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莫斯科力挺金正恩政權?

2020/11/22 — 10:11

金正恩、普京

金正恩、普京

【文:王家豪(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碩士)、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兩個月前俄羅斯向朝鮮無償提供五萬噸小麥,為後者的農業遭受雨災重創送上人道救援;這是繼今年 2 月捐贈平壤 1,500 套俄製新冠病毒實驗室診斷檢測系統之後,又一次「無私援助」。不過相對於去年 4 月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前往海參崴與普京舉行峰會,高調暢談各方面的發展合作,說要回復冷戰時期的「兄弟」關係,盡攬國際傳媒鎂光燈,一年之後的這些小恩小惠似乎不成比例 —「普金會」會後沒有簽署聯合聲明,其實象徵意義勝於實際效果;即使是遠離政治的經貿合作,雙方也不見熱衷,俄國對朝鮮的出口去年比前一年只是增加了微不足道的 1 千萬美元。

金正恩繼位以來,克里姆林宮曾經多次發出訪問邀請,包括俄羅斯紀念衛國戰爭勝利 70 週年慶典,但都被他以國事繁多和日程緊湊為由婉拒。而在「普金會」之前,金正恩已經不止一次跟中、美、韓三國領導人會商朝鮮半島核問題。大家應該如何理解俄朝在彼此的外交方略之中的位置和份量?

廣告

金氏的「主體」思想與平衡遊戲

二戰之後蘇聯協助金日成重建朝鮮共產黨。韓戰始於史太林批准金日成出兵南下武統朝鮮半島,並成功說服中國參與。儘管蘇聯堅拒承認曾經參與韓戰,但俄國機密檔案揭露蘇聯空軍曾經編成「第 64 航空隊」及派遣 MiG-15 戰鬥機進駐半島,並且在戰鬥中損失了 319 架戰機。韓戰後莫斯科與平壤簽訂《蘇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1961 年)締結軍事同盟,前者向後者提供豐厚的經濟援助,包括低息貸款、能源和糧食供應等,旨在協助其戰後重建和維持經濟穩定。

廣告

金日成建立、奉行「主體」(Juche)思想理論,追求朝鮮自給自足,避免過度依賴任何大國,不依靠單一盟邦(包括中國和俄羅斯)。冷戰時期、中蘇交惡後,平壤尋求在中蘇之間取得平衡,以爭取更多外交自主性和政經援助,也鞏固金氏政權穩定。從韓戰到 1958 年,金日成利用民族主義意識形態逐一剷勞動黨內的政敵,不論是「蘇聯派」還是「延安派」都無一倖免;1970 年代中期,蘇聯主宰了朝鮮的能源供應,平壤跟中國合作建成「中朝友誼輸油管道」,打破前者的壟斷局面。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的葉利欽政府主張「全盤西化」,對兩韓採取「等距外交」,不再願意向朝鮮提供大量軍事和經濟援助,平壤唯有向中國靠攏。普京執政後主張「向東轉」,曾經親訪平壤會晤金正日,尋求修復兩國關係。在極度個人化的政治體制下,俄朝領袖直接對話較能有效地化解誤解和分歧。

即使朝鮮和中國始終欠缺政治互信,近年來前者的經濟還是高度依賴後者。根據大韓貿易投資振興公社 2018 年的報告,中國佔朝鮮外貿總額的九成六,俄羅斯作為第二大貿易夥伴只佔 1.2%。早在 2017 年聯合國制裁朝鮮前夕,中朝貿易額高達 60 億美元,但多年來俄朝貿易額僅徘徊在 1 億至 1.5 億美元水平,去年更衰退至不足 5 千萬美元。兩國政府曾經寄望今年內將總額提升至 10 億美元,恐怕是過於進取的目標。俄朝經貿關係未見密切,原因包括朝鮮經濟蕭條,出口貨品種類單一,加上飽受國際金融制裁所累。俄國駐平壤大使馬采戈拉(Alexander Matsegora)曾表示,俄國企業不願冒險與朝鮮經商,以免招致美國制裁。

儘管俄朝經貿關係短期內難有突破,但前者對後者的外交政治價值依然實在。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俄羅斯有權否決安理會提案,包括經濟制裁和軍事介入,以保護朝鮮及其自身利益。去年 11 月朝鮮副外長崔善姬訪問莫斯科之後一個月,俄國就聯同中國向聯合國提交一份對制裁朝鮮調整得比較溫和的新方案;再三個月後,因應疫情中俄重提放緩制裁的請求。當然,俄羅斯不是無條件支持朝鮮,皆因莫斯科也在乎制止核武擴散,是故當年平壤一意孤行連番進行核試,安理會還是可以通過議案對朝鮮實施制裁。然而由於牽涉俄羅斯的商業利益,所以哈桑—羅津(Khasan-Rajin)鐵路線並未納入制裁方案(俄方投資高達 3 億美元)。

依平壤的盤算,俄朝交往具有「軟制衡」中國的作用,藉以減輕對北京的外交依賴。去年金正恩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河內的峰會以失敗告終之後,迅速訪俄會晤普京,促使北京堅守對朝鮮的支持。其實據俄國駐平壤前外交官托洛拉亞透露,當年平壤願意出席六方會談商討朝鮮半島核問題,先決條件正是要有俄國參與。當平壤擁有「俄羅斯牌」,在依賴北京的同時也確保不會全然變成中國的附庸國。

中國為主俄國為輔的邏輯

在朝鮮核問題上,近年莫斯科和北京以共同規範和利益為基礎,逐漸做到互相「協調」。作為《核不擴散條約》的締約國,俄羅斯與中國反對朝鮮核計劃,但同時強調要和平解決問題,政權更迭並不可取。俄中對此存在平行利益,前者藉此發揮大國影響力,而後者着緊維持邊境安全。俄羅斯提議重啟六方會談、擔當調停者角色,展示與東北亞衝突的關連性不容被邊緣化。中國視朝鮮為東北地區的戰略緩衝區,與駐韓美軍保持距離,半島穩定對維護中方核心利益尤關重要。

由此,俄中具有充分條件互相合作。2017 年兩國共同提倡化解核危機的「路線圖」,糅合了中方的「雙暫停」(平壤暫停核導活動以換取美韓暫停大型聯合軍演)和「雙軌並行」(實現半島無核化及建立半島和平機制),以及俄方的「分步走」設想。最近就是前述有關解除部份制裁措施的共同呼籲,為實現半島無核化創造有利條件,但未獲其他安理會成員國和議。

莫斯科在這問題上甘於退居次席,讓北京扮演主導角色。今天的俄羅斯欠缺中國的雄厚財力向平壤提供巨額經濟援助,充其量只能免去平壤在蘇聯時代拖欠的 100 億美元債務;跟中方爭奪影響力並不「務實」、不合乎商業利益。根據《韓國先驅報》報導,去年首八個月中國向平壤提供了 3,500 萬美元經濟援助,估計包括化肥和白米。反觀俄方,建築公司 Mostovik 曾於 2014 年宣佈「勝利」項目,透過開採朝鮮的礦產以籌集資金協助其鐵路網進行現代化,投資金額高達 250 億美元。然而翌年 Mostovik 因財困宣佈破產,導致相關項目無疾而終。

除了「不能」與中國競爭,克里姆林宮也「不為」中國的競爭者為明智之舉。朝鮮半島對中國的重要性遠勝於俄羅斯,克宮盡量避免損害中國利益以削弱兩國戰略夥伴關係。俄羅斯默許朝鮮被中國納為勢力範圍,也期望北京「禮尚往來」,讓莫斯科在烏克蘭和敘利亞問題上佔有主導地位。克宮秉持現實政治原則、大國政治思維,不難理解為何它樂於在朝鮮核問題上以北京馬首是瞻。

為什麼金正恩政權重要?

對於朝鮮半島統一,克宮一直不置可否 — 不同的路線圖、時間表,對俄羅斯有利有弊。兩個月前韓國統一部長李仁榮請求俄羅斯在兩韓關係上扮演建設性角色,又強調俄朝韓三邊合作的重要性。朝鮮半島維持穩定有助推動「跨朝鮮半島天然氣管道」及「鐵絲路」項目,為三國帶來經濟效益。不過俄羅斯認為兩韓和平共處知易行難,既講求兩韓領袖的政治意志,也需要美國放棄對朝鮮採取「極限施壓」。此外,儘管克宮聲稱支持朝鮮半島和平統一,其實明瞭這很大機會就是韓國接管朝鮮。一方面這或將意味着更多的經濟合作機會,但更實在的是改變了東北亞的勢力平衡,很可能導致美軍進一步靠近俄羅斯邊境,而俄羅斯太平洋艦隊的出海口就在朝鮮東部沿海一線,這種演變無疑對俄國構成嚴峻的戰略風險。

於是,莫斯科對朝政策的首要目標是鞏固金氏政權穩定,希望半島局勢維持現狀。朝鮮政局不穩也或將威脅俄遠東地區發展,畢竟兩國共享 17 公里陸地邊界。儘管俄羅斯官方反對朝鮮核計劃,但克宮明白金氏擁核才能鞏固政權,不願看見金正恩重蹈薩達姆和卡達菲因棄核而喪權絕命的覆轍。普京嘗言「除非朝鮮人能感受到安全,否則他們寧願吃草也不會放棄核導計劃」,未必無理。去年 5 月平壤試射短程導彈,被質疑跟可搭載核彈的俄製「伊斯坎德爾」(Iskander)導彈極為相似,但到底它如何獲得該種武器,西方不無憂慮。美國也曾指控俄羅斯有系統地違反聯合國對平壤的制裁,例如透過「船對船」方式向朝鮮非法轉移石油,以躲避遭受全球港口禁令的限制;莫斯科亦設法阻撓了聯合國安理會朝鮮制裁委員會公佈一份詳述俄國違反制裁的報告。

從政治經濟學看,本來最令俄國商人感興趣的,是數以萬計廉價、高效、循規蹈矩的朝鮮勞工,一直以來是這些勞動力最主要的「入口商」,為長期缺乏勞工的俄遠東地區提供重要補充,朝鮮也因而獲利以億美元計。聯合國制裁決議要求將這些勞工在去年年底前遣返,俄羅斯似乎無奈依循 — 按常理觀察,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莫斯科不至於明目張膽地違反自己有份通過的決議案。不過,在同一時期俄國政府發給朝鮮的遊客和學生簽證數字大幅飆升。俄朝兩國的葫蘆裏在賣什麼藥,惹人揣測。

有關兩國經貿交往不振,其實也不能全然歸咎於聯合國制裁。蘇聯崩潰前夕,兩國的貿易額一到高達 24 億美元,背後不會沒有政治操作。俄國遠東發展部長 Alexander Galushka 在 2014 年高調表示要大力推動對朝經濟關係,但在 2014-15 年提出的一系列計劃,到 2016 年都悄然終止;從 Galushka 宣言到 2017 年聯合國制裁前夕的三年裏,俄朝貿易數字根本就沒有多少起色。俄國在朝鮮對三大基建項目比較積極:跟泛西伯利亞鐵路網絡連接的泛韓鐵路,途經朝鮮國境為韓國市場提供天然氣的輸氣管道,以及途經朝鮮國境為韓國消費者提供電力的的供電網絡。不過除了提供土地空間之外,平壤對這些項目不太熱心 — 金正恩是聰明人,固然明白一旦韓國選舉讓右翼政客上台執政,或者另一位美國總統不再容忍輸氣管道或供電網絡穿越朝鮮,這些基建對他的政權就無關宏旨了。而沒有朝鮮資金投入,俄國企業也不會只顧一廂情願,除非克宫能令他們相信,朝鮮半島會有至少 10 至 15 年的和平穩定。

所以,這邊廂金正恩樂見莫斯科繼續參與東北亞的大國博弈遊戲,那邊廂克宫也願意留在局中。前述的所謂「俄羅斯牌」,其實不只用於應對北京,或也可用於對華盛頓、首爾甚或東京的牌局。朝鮮半島局勢再次陷入僵持狀態,其實對俄羅斯也不無益處,藉以避免親中、親美勢力取締金氏政權接管朝鮮。與此同時,俄羅斯將繼續提倡以多邊形式處理相關問題,意在防止局勢升溫及改善大國形象。

發表意見