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洲傳媒引述情報組織消息 認定「王立強」只屬小角色

2019/11/30 — 18:13

王立強,《the age》影片截圖

王立強,《the age》影片截圖

自稱曾為中國政府從事間諜工作的「王立強」對外爆料一事已經歷經一星期,澳洲傳媒《The Weekend Australian》引述多個消息人士報道,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以 5 天時間得出結論,認為王立強並非如他所言從事大量主要的間諜活動,只是情報圈邊緣的小角色("a bit player on the fringes of the espionage community"),但並無否定他有從事情報工作。

報道引述多個消息人士說,雖然王立強在投誠期間透露的內容仍然在調查當中,但已經可以提早得出結論,就是王立強稱自己是高階特務的說法並不正確。不過,當局沒有排除他作為「邊緣人」("fringe player")的角色。

中國問題學者:「王立強」稱擔任主要角色不尋常

廣告

在刊物《內參》(China Neican)兼任編輯的麥覺理大學研究員倪凌超(Adam Ni)就向《Weekend》指,一個初級特務可以在短時間內,在多個司法管轄區的間諜任務擔任主要角色,「這是高度不尋常的。」除此之外,倪凌超又質疑為何中國方面可以容許王立強的妻兒在澳洲讀書和居住,因為會構成漏洞令間諜叛逃。倪凌超甚至認為,根據現有證據,「『王立強』是間諜或者中國情報人員的說法,實在令人高度懷疑」。

雖然王立強的部分證供被質疑,但已撼動澳洲政界,有份促成王立強與 ASIO 會面的自由黨國會議員 Andrew Hastie 表示,王立強是「民主的朋友」,因為他「願意協助我們捍衛主權」,值得受到保護。

廣告

一名不具名的澳洲外交部發言人也表示,「一些澳洲政客、機構和媒體都對中國相關議題,呈現高度緊張的取態」,甚至差不多呈現出「歇斯底里和極度神經質」的態度。

台灣向澳洲求助    要求獲得「王立強」證供

另外,台灣台北地檢署昨日傍晚亦透過法務部,向澳洲提出司法互助,請求取得王立強在澳洲提供的資料。雖然兩地現時沒有簽訂司法互助協議,但是台灣在去年 4 月已經通過《國際刑事司法互助法》,可藉此向澳洲請求協助。

台灣《中央社》引述消息說,台北地檢署希望澳洲方面,提供王立強指稱滲透台灣大選、指控中國創新投資主席向心和妻子龔青涉嫌違反《國安法》的相關證詞,或同意檢察官以視訊等方式訊問王立強。

王立強早前向傳媒表示,向心是他在中國創新投資的上司,而公司實質上是中國當局的在港情報機構,他又表示,自己有份和向心夫婦負責滲透台灣媒體界和政界,包括金錢支援台灣親中候選人,並且曾經在去年「九合一選舉」之前,給予國民黨韓國瑜 2 千萬人民幣助選。

向心夫婦在上週日(24 日)原本打算從台灣返港,但在桃園機場被帶到台北地檢署,現時台灣當局已經限制兩人出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