務

「潘朵拉洩密文件」包括 1,190 萬份文件,涵蓋 14 間離岸公司註冊代理人及顧問公司的資料。ICIJ 梳理數據,深入分析環球離岸公司業務,上周二(5 日)發布長篇調查報道,指發現其中約 7,500 份文件,涉及 1948 年在美國芝加哥成立的跨國律師行貝克‧麥堅時,數量遠超其他國際律師行。

洩密文件顯示,貝克‧麥堅時在成為全球最大型商業法律事務所的過程中,曾為蘋果公司、Nike 及 Facebook 等超過 440 間跨國企業處理離岸公司業務。該行亦早於 1974 年,在香港設分部開展業務,並先後設立兩間分公司 B. & Mck. Nominees Ltd. 及 B. &. McK. Custodians  Ltd.,分別提供代名董事、代名股東及秘書服務,協助客戶成立和管理香港或海外公司。

報道指,數名香港富商名人,都是貝克‧麥堅時的客戶,其中一人是「蘭桂坊之父」盛智文(Allan Zeman)及他的生意拍檔。

盛智文受訪時指開設BVI不是因為避稅,但可保護私隱。

盛智文就報道兩度接受 ICIJ 的視像訪問。他指香港本身的稅率已十分低,因此開設匿名離岸公司,並非為避稅,而是「可減少不必要的關注及官司」(some protection against unwelcome attention and lawsuits)。他於視像訪問表示,「很多時間,總有一些生意伙伴不希望被指與某些事情有關。」(Many times you have partners who just don’t want their name associated with something.)

ICIJ 的報道未有提及盛智文擁有多少間離岸公司,以及相關公司的業務等詳情。不過他受訪時透露,貝克‧麥堅時提供「合法地繞過香港嚴格法律的方法」(legal ways to sidestep Hong Kong’s strict regulations),又形容該律師行「一站式」協助他處理涉及全球 36 個地方的法律要求,「雖然費用不便宜,但是物有所值。」

劉特佐曾開香港公司 涉一馬基金案現下落不明

ICIJ 的報道指出,貝克‧麥堅時不但是「離岸經濟」的主要推手,更是其中一條「支柱」,指該律師行安排客戶與「避稅天堂」的註冊代理人連繫,成立空殼公司、信託或複雜的公司架構,將收入轉移至較低稅地區,當中不少公司持有物業、遊艇及股票等資產,部份資金來源可疑。過程中,富人避過繳稅或監管而獲益,但一般平民及各國的庫房就付出代價。

貝克‧麥堅時的客戶亦包括捲入馬來西亞「一馬基金」醜聞的商人劉特佐,以及被多國列入制裁名單的軍工企業俄羅斯國家技術集團(Rostec)。報道提及,現時正被通緝、行蹤不明的劉特佐,自 2004 年開始與伙伴透過貝克‧麥堅時在大馬及香港建立空殼公司網絡,收購美國紐約及比華利山等地的豪華酒店等物業。其中 3 間空殼公司,正是劉通過 B. & Mck. Nominees Ltd. 在香港設立。

報道指,當大馬前首相納吉布 2009 年上任後,劉特佐的公司網絡將部份資金轉移給納吉布,劉其後更成為本來屬於大馬財政部「一馬基金」的「實際操盤人」。ICIJ 提到,「一馬基金」與一間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由一間貝克‧麥堅時的關聯律師行代表下,簽署了總值 10 億美元的交易,本來計劃發展能源及基建項目。不過根據大馬與美國當局的資料,最終大筆金錢流入了劉及其關連人士的公司。

劉特佐(網絡圖片)

此外,一名貝克‧麥堅時職員 2021 年在大馬一個法庭上,承認自己為劉的公司工作,但最後卻成為了「一馬基金」的秘書,出席多場重要會議。根據大馬檢控部門的資料,最終有超過 45 億美元流入屬於劉及同伴的空殼公司網絡,為史上最大型貪污案件之一。

報道又提及,B & Mck. Nominees Ltd. 曾為 Nike 及蘋果公司提供代名董事、代名股東或秘書。ICIJ 向該兩個跨國企業查詢,使用貝克‧麥堅時香港服務的原因,未獲正面回覆。Nike 在一份聲明指,該公司遵守所有法律要求,而蘋果公司則指,該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納稅人。

報道亦指,貝克‧麥堅時是首間獲准在中國上海自貿區,與內地律師行建立合伙關係的外國事務所。該行近年亦代表多間中資公司來港上市,例如 2020 年協助中航國際控股進行私有化。該公司的母公司中國航空工業集團,2020 年年底因被指與中國軍方有關,而被美國制裁。

貝克‧麥堅時發言人,未有回應個別客戶及被制裁中國國企的相關查詢問題,但向 ICIJ 指已加強反洗黑錢措施及盡職調查標準,全面了解潛在客戶是否政治敏感人士,以及其密切家人及相關人士的背景,又指有時會為沒有足夠海外法律人員的跨國公司,提供代名股東。

ICIJ:貝克麥堅時曾參與香港稅務檢討 律師否認反開徵海外收入稅

ICIJ 的報道亦指出,貝克‧麥堅時參與各地政府制定監管或稅務制度,推動各地採取有利企業的寬鬆監管措施,又指其中一個例子為香港。

報道引述來自洩密文件的一封信件,顯示香港特區政府 2001 年曾就如何通過稅務優惠,增強國際商業競爭力一事向貝克‧麥堅時其中一名合伙人 George Forrai 諮詢。Forrai 當時轉向其好友,離岸公司註冊代理人 Asiaciti 的創辦人 Graeme Briggs 收集意見。

ICIJ 指該信件中,Briggs 的其中一項建議,就是建議香港政府稅務局,收窄公司「以香港為基地的收入」的定義。報道又指,特區政府 2000 年代成立委員會檢討擴闊稅基時,貝克‧麥堅時其中一名律師何歷奇(Michael Olesnicky)獲委任加入該委員會。最終該委員會的報告,並未提出針對香港公司的海外收入徵稅。

何歷奇以電郵回覆 ICIJ 查詢指,「(檢討擴闊稅基的)委員會當時並無反對開徵新稅,但考慮到如開設新稅只是向原本的納稅人收取更多稅款,而非擴闊稅基,因此不符(檢討稅制)的目的」。

貝克.麥堅時全球主席鄭維明。該行直至今年 6 月底的財政年度,營業額錄得 31 億美元。(圖片來源︰Baker McKenzie網站片段截圖)

貝克麥堅時︰明確告知客戶他們的遵守法規的責任

ICIJ 的報道還指出,洩密文件顯示貝克‧麥堅時協助塞浦路斯的食物及煙草巨企 RJR Nabisco 開設空殼公司,為 Nike 開設荷蘭避稅公司,而根據美國法庭文件,該律師行亦為 Facebook 將數以十億美元的利潤轉到低稅率的愛爾蘭。

ICIJ 曾邀請駐香港的貝克‧麥堅時全球主席鄭維明訪問,被對方拒絕,而該律師行發言人 John McGuinness 則書面回覆 ICIJ 指,該行致力在一個高度複雜、不斷轉變及有時矛盾的全球監管形勢中,向客戶提供最好的法律及稅務建議。

McGuinness 又指,透明度及問責性是給客戶建議中的基本元素,強調該律師樓致力確保客戶按法律行事。該律師行同時以保密責任及法律特權為由,未直接回應其在離岸經濟的角色,又指為各地政府提供意見只佔該行業務很小部份。

 

報道由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統籌: https://www.icij.org 
更多 ICIJ 調查報道,可參閱:https://www.icij.org/investigations/pandora-papers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