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駐華澳洲記者揭露:官員指報道辱華 威嚇拘留 14 歲女兒 遭跟蹤、電郵遭入侵 不堪脅逼告別中國

2020/9/22 — 16:00

兩澳洲駐華記者月初被中國國安人員上門問話,最終因人身安全問題撤離中國;時任澳洲廣播公司駐華分社社長馬休 (Matthew Carney) 昨日發表文章,透露自己曾在兩年前同樣被中國當局人員威脅,指可將他拘留,就連當時只有 14 歲的女兒也被調查,有官員甚至表示可以依法關押其女兒。

馬休指,事件自 2018 年 8 月 31 日傍晚開始,他正準備離開辦公室時,有一名自稱為中國中央網路安全及信息化委員會的匿名男子致電,並要求接電話的中國籍職員傳達。該男子指澳洲廣播公司一篇報道涉違反中國法規,散播謠言及非法有害信息,危害國家安全及損害民族自豪感。

自分社收到該男子的電話後,馬休指自己被人跟蹤,他更直指中國當局希望記者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也被當局監控著。他舉例他與採訪隊正報道一則維族人被大舉拘捕,隨即被 20 多名國安人員包圍,之後在午夜時更有人上門酒店問話,問及日常工作。另外,當局也似乎會在監控電郵時,故意留下監視痕跡,讓對方知道監控存在。馬休記述,有天午夜醒來時,發現手提電話正被人遙距操控,有人在翻查他的電郵通訊。

廣告

馬休描述自己需續領簽證時,不但未被獲批續期,更被中國外交部邀請「喝茶」——即官員訓斥外國記者的意思。他被邀請進外交部會議室後,發現已有兩人在等候他——一位是負責監察他、姓歐陽的人員,另一位則是姓孫的中國女官員。在兩小時會議期間,孫姓官員朗讀著一篇篇有關中國的報道:「新疆再教育營!」「政治處決!」「監禁工運分子!」「專家稱習近平是獨裁者!」,馬休形容該官員越讀越憤怒,像一場表演,指他侮辱了中國人民及領導,更認為他已觸犯中國法律,正被調查。他說會議結束後,感覺自己和家人都被人掌控著。

他再被孫姓官員質問,也被指需為所有對中國的負面報道負全責,馬休認為對方也可能以為他是受政府任命,因此對他施壓可能可對堪培拉傳遞中國政府的不滿。馬休問到自己的簽證是否獲批時,孫姓官員指這已在她控制範圍以外,「上頭」正關注。最終馬休的簽證被續期兩個月,惟外交部人員隨手將他的護照拋到地上,要他自己拾起,更警告他「別指望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及「別以為這個爛攤子到你這兒就結束了」。

廣告

馬休之後再與妻子到出入境部門辦理其他簽證手續,但隨即被告知要到北京北部向公安報告,甚至要將女兒也帶到派出所報告。政府人員解釋,因為當時他 14 歲的女兒也是調查一部份,涉及「簽證犯罪」。澳洲政府人員也得悉事件,而馬休等人則到該公安大樓報告,且被一名女子告知他違反簽證規定,包括他換新護照時沒有把舊簽證轉換到新護照,而他的女兒也因已「成年」,而因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守法國家」,也會被控違反簽證罪行。馬休當時即時表示可為女兒承擔責任,但該女士則回應:「你知道嗎?作為一個守法的國家,我們有權拘留你的女兒。」即使他指會讓澳洲政府介入事件,該女士仍指他們正被調查,不可離境,而在簽證過期後,他也會被當局拘留。

由於擔心家人安危,他決定認罪。他和女兒也被要求拍下「道歉」影片,承認自己未有在新護照上貼上簽證貼紙。完成整個程序後,官員向他表示要將案件交由上級處理,需時數星期。不過他們在翌日再收到電話,指簽證已獲批,並要他們重返辦公室辦妥手續。官員再要求馬休和女兒在每張「認罪」供詞上打手指模。隨後他聽從了美國律師建議離開了中國,該律師指有數十名外國人也有類似情況,部份人甚至滯留中國多年。

他解釋,自己及公司一直都未有報道此事,是因為擔心報道可能令其他員工陷入險境,也有機會令新上任的分社社長 Sarah Ferguson 無法獲批工作簽證。最終因為月初有兩名澳洲駐華記者被上門盤問、威脅後,才決定將兩年前的事件公開。

馬休最後說,離開中國的好朋友雖然不捨,但同家人在十二月的寒夜登上回到悉尼的航班時,感覺無比舒泰。

來源:澳洲廣播公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